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曆二五五○年(西元二○○六年)十二月一日

 

佛經律論作準

    ■

 

南無阿彌陀佛像

 

 

地藏王出家菩薩像

(穿佛制袈裟)

 

達摩祖師像

(在家菩薩像頭部有鬚髮身穿俗衣裳)

 

 

無所得恭鈔楞嚴經卷第六的部份經文──

「我教比丘循方乞食,令其捨貪,成菩薩道。

諸比丘等,不自熟食,寄於殘生,旅泊三界,示一往還,去已無返。

云何賊人假我衣服,裨販如來,造種種業皆言佛法,卻非出家具戒比丘,為小乘道,由是疑誤無量眾生,墮無間獄。……。」。

 
 

依經依律依法

    ■

  「實行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經文,於聲聞人亦『不稱名』說其過惡,亦『不稱名』讚歎其美,因此用代替名勸破戒比丘不要毀佛法戒律」。

 

  無所得恭鈔大般涅槃經卷第三.壽命品第一之三的部份經文───

  「佛告迦葉菩薩,善男子!譬:如國王大臣、宰相產育諸子.顏貌端正聰明黠慧若二三四,將付嚴師而作是言.君可為我教詔諸子威儀禮節、伎藝書校計算數悉令成就。我今四子,就君受學.假使三子病杖而死餘有一子必當苦治.要令成就,雖喪三子我終不恨;」迦葉!是父及師得殺罪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以愛念故,為欲成就.無有惡心;如是教誨得福無量。

   「善男子,如來亦爾。視壞法者等如一子。如來今以無上正法付囑諸王.大臣.宰相.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   是諸國王、及四部眾,應當勸勵諸學人等.令得增上戒定、智慧,若有不學是三品法,懈怠破戒毀正法者。王者、大臣、四部之眾應當苦治,善男子 是諸國王及四部眾當有罪不」

  「不也,世尊!」

  「善男子 是諸國王及四部眾尚無有罪   何況如來。善男子!如來善修如是平等  於諸眾生同一子想;如是修者是名菩薩修平等心.於諸眾生同一子想;善男子,菩薩如是修習此業,得壽命長亦能善知宿世之事」

  無所得恭鈔佛說道神足無極變化經卷第四的部份經文───

  復次,有四天下世界 如梵天形像──被服而為說法.彼世界如來不出家除鬚髮,復次,有如釋提桓因形體被服而為說法;或如日天王形體被服而為說法;或復如遮迦越王形體被服而為說法.如是.比

  目連  於是三千大千世界中如一切人之所願.而為說法。如是比無央數。

  無所得恭鈔大方等大集經卷第二十六.寶髻菩薩品第十一之二的部份經文─

  善男子,過去無量阿僧祇劫.劫名樂喜。彼中有佛,號一切眾生樂念.如來 應.正遍知  明行足 善逝.世間解、無上士  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其佛世界名曰天觀;

  善男子  何故彼劫名曰樂喜,彼大劫中.具有六萬諸佛出世   彼劫之初,首陀婆天唱如是言.是劫當有六萬佛出。眾生聞已.心皆樂喜。是故彼劫名曰樂喜

  善男子   其佛世界,莊嚴微妙無有限量,快樂好妙,如天無別是故世界名曰天觀;其土皆悉栴檀為地.一切無有土沙塵霧,其香遍薰無量佛土,其地周遍,出諸蓮華.一一諸華有大光明,遍照其土;其土眾生悉得神通;足不蹈地乃至無有一人處胎皆悉化生,一切不聞女人之名.亦無受苦.三惡道名,一切眾生禪喜為食  其土無有三乘之名,一切皆以真金、瓔珞天冠寶飾、而自莊嚴;雖無剃髮.染衣袈裟;而亦得名出家之人。何以故於一切物.捨,無貪故;

 

  彼土如來;色如梵天現梵天身。為諸菩薩演說法要;若他世界有諸菩薩.見彼佛已受大歡喜

  善男子!彼佛若欲宣說法化.昇大法座.在大眾上.七多羅樹,常略說法;何以故 一切眾生根猛利故,如來所說唯是一句.而諸眾生解百千句;如來常說四淨之法,何等為四。一者、波羅蜜淨,二者.助菩提淨 三者神通淨.四者、調眾生淨

  無所得恭鈔增壹阿含經卷第一.序品第一的部份經文──

  「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想去龍山寺站搭乘捷運公車,在西園路一段的人行道上,可以看到幾十家店面都放了佛像、菩薩像、神像、法器…,等待奉請。

  有一些外國人在看佛菩薩像,有一位洋人看到寺旁有人在乞施,於是問:

  「那人看上去,不像乞丐,不像比丘,也不是乞食,請問是什麼?」。

  中年女士說:

  「穿俗衣裳的比丘,自稱是趣行百丈懷海『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標榜肯做世間工作而賺生活費的方式去弘法。

  自言:那一天不肯工作而沒有自賺的生活費,那一天就不吃食物。」。

  金髮洋人說:

  「他們在謗罵釋迦牟尼佛的托缽乞食。

  他們在毀謗如來托缽乞食法,毀滅托缽乞食法、毀滅佛法。

  我輕視他們假借佛教名義而在毀壞佛法戒律。」。

  洋人一句話就直接摧破活光山釋云云及磁吸功德會的謬論。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只知都是佛教禪法,沒有世間工作賺生活費的騙術。」。

  看那幾位洋人說中文,很流利。於是走過去和他們打招呼,才知他們是美、加、英…等國來台灣讀中文系的交換學生。

  向這些洋學生說:

  「百丈懷海是佛教的禪宗大師。什麼是禪?

  一切惡都不做而稱為禪。佛智慧以日代表。」。

  金髮人說:

  「一日不作一日不食,就是實行一次佛智慧即一次不作一切惡,實行一次佛智慧即一次不食一切惡因果報應。」。

  紅髮人說:

  「百丈懷海太聰明了,弄了一些填充題考試,填用佛法的人是真正佛弟子。填做工作賺生活費的人是毀佛法的壞人。」。

  洋人想讀相關的經文或戒律,於是請出「佛遺教經」。

  無所得恭述遺教經的部份經文──

  「汝等比丘!於我滅後,當尊重珍敬波羅提木叉,如闇遇明,貧人得寶,當知、此則是汝大師,若我住世,無異此也;

  持淨戒者──不得販賣貿易、安置田宅畜養人民奴婢,畜生、一切種殖及諸財寶皆當遠離如避火坑;

  不得斬伐草木墾土掘地…。

  …戒是正.順解脫之本.故名波羅提木叉。依因此.戒得生諸禪定及滅苦,智慧。是故比丘當持淨戒,勿令毀犯…。

  …若無淨戒.諸善功德皆不得生。…」。

  無所得恭鈔大般涅槃經卷第七.如來性品第四之四的部份經文───

  佛告迦葉:我般涅槃.七百歲後,是魔波旬漸當沮壞我之正法。……

  若有說言──佛在舍衛祇陀精舍,聽諸比丘受畜.奴婢僕使牛羊,象馬驢騾、雞豬貓狗金銀、琉璃、真珠頗梨車渠馬瑙珊瑚虎珀珂具、璧玉銅鐵釜鍑大小銅盤、所須之物,耕田種植 販賣市易,儲積穀米。如是眾事,佛大慈故,憐愍眾生,皆聽畜之。如是經律悉是魔說。

  若有說言.「佛在舍衛祇陀精舍,那梨樓鬼所住之處,爾時,如來,因婆羅門字羖羝德及波斯匿王。說言,『比丘不應受畜.金銀琉璃、頗梨、真珠、車渠、瑪瑙珊瑚、虎珀珂具璧玉,奴婢僕使童男.童女.牛羊、象馬、驢騾、雞豬貓.狗等獸;銅鐵釜鍑大小銅盤.種種雜色床敷.臥具;資生所須 所謂:屋宅、耕田種植販賣市易 自手作食.自磨自舂 治身咒術 調鷹方法,仰觀星宿.推步盈虛.占相男女.解夢吉凶、是男是女、非男非女 六十四能、復有十八.惑人咒術、種種工巧、或說世間無量俗事;散香、末香塗香、薰香種種花鬘,治髮方術,姦偽諂曲,貪利無厭;愛樂憒鬧 戲笑談說 貪嗜魚肉 和合毒藥治押香油,捉持寶蓋,及以革屣造扇箱篋,種種畫像   積聚穀米大小麥豆及諸果蓏,親近國王、王子大臣、及諸女人,高聲大笑或復默然,於諸法中多生疑惑,多語妄說,長短好醜或善不善,好著好衣;如是種種不淨之物、於施主前躬自讚歎;出入遊行不淨之處──所謂酤酒  婬女 博弈』   如是之人,我今不聽在比丘中;應當休道還俗;役使。譬如:稗.悉滅無餘;」當知是等經.律所制悉是如來之所說也。

  若有隨順魔所說者.是魔眷屬。

  「若有隨順佛所說者 即是菩薩。」

  無所得恭鈔大般涅槃經卷第二十五.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品第十之五的部份經文──

  善男子  我聲聞弟子遠離如來十二部經。修習種種外道典籍;不修出家寂滅之法 純營世俗在家之事;何等名為在家事也?受畜一切不淨之物.奴婢,田宅 象馬車乘、駝驢,雞犬獼猴、豬羊種種穀麥;遠離師僧親附白衣,違反聖教向諸白衣作如是言:「佛聽比丘受畜種種不淨之物」,是名修習在家之事。

  有諸弟子,不為涅槃,但為利養親近聽受十二部經 招提僧物及僧鬘物.衣著、食噉如自己有 慳惜他家及以稱譽,親近國王及諸王子、卜.筮吉凶.推步盈虛圍痋B六博摴蒲投壺、親近比丘尼及諸處女,畜二沙彌.常遊屠獵酤酒之家及旃陀羅所住之處;種種販賣、手自作食 受使隣國 通致信命如是之人.當知即是魔之眷屬,非我弟子。以;是.因緣心共貪生,心共貪滅.乃至癡心,共生共滅.亦復如是,

  金髮人看了,請求給與講說。於是問他們:

  「你們怎麼能夠來台灣讀書?」。

  「大學時,最後一年課程前的夏天,看到可以申請,審察合格者就可以成為交換學生到台灣讀書。依照規定,學業功課好、品行好,準備一些生活費、會一些基本中文,合乎規定規則,所以才能來台灣讀書。」。

  「合於規定規則才可以成為交換學生!

  佛的規定也嚴格,比丘比丘尼必須三自皈、不畜髮、穿佛制袈裟(斑駁醭染衣)、托缽乞食、不畜財物珍寶不積聚穀物大小麥豆及諸果蓏、不種種販賣、不貿易、不安置田宅、不墾土掘地、不耕田種植、不受畜種種不淨之物、依經、依律、持戒、依法、昇涅槃路,才是依律比丘比丘尼,才能去佛國淨土,才有福慧功德。」。

  「拒穿佛制斑駁醭染衣是不合乎規定的比丘比丘尼而沒有資格去佛國。

  藉口『一日不作一日不食』而作貿易販賣種植墾土工作…等的破戒比丘比丘尼,因為不符合佛規定,屬於缺淨戒而諸善功德皆不得生的人,沒有資格去佛國淨土。」。

  這時候,金髮學生看到觀世音菩薩像,而說:

  「以前去大陸的浙江省旅行,在普陀山的梵音洞,白衣觀世音菩薩現身給我們看,我們這幾個人都看到了。

  商店內的白衣觀世音在家菩薩像,很像是依梵音洞白衣觀世音在家菩薩而彫刻的。」。

  這時候,中年女士也說了:

  「你們有沒有去河南省嵩山的少室山,禪宗的達摩祖師曾經在石洞中面壁九年,有些人曾經看到達摩祖師現身。有些人說那個洞中,因為達摩祖師面壁九年而石壁現成達摩祖師像。」。

  聽了之後,黑髮學生以手示店內一幅達摩祖師像:

  「大家看!達摩祖師的頭部有很長頭髮,嘴邊有捲捲的長鬍鬚,穿沒有偏袒右肩的俗衣裳、左手拿了一隻鞋子,是在家優婆塞裝扮,達摩祖師看上去是一位在家菩薩。」。

  中年女士很緊急的問:

  「達摩祖師是在家菩薩僧?或是優婆塞善好僧?優婆塞可不可以畜徒?」。

  無所得恭述雜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八七三經的經文──

  如是我聞:

  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種善好調伏眾。何等為四?謂比丘調伏、比丘尼調伏、優婆塞調伏、優婆夷調伏,是名四眾。」。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若才辯無畏,多聞通達法,行法次法向,是則為善眾。比丘持淨戒、比丘尼多聞、優婆塞淨信、優婆夷亦然,是名為善眾,如日光自照。如則善好僧,是則僧中好,是法令僧好,如日光自照。」。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調伏,如是辯、柔和、無畏、多聞、通達法、說法、法次法向、隨順法行,亦如是說。

  依經依律,可知身體出家的比丘比丘尼必須持戒、在家的優婆塞優婆夷必須淨信,依經依律依法的善眾都是善好僧。簡單的說,佛教的四類善眾都是善好僧,都必須奉行佛經律論的自覺覺他及畜徒。

  無所得恭鈔 律藏 薩婆多部毘尼摩得勒伽卷第三 問受戒事───

  「若白衣為和上與白衣受具戒,為得戒不?」

  答:「得戒。」

  「諸比丘犯突吉羅。非出家人為和上與人受具足,為得戒不?」

  答:「得戒。」

  三種版本都沒有比丘名稱,也沒有受出家具足戒資料,也沒有出家菩薩名號,這表示出一種可能,六祖惠能大師是在家菩薩而沒有比丘出家人經歷可寫,所以曹溪改正版者增寫『剃髮』是故意想引起讀者產生誤認是比丘出家人。」。

  聽了之後,中年女士問:

  「之前,恭聽雜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八七三經經文,知佛弟子的比丘持戒、比丘尼多聞、優婆塞(清信士)優婆夷(清信女)淨信而都是善好僧。

  既然大家都是僧,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的歸依僧是不是歸依那些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

  「歸依佛,佛是佛弟子的真正師。大乘理趣六波羅蜜經及大乘經典也允許歸依法身大士,譬如文殊師利在家菩薩、觀世音在家菩薩、彌勒當來下生佛、普賢在家菩薩、藥王在家菩薩摩訶薩、藥上在家菩薩摩訶薩、維摩詰居士…。

  眾生信佛,聞思修戒定慧成為佛弟子,實行自性法身佛、報身佛、化身佛、菩提願行,稱為歸依佛。

  佛經告訴眾生,不歸依于人出家比丘。眾生最好是心不外求。

  優婆塞戒經記載,在家菩薩及出家菩薩都可以畜徒。

  至於世間比丘比丘尼,包含阿羅漢果位者,可不可以畜徒?最好是奉行佛經律論之規定。」。

  「佛教的禪宗可能是在家菩薩清信士清信女的宗派,傳到明朝稱為佛教臨濟宗無為教齋教,現今的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

  聽了之後,中年女士說:

  「達摩祖師、六祖惠能大師可能是在家菩薩,你們說了,我才想到這件事。若是在家菩薩當比丘寺廟的方丈,他的衣服呢?他知比丘戒律嗎?」。

  「無所得恭述雜阿含經、如來所說誦第七.大迦葉相應(全佛版卷第四十四.一二○三經)的部份經文──

  爾時,世尊告摩訶迦葉言:汝今已老,年耆根熟,糞掃衣重。我衣輕好,汝今可住僧中,著居士壞色輕衣。」。

  「恭讀佛經,可知袈裟是印度話的直接音譯,中文譯為佛制斑駁醭染衣或壞色衣。優婆塞居士等可穿壞色輕衣,比丘比丘尼等要穿壞色納衣或壞色糞掃衣。」。

  中年女士感嘆的說:

  「罰鼓山釋岩仔破戒比丘拒穿佛制斑駁醭袈裟,毀戒,還在鞋弗裙疑及正信的活叫等等謗佛書中,謗龍華派,謗說在家人不可穿僧服,太差了。」。

  「至於戒律。無所得恭述在家出家菩薩戒經(亦名郁伽長者會)卷第十九的部份經文──

  …佛告長者:在家菩薩具足五法,住在家地學出家戒。…」。

  「恭讀佛經戒律,佛告訴在家菩薩,住在家地學出家戒。

  居士是不是可以穿壞色輕衣及持比丘戒於比丘寺廟當住持,教導比丘於佛經律論精進。」。

  「至於活光山釋云云破戒比丘謗說在家人不可以讀出家人的戒律,云云的謗佛話與佛經戒律相違。」。

  無所得恭鈔大般涅槃經卷第二十七.師子吼菩薩品第十一之一的部份經文─

  復次善男子,出家之人有四種病。是故不得四沙門果。

  何等四病?謂四惡欲。一為衣欲;二為食欲,三為臥具欲,四為有欲。是名四惡欲。

  是出家病,有四良藥能療是病。謂 糞掃衣 能治比丘為衣惡欲。乞食 能破為食惡欲,樹下──能破臥具惡欲;身心寂靜.能破比丘為有惡欲。以是四藥除是四病.是名聖行。如是聖行則得名為少欲知足。……復次,善男子  夫少欲者,若有比丘住空寂處,端坐不臥或住樹下.或在塚間,或在露處.隨有草地而坐其上,乞食而食,隨得為足;或一坐食不過一食。唯畜三衣。糞衣,毳衣;是名少欲。既行是事心不生悔,是名知足;

  這時候,洋學生說:

  「活光山、罰鼓山、磁吸功得穢等破戒比丘比丘尼們既不肯聽佛的教導,也不肯穿佛制斑駁醭納染衣、還拒絕托缽乞食,並且在寺廟儲存糧食、又自行煮食、還吃晚餐,畜財寶、墾土、貿易買賣、種植…等,不是佛弟子而盜用佛教名義去叫大眾助他蓋寺廟學校醫院商店等,這種偽善的心理言行是詐欺罪現行犯,又不肯悔改,太糟了。」。

  「若是依經依律依法的比丘比丘尼,會持行佛經律論──穿佛制斑駁醭染衣,去托缽乞食、持戒持行具足戒、處於法地.歸於法地,昇涅槃路等,以自己不拋頭露面方式讓寺方的優婆塞優婆夷去蓋寺廟學校醫院等慈善事業。」。

  「若是真正具有善心的人,會奉行佛經律論,以優婆塞優婆夷善好僧的生活弘揚佛法,請大眾助蓋寺廟、醫院、學校、工廠…等慈善事業,讓大家依經依律依法福慧精進。」。

  「大方等大集經記載,國王君主領導人可以依佛經律論及國法去消滅破戒比丘比丘尼等及其詐騙行為。

  古代帝王.因為厭惡那些破戒比丘等的破戒詐騙行為而毀佛教經書寺廟,很擔心將來又再產生這種問題。」。

  洋學生很好奇的問:

  「罰鼓山、活光山…等破戒比丘,都指名的謗毀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你們為什麼不說出破戒比丘以及寺廟的真名?」。

  無所得恭鈔佛說當來變經的部份經文───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將來之世當有比丘.因有一法,不從法化  令法毀滅  不得長益,何謂為一?不護禁戒   不能守心,不修智慧、放逸其意,唯求善名不順道教,不肯勤慕度世之業;是為一事令法毀滅;

  佛告比丘──復有二事.令法毀滅;何謂為二,一不護禁戒.不攝其心,不修智慧,畜妻養子放心恣意,賈作治生以共相活。二伴黨相著.憎奉法者.欲令陷墮故為言義謂之諛諂,內犯惡行外佯清白,是為二事令法毀滅;

  佛告諸比丘.復有三事,令法毀滅,何謂為三  一既不護禁戒.不能攝心不修智慧 二自讀文字──不識句逗;以上著下以下著上,頭尾顛倒,不能解了義之所歸;自以為是,三明者呵之,不從其教反懷瞋恨,謂相嫉妒。識義者少,多不別理;咸云為是.是為三事令法毀滅

  佛告諸比丘,復有四事 令法毀滅.何謂為四:一將來比丘已捨家業,在空閑處不修道業;二憙遊人間憒鬧之中.行來談言──求好袈裟,五色之服;三高聽遠視以為綺雅    自以高德無能及者;以雜碎智比日月之明畜已,四不攝三事,不護根門;行婦女間.宣文飾辭多言合禍,以動人心使清變濁.身行荒亂正法廢遲;是為四事令法毀滅;

  無所得恭述金剛心總持論.外道六師論第十八的部份論文──

  「…依佛說者,是佛弟子。

  隨順邪者,即是波旬,相同毀謗大法,入阿鼻如箭,一失人身,無有出期。」。

  「無所得恭述佛說法滅盡經的部份經文──

  佛告阿難:吾涅槃後,法欲滅時,五逆濁世、魔道興盛,魔作沙門、壞亂吾道,著俗衣裳、樂好袈裟五色之服,…。」。

  無所得恭鈔佛說法王經的部份經文───

  「佛告菩薩大眾等:一切煩惱從顛倒生,一切顛倒從妄想生 一切妄想從有我生,一切有我從無本生 一切無本即是無住.無住無本即為不有,有則為垢.無則為淨,於是淨處是常波羅蜜、是樂波羅蜜,是我波羅蜜、是淨波羅蜜;若作是見.名為正見。若作餘見.名為邪見。如.是.見者是人有慧。作他見者,是人無慧;若有慧者則方便解。若無慧者則方便縛。」

  虛空藏菩薩白佛言:世尊!於其淨處若有眾生常起常想.常起樂想.常起我想  常起淨想;即是有慧即非顛倒也

  佛言.菩薩 若有眾生如是想則名正想.是人正見   是人有慧;何以故,如來法身常波羅蜜.樂波羅蜜  我波羅蜜.淨波羅蜜  「清淨處,諸佛法身;作是見者,是人 是佛真一弟子,從正法生從法化生,從佛口生,得佛四依,雖曰凡夫.是四依菩薩。」善男子,於我滅後──若五百歲、若千歲若千五百歲後,若復有人能於此經受持 讀誦 如說修行,於「常樂我淨」處信心;正見,復以此法教一眾生,則名菩薩,雖曰凡夫.得受供養.是出家人;

  虛空藏菩薩白佛言:世尊。夫。是出家之人剔除鬚髮而被法服,受持具戒,不染於俗,是名出家.得受供養;如來今說凡夫是出家人得受供養;不了其義。願佛慈悲為我宣說

  佛告虛空藏菩薩言──善男子!剔除鬚髮者.剔除名想;伏身無我而被法服,直心無諂曲欲離俗故,持具戒者不起貪嗔癡,我說彼人是名出家  雖是凡夫能伏身心,不起我慢   心不染塵俗,久離於俗,心如金剛,不壞戒性。雖是凡夫是真出家。

  復於此教,大乘經中,修行如說。信佛語故見「常樂我淨」,為眾生宣說。雖是凡夫是四依人.是行菩薩,得受供養,名曰行者,得慧方便.說大乘法,如是法性.皆不離心.從心化生,湛然常一,一相無二。「於一相中亦無內外亦無中間,離一切故;若離一切.即無生滅,無生滅者即是真如。真如常住;法僧不滅;」三界眾生自生自滅。

  善男子 故說眾生無我。諸佛如來是真實我;能,破生死流故;汝等眾生若求常住.當離諸欲作無生行。

  無所得恭鈔大莊嚴法門經卷下的部份經文───

  文殊師利言:菩薩出家者,非以自身剃髮名為出家.何以故?若能發大精進,為除一切眾生煩惱.是名菩薩出家;非以自身披著染衣名為出家.勤斷眾生三毒染心是名出家;非以自持戒行名為出家。能令毀禁安住淨戒是名出家;非以阿蘭若處獨坐思惟名為出家。能於女色生死流轉、以慧.方便化令解脫,是名出家。非以自身守護律儀名為出家,若能廣起四無量心安置眾生是名出家。非以自身修行善法名為出家.能令眾生增益善根是名出家。非以自身得入涅槃名為出家,為欲安置一切眾生入大涅槃是為出家,非以自身除煩惱故名為出家,勤斷一切眾生煩惱名為出家。非以自能將護身心名為出家,將護一切眾生名為出家,非以自解身心縛故名為出家,為解一切眾生身心縛故名為出家。非以自身於生死怖畏得解脫故名為出家,能除一切眾生生死怖畏.令得脫者名為出家;非以自樂涅槃名為出家.勤行精進為令眾生滿足一切佛法故名為出家。文殊師利言:女子!夫出家者──於一切眾生起慈悲心名為出家。

  無所得恭鈔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第四的部份經文───

  佛大慈悲.於一時中;在毗舍離城,為無垢稱說甚深法,汝無垢稱!以清淨心為善業根,以不善心為惡業根;心清淨故,世界清淨;心雜穢故世界雜穢。我佛法中以心為主,一切諸法,無.不由心。

  汝今在家,有大福德.眾寶瓔珞無不充足,男女眷屬安穩快樂,成就正見;不謗三寶,以孝養心.恭敬尊親,起大慈悲,給施孤獨;乃至螻蟻尚不加害。忍辱為衣。慈悲為室,尊敬有德。心無憍慢,憐愍一切猶如赤子,不貪財利,常修喜捨。供養三寶,心無厭足,為法捨身而無悋惜。如是白衣雖不出家,已具無量無邊功德。汝於來世萬行圓滿,超過三界證大菩提,汝所修心即真沙門亦婆羅門,是真比丘、是真出家。如是之人,此則名為在家出家。

  「無所得恭述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部份經文──

  於聲聞人亦不稱名說其過惡。」。

  「破戒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都不是佛弟子,只是一些穿俗衣裳的魔比丘比丘尼,或是隨順破戒比丘比丘尼的波旬優婆塞優婆夷,他們既然敢利用佛教名義而毀佛法戒律,當然會違逆佛語的對人指名道姓栽贓及謗毀,因果報應是很可怕的。」。

  無所得恭鈔大方等大集經卷第三十一.日密分中護法品第一的部份經文──

  「王言.世尊!破戒比丘可得處眾受信施不?」 大王!如王國內有一罪人未及擯駈。王若給施剎利、婆羅門.毘舍、首陀;是人頗得受樂不耶?不也,世尊!

  「大王!破戒比丘亦復如是。雖在眾中受取信施不得安樂;何以故,破禁戒故不如法故;」大王!如是人者,一切十方無量諸佛所不護念。雖名比丘不在僧數;何以故.入魔界故。持禁戒者即佛弟子。毀禁戒者即魔弟子。又持戒者即出世道,破禁戒者即入世道;我都不聽毀戒之人受人信施.如葶藶子,何以故,是人遠離如來法故。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佛弟子依經依律依法,以代替的寺名及假名去說破戒比丘比丘尼的毀佛法戒律及詐騙等過惡,只是希望他們不要毀佛法戒律,只是希望他們不要騙那些未讀佛經律論的眾生。」。

  無所得恭鈔佛藏經卷第三.往古品第七的部份經文───

  佛告舍利弗.過去久遠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爾時有佛號大莊嚴如來……舍利弗,大莊嚴佛及大弟子滅度之後.漸多有人知沙門法安隱快樂。出家學道,而不能知佛所演說甚深諸經無等空義.多為惡魔之所迷惑。……其佛滅度百歲之後.諸弟子眾分為五部.一名普事.二名苦岸、三名薩和多、四名將去.五名跋難陀,……

  其普事者,知佛所說真實空義無所得法。

  餘四比丘皆隨邪道,多說有我,多說有人;舍利弗,普事比丘為四部所輕,無有勢力,多人惡賤;四惡比丘多教人眾以邪見道,於佛法中不相恭敬.相違逆故,以滅佛法。……

  是諸惡人滅佛正法,亦與多人大衰惱事。……

  如是舍利弗 是人所有善知識家 諸檀越家,弟子諸師.隨順行者,凡在其數皆生地獄。……

  大劫若燒,是四惡人及六百四萬億人,從此阿鼻大地獄中.轉生他方在大地獄;何以故.舍利弗,重罪具足其報不少;在於他方無數百千萬億那由他歲受大苦惱,世界還生,是四罪人及六百四萬億人并及餘人罪未畢者、於彼命終,還生此間大地獄中。……

  舍利弗,是諸人等如是展轉.乃至我今,於其中間得值九十九億佛,於諸佛所不得順忍。……

  舍利弗,汝且觀之誹謗聖人.不信聖語受是無量無邊苦惱,不得解脫。舍利弗,有諸眾生起破法罪業.違逆不信者──其數無量於九十九億佛所阿僧祇劫,乃至無一人入涅槃者;舍利弗!誰能破諸佛教.不信違逆?但凡夫愚癡及增上慢諸惡比丘.并諸不淨說法比丘。何以故?舍利弗!是三種人不名行者、不名得者。是人不信如來法.故毀謗違逆;

  依經依律依法而無所得。

 

佛曆二五五○年(西元二○○六年)十二月一日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