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曆二五五○年(西元二○○六年)四月一日

 

佛經律論作準

   ■

奉行佛經律論 弘揚戒定慧 讚歎唯一佛乘 禪定波羅蜜

般若波羅蜜 世世發菩提心

勤行金剛三昧經、入實際品第五的部份經文──

大力菩薩言:「何謂存三守一?入如來禪?」。

佛言:「存三者,存三解脫。守一者,守一心如。入如來禪者.理觀心.淨如。入如是,心地.即入,實際。」。

大力菩薩言:「三解脫法,是何等事!理觀三昧.從何法入.」。

佛言:「三解脫者!虛空解脫、金剛解脫.般若解脫:理觀者.心如.理淨無.可不心。」。

大力菩薩言:「云何存用?云何觀之?」

佛言:「心事不二,是名存用。內行外行,出入不二,不住、一相、心無得失,一不一地,淨心流入,是名觀之。菩薩!如是之人不住二相,雖不出家,不住在家;雖無法服而不具持波羅提木叉戒、不入布薩,能以自心無為自恣而獲聖果,不住二乘、入菩薩道,後當滿地成佛菩提。」。

大力菩薩言:「不可思議!如是之人非出家、非不出家。何以故?入涅槃宅,著如來衣,坐菩提座。如是之人,乃至沙門,宜應敬養。」。

佛言:「如是!何以故?入涅槃宅、心越三界,著如來衣、入法空處,坐菩提座、登正覺地,如是之人、心超二乘。何況沙門而不敬養?」。

 

 

正信奉行

   ■

  信佛,奉行佛法經律論,實行戒定慧弘揚佛法,稱為正信。

  無所得恭鈔金剛心總持論、金剛經論第三的論文──

  「文殊師利菩薩問佛:云何名金剛經?

  世尊曰:金剛喻自性,經者喻自心。

  若人明自心,見自性,是人自己身中有經,六根門頭,常放光明,照天照地,具足恆沙功德,出生四果、四向、十聖、三賢,乃至如來三十二相,八十種好。

  一切功德皆從自己心地修成,不從外得。何以故?

  若是明心見性之人,常聞自己心佛,時時說法,時時度眾生,時時現神通,時時作佛事,得此理者,名持金剛經,名得金剛不壞身也。」。

  恭讀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的五部六冊、四乘科儀,發現與金剛心總持論金剛經論第三的論文方式太像了,羅因在家菩薩編寫五部六冊,將佛法經律論予以恭鈔部份經文、律文、論文而直接述說如來法身色受想行識的金剛心性,意如何正思惟,如何明心見性而廣度眾生,讓自己和眾生都願世世聞思修經律論,善行善逝。

  羅因在家菩薩、姚文宇祖師、殷繼南在家菩薩,以及歷代許多祖師們,因為恭讀經律論和實行戒定慧,佛法生活化。可知五部六冊、四乘科儀及其天華符字偈曰、天經佛乘、太陽真經、太陰真經、十四字、請佛供養、灶君經偈、十報經…等經文都是弘揚頓教大乘、大乘、辟支乘、聲聞乘、人天乘。

  師弟在書店內,看到一本「齋教與鸞堂」,王先生編集的,內容是搜集一些官方文件或民間記載,以及他人的文章而作綜合編寫,並抄錄了部份謗文。

  佛弟子無受,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人士能恭鈔佛經律論弘揚佛法和摧破那些謗者的謬論。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是全名,也是禪。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妙法蓮華經、華嚴經…等大乘經典都可以恭聞在家菩薩僧僧德,阿含經三乘經典也可以恭聞佛乘和「菩薩最為上首」的大乘,辟支乘,聲聞乘的優婆塞優婆夷阿那含果聖眾僧風範,以及通稱的「優婆塞善好僧」信範。

  佛教禪宗的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禪宗的臨濟宗。什麼是禪?

  一切惡都不做稱為禪。如來稱為禪。

  曾經是佛教的沙彌,靠其他宗派的香軍而成為帝王的朱元璋,為了保有帝位,以陰險狠毒的手段殘害每一種宗教和宗派,明朝接近三百年歷史,消滅了大約一百五十個宗派,幾乎是每兩年消滅了一個宗派。

  明朝苛政及錦衣衛是歷史上僅次於夏桀、商紂及秦始皇朝,明朝設立種種酷法而以高壓政策刑殺良民,規定男人年滿四十歲而才可當比丘,寺廟修建超過規定而可捉佛弟子入牢。為了消除佛教比丘沙彌再產生第二位朱元璋,為了確保皇權及帝位,明朝帝王想剷除佛教臨濟宗龍華派無為教,並且予以汙名化而謗毀佛教在家菩薩僧宗派和優婆塞善好僧傳佈佛法(雜阿含經記載,優婆塞淨信是善好僧)。

  清朝的嘉定三屠和揚州十日殘殺無辜人民,又以文字獄冤殺十多萬良民,看待人民都是「清國奴」,清朝順治三年(西元一六四六年)駐守處州楊鼎卿的差官向龍華派姚文宇祖師強索錢財,姚祖不肯而被殺。

  康熙時,明代遺臣的鄭成功、劉國軒(鄭氏的宰輔及海軍總司令)、南明公主等王公人士們信奉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鄭成功、劉國軒的軍隊曾經從台灣揮軍打入大陸的福建、浙江、江蘇…等省,後來又退守臺灣。

  大家想一想就知,清朝康熙皇帝必定是怒火狂燒,藉口龍華派有一人反清而將鄭成功等人信奉的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予以「邪教」汙名化及取締,以確保帝位。

  一位正常帝王的言行應當是公正而愛民,只有罰一而警百。若佛教龍華派數百所佛堂的一所佛堂出了問題,清朝理應依法處置那一所佛堂的犯錯人士,讓其他的幾百所佛堂佛弟子繼續行善。可是清朝康熙卻藉口一所佛堂的某人反清而全面禁止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及數百所佛堂弘揚佛法,並且故意汙名化的栽贓為邪教,康熙的謗佛罪就這麼容易的做到了。

  從明清那些苛帝酷吏留下的聖旨、奏章等歷史記載,充份露出他們殘害宗教及迫害人民的事實,聖旨奏章等文件,也成為後代人恥笑的笑柄,其毀謗佛法僧的因果報應也將會很殘酷的讓苛帝酷吏們享用。

  明朝官方的台南府誌,日本佔領臺灣的日據時代而官方作了宗教調查,明治三十五年的南部臺灣誌是將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歸類於佛教。明治末年的臺灣舊慣調查會報告第三回報告書。也是將龍華派歸類於佛教中的在家宗派。李添春教授也寫書稱龍華派是佛教的在家宗派。

  無所得恭鈔長阿含經的遊行經(大正版大藏經)中的部份經文──

  「…時雙樹間所有鬼神篤信佛者,以非時花──布散于地爾時世尊告阿難曰:「此雙樹神以非時華供養於我──此非供養如來。」。

  阿難白言:「云何名為供養如來?」。

  語阿難:「人能受法,能行法者,斯乃名曰供養如來。」。

  佛.觀此義而說頌曰:

  「佛.在雙樹間,偃臥心不亂。樹神,心清淨.以花散佛上;阿難白佛言,齋何名供養?受法而能行,覺華而為供。紫金華如輪,散華未為供?陰界入無我,乃名第一供。」。

  無所得恭鈔金剛心總持論、破齋犯戒論第三十的部份論文──

  文殊菩薩問佛:「或有善男子善女人.一生齋戒種諸善根;老來顛倒、破齋犯戒、得何福報?」

  世尊曰:「此等眾生,雖有善根,無大願力,無正知見,遠離明師,漏失前功。六賊返轉,劫自功德,心生顛倒,不成佛道。………若欲成就菩提妙果,當持如來清淨齋戒,寧捨身命終不毀犯,佛許此人,立地成佛。…」。

  恭讀大樹緊那羅王所問經,記載「諸佛所讚是名為戒,是佛戒故」。可知,實行如來清淨齋,是名為戒。

  無所得恭鈔妙法蓮華經、序品第一的部份經文──

  「如來於今日中夜當入無餘涅槃。時有菩薩名曰德藏.日月燈明佛即授其記!告諸比丘──是德藏菩薩,次當作佛:號曰淨身,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佛授記已.便於中夜入無餘涅槃。佛滅度後,妙光菩薩持妙法蓮華經,滿八十小劫:為人演說.日月燈明佛八子:皆師妙光、妙光教化,令其堅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諸王子.供養無量百千萬億佛已.皆成佛道。其最後成佛者名曰然燈,八百弟子中一人號曰求名,貪著利養,雖復讀誦眾經而不通利,多所忘失,故號求名。是人亦以種諸善根因緣故,得值無量百千萬億諸佛.供養恭敬、尊重讚歎.彌勒當知!爾時妙光菩薩豈異人乎?我身是也。求名菩薩;汝身是也。今見此瑞與本無異;是故惟忖:今日如來當說大乘經名妙法蓮華,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恭讀佛經佛論,從諸乘普及方面而言,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就是受法而能行、覺華而為供(齋),實行妙法蓮華經教菩薩法(教)。

  若從頓教大乘而言,受法而能行的實行法身,常持自性如來清淨齋(齋)和奉行諸佛而所讚的妙法蓮華經教菩薩法(教)稱為佛教龍華派齋教

  王先生提及破戒比丘或賤優婆塞謗說優婆塞不是僧,也提及破戒比丘們將優婆塞矮化而稱為居士的問題。

  對於不肯聞思修經律論而沈迷跟隨破戒比丘比丘尼的成為奴僕居士,謗佛的惡因果報應都是很嚴重的可怕。

  無所得恭鈔雜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八七三經的經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有四種善好調伏眾。何等為四?謂比丘調伏、比丘尼調伏、優婆塞調伏、優婆夷調伏,是名四眾。」。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若才辯無畏,多聞通達法,行法次法向,是則為善眾。

  比丘持淨戒,比丘尼多聞,優婆塞淨信,優婆夷亦然,是名為善眾,如日光自照。

  如則善好僧,是則僧中好,是法令僧好,如日光自照。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如調伏,如是辯、柔和、無畏、多聞、通達法、說法、法次法向、隨順法行,亦如是說。」。

  恭讀佛經,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等四眾都是地位相同的善好僧而稱為四眾,可知王先生說在家與出家的地位同等,是依佛經而有根據的說寫。

  無所得恭鈔律藏、薩婆多部尼摩得勒伽卷第三問受戒事的部份律文──

  若白衣為和上與白衣受具戒,為得戒不?

  答:得戒。

  諸比丘犯突吉羅。非出家人為和上與人受具足,為得戒不?

  答:得戒。

  云何是越濟人?

  答謂:捨沙門衣服。捨戒.詣外道所,著彼衣服;樂彼所見,是越濟人。

  恭讀律文,佛說在家人為和上與白衣受具戒而都得戒,王先生抄了江先生的謗佛話而都造了謗佛罪。

  無所得恭鈔優婆塞戒經攝取品第十三的部份經文──

  「…善男子!菩薩二種,一者在家,二者出家。出家菩薩有二弟子,一者出家,二者在家。在家菩薩有一弟子,所謂在家。…」。

  恭讀佛經,在家菩薩可畜徒眾弟子。至於破戒比丘敢謗佛,當然也會謗在家人畜徒。

  無所得恭鈔大乘理趣六波羅蜜多經卷第一的部份經文──

  「…是三僧寶,一切有情云何歸依?應作是說,當令歸依第一義諦無為僧寶。…」。

  無所得恭鈔大般涅槃經卷第二十八.師子吼菩薩品第十一的部份經文──

  「…善男子!僧名和合,和合有二,一者世和合,二者第一義和合。世和合者名聲聞僧,義和合者名菩薩僧。…。」。

  無所得恭鈔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第二、報恩品第二之上的部份經文──

  「…文殊師利及彌勒等是菩薩僧,如舍利弗、目犍連等是聲聞僧;若有成就別解脫戒真善凡夫,乃至具足一切正見,能廣為他演說開示眾聖道法,利樂眾生,名凡夫僧,雖未能得無漏戒定及慧解脫,而供養者,獲無量福;如是三種,名真福田僧。…」。

  恭讀佛經,佛叫眾生歸依第一義諦菩薩僧,所以眾生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大勢至菩薩…等等在家菩薩名號」,可知在家菩薩可接受眾生歸依。

  至於王先生說,在家齋友的優越,甚至更超過比丘出家人呢?

  天人師佛,在家菩薩摩訶薩、出家菩薩摩訶薩、四眾。

  無所得恭鈔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第七.波羅蜜多品第八的部份經文──

  爾時,佛告彌勒菩薩摩訶薩:「善男子!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求菩提道,有二菩薩,一者、在家,二者、出家。

  在家菩薩為欲化導,婬室、屠肆皆得親近,出家菩薩則不如是。然此菩薩各有九品,上根三品皆住蘭若,無間精進,利益有情。中下二根諸菩薩等,隨宜所住、方處不定,或住蘭若、或居聚落,隨緣利益安隱眾生,如是行門,汝應觀察。」。

  復次,善男子!出家菩薩修習佛道,已得無漏真實之法,隨緣利樂一切有情。若有佛子未得真智,住於蘭若,要當親近諸佛菩薩,若有值遇真善知識,於菩薩行,必不退轉;以是因緣,諸佛子等,應當至心,求見一佛及一菩薩。善男子!如是名為出世法要,汝等咸當一心修學。

  復次,善男子!出家菩薩厭離世間,住阿蘭若,省用功力,得圓八萬四千波羅蜜行,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若捨名利,住山林者,於身命財,必無悋惜,永無繫屬,自然易滿三種波羅蜜多。彌勒菩薩白佛言:世尊!住阿蘭若出家菩薩不畜財寶,以何因緣能得圓滿檀波羅蜜?

  佛告彌勒菩薩摩訶薩:善男子!住阿蘭若出家菩薩,入於聚落所乞之食,先以少分施於眾生,又以餘分施於所欲,即得名為檀波羅蜜;以自身命,供養三寶,頭目髓腦施來求者,即得名為親近波羅蜜;為求法者說出世法,令發無上菩提心故,即得名為真實波羅蜜。善男子!是名出家菩薩成就布施波羅蜜多。復次,善男子!出家菩薩住阿蘭若故,修十二頭陀之行,若行步時,看二肘地,不損眾生,即得名為持戒波羅蜜;堅持禁戒,不惜驅命,即得名為親近波羅蜜;為求出世說法教化,令發無上菩提之心,即得名為真實波羅蜜。善男子!是名出家菩薩,成就持戒波羅蜜多。復次,善男子!出家菩薩住阿蘭若,能滅瞋恚,得慈心三昧,亦無毀辱一切眾生,即得名為忍辱波羅蜜;若為一人說一句法,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即得名為真實波羅蜜。善男子!是名出家菩薩,成就忍辱波羅蜜多。

  恭讀佛經,天人師佛之下的菩薩,大家都可以隨緣弘法而利度安隱眾生,在家菩薩還可以去淫室妓女戶、殺豬場、酒館…等場所廣度眾生,出家菩薩則不如是。修行工夫呢?有很大的想像空間。

  王先生寫現今龍華派佛堂只剩幾十所,並且說龍華派式微了,沒落了。有些齋友去當比丘比丘尼或居士,比丘比丘尼的寺廟越來越多。

  王先生大概是抄了外行人的文章,才會寫出這種完全錯誤的詞句。

  無所得恭鈔律部、根本說一切有部奈耶破僧事卷第三的部份律文──

  「爾時淨居諸天。皆共觀念菩薩,先有大實因力。我等當為菩薩作大緣故。何以故。若有大因待大緣故,即便化作,一大沙門。執錫持鉢。次行乞食。菩薩.常法,出城遊觀先命嚴駕。既嚴駕已登車前行。於衢路中逢一沙門.淨除鬚髮被福田衣。執持瓶鉢徐行乞食.

  菩薩見已問御者曰:此是何人?

  御者答曰──名出家人。

  菩薩問曰:云何名為出家?

  報曰──此人以善心修善行。於善處住。身口意業悉皆清淨。以信心故.剃除鬚髮被如來服。捨離俗家昇涅槃路。故名出家.

  菩薩即便告御者曰──汝可將車近彼沙門。御者奉命。即便引車至沙門所.

  菩薩爾時問沙門曰!汝是何人。何故剃除鬚髮著別色衣?手持錫鉢以乞自活。

  沙門報曰:我出家人也。…」。

  無所得恭鈔增壹阿含經卷第五、壹入道品第十二的部份經文──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其有歎說乞食者,則為歎譽我已。所以然者,我睄蛬*鄐^食者。其有謗毀乞食,則為毀我已。…。

  …其有歎譽著五納衣者,則為歎說我已。所以者何?我睄蛬△菑陌レ蝒怴C其有毀辱著五納衣者,則為毀辱我已。…」。

  恭讀律文,比丘比丘尼出家必須三自歸、剃除鬚髮、穿佛制偏袒右肩的斑駁醭袈裟別色納衣、托缽乞食、不畜財寶、持戒、昇涅槃路。

  罰鼓山、活光山等破戒比丘拒穿佛制偏袒右肩袈裟納衣而穿俗衣裳、拒絕乞食、出版謗佛文章,追隨謗佛者…。

  佛是怎麼呵責他們?

  無所得恭鈔楞嚴經卷第六的部份經文──

  「…賊人假我衣服,裨販如來,造種種業,皆言佛法。…」。

  佛呵責他們是賊人。賊人就是小偷強盜或奸人。賊人穿俗衣裳而假我衣服。

  中國大陸、臺灣、日本、韓國等地區,很多比丘比丘尼拒穿佛制偏袒右肩斑駁醭袈裟別色納衣和不肯托缽乞食、有些人還畜財寶,以居士白衣為僕役,不肯奉行佛法經律論。比丘比丘尼出家人若不肯托缽乞食,就犯了謗佛罪而不是佛弟子。比丘比丘尼出家人若拒穿佛制偏袒右肩的斑駁袈裟別色納衣,就犯了謗佛罪而不是佛弟子。

  現在從實行佛法經律論的人數而言,是比丘比丘尼式微了,沒落了。

  從罰鼓山活光山破戒比丘比丘尼和賤優婆塞優婆夷的人數而言,他們犯了謗佛罪或破戒而都不是佛弟子,人數雖然比龍華派多了幾萬倍或幾十萬倍,可以稱為「賊人破戒比丘假我衣服滿街跑」的販賣如來佛法,賊多只代表世人的不幸,沒有必要對賊作任何稱讚。

  無所得恭鈔佛藏經卷第二、淨戒品第五的部份經文──

  「…復次舍利弗!破戒比丘聞佛所說如是等經,心不清淨歡喜信樂,自知有過,便疑此經為我等說,不為餘人。……

  …破戒比丘不樂修道,修道比丘不逆佛語。……

  …舍利弗!佛說是人則為謗法.以謗法故,為非沙門、非釋種子.應當滅擯是等比丘。…」

  恭讀佛經,佛說破戒比丘非釋種子,不是佛弟子,佛叫佛弟子要滅擯破戒比丘。

  佛法的傳布,大約每一百五十年左右,就會產生一次破戒比丘蠻橫專行的情況。第二次的經律論結集是四眾發起的,第三次及第四次是優婆塞發起的。佛曆二五四九年,西元二○○五年,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優婆塞等齋友發起「摧破破戒比丘」。

  龍華派沒有式微或沒落。佛教的現代,從奉行佛法經律論和戒定慧方面而言,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是奉行佛法經律論修行人員最多的宗派之一,是最有實力的宗派之一。王先生似乎不必嘲笑奉行佛法經律論的佛弟子人數很少,理應讚揚世間還有龍華派佛弟子勇於實行佛法戒定慧。

  無所得恭鈔金剛心總持論、外道六師論第十八的部份論文──

  「依佛說者,是佛弟子。

  隨順邪者,即是波旬,相同毀謗大法,入阿鼻如箭,一失人身,無有出期。…。」。

  可是呢!有些人就是貪圖名利供養,有些人就是容易被破戒比丘騙。

  那些離開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而去破戒者寺廟當破戒比丘比丘尼的人們,受戒的時候,因為拒穿佛制偏袒右肩的斑駁醭袈裟,不肯乞食、在寺廟自行煮食、謗佛、追隨破戒者…,立刻成為隨順邪者的波旬魔比丘,要入阿鼻地獄(被騙的後果很悽慘)。

  那些去破戒比丘比丘尼寺廟的居士呢?隨順邪者即是波旬(魔王的名),立刻成為魔優婆塞,相同毀謗大法,也是要去阿鼻地獄苦哀號(上當的後果很可怕)。

  世界上的很多宗教都曾經被禁止,例如儒家被秦始皇禁止,佛教被三武一宗禁止,唐宋禁止景教和教,清朝朝將天主教作汙名化…。西元一九五○年左右,中國大陸實行破除舊思想和舊文化的「破四舊」,後來又產生「文化大革命」,大約四十年歲月,禁止世界上的每一種宗教在大陸作任何宗教活動。

  王先生沒有必要以「未被官方允許的宗教稱為民間宗教」而謗罵世界上的每一種宗教。

  正信奉行無所得。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第三十五代法嗣總勅保安堂宗正

  法號新明星姓名蘇耀南合十

  

佛曆二五五○年(西元二○○六年)四月一日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