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曆二五五○年(西元二○○六年)一月二十日

 

佛經律論作準

   ■

奉行佛經律論 弘揚戒定慧 讚歎唯一佛乘 禪定波羅蜜

般若波羅蜜 世世發菩提心

勤行在家出家菩薩戒經(郁伽長者所問經)的部份經文──

佛告阿難:「是郁伽長者住在家地,是賢劫中多化眾生,非出家菩薩百劫、百千劫。何以故?

阿難!百千出家菩薩所有功德,不如是郁伽長者所有功德。」。

 

 

聞佛說法

   ■

  科技進步,帶來了效率和方便,也帶來空氣汙染、殘留農藥、溫室效應…等問題。世人因為沒有恭讀佛說的經律論,電子聲像傳訊更助長了破戒比丘的邪惡傳染力。

  許師弟從尼泊爾國回來之後,想恭讀大乘妙法蓮華經,這是佛堂每年農曆二月十五日至二月十九日妙法蓮華經法會必誦的大乘佛經。

  閩南語發音,念到方便品第二,「…佛曾親近百千萬億無數諸佛,盡行諸佛無量道法,勇猛精進,…佛所成就第一希有難解之法,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所謂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

  看一看時鐘,分分秒秒流逝,無常很多次了。

  「諸天及世人、一切眾生類,無能知佛者。佛力無所畏、解脫諸三昧,及佛諸餘法;無能測量者。…假使滿世間,皆如舍利弗,盡思共度量,不能測佛智。」。

  加了注音念到舍利弗自己說:「…於諸聲聞眾,佛說我第一,我今自於智,疑惑,不能了、為是、究竟法,為是所行道。…」。

  休息的時候,陳師弟說:「發現活光山釋云云破戒比丘造了很多次謗罪。」。

  王師弟說:「佛說唯佛與佛,乃能究盡諸法實相。」。「舍利弗尊者自己都說自己於智,疑惑不能了。可是活光山釋云云破戒比丘寫的死大弟子傳,卻謗佛而寫舍利弗都了解佛說的法。」。

  「佛說要弘揚大乘,云云的死大弟子傳弘揚小乘聲聞羅漢而不肯弘揚大乘菩薩,會令人以為佛只有聲聞羅漢等小乘弟子,云云的言行是很嚴重錯誤。

  恭鈔雜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雜阿含經七八五經)部份經文──「若彼見有施、有說,乃至知世間有阿羅漢不受後有,是名世間正見。」。

  「世間正見是世俗的,有十二因緣,有漏的。活光山釋云云破戒比丘為什麼不寫聖正見的菩薩?」。

  陳師弟又說:「雜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雜阿含經六三五經)記載,於四念處修習、多修習,未淨眾生、令得清淨……,未度彼岸者令度,得阿羅漢,得辟支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如上說。」。

  「妙法蓮華經卷一方便品第二記載,…舍利弗!劫濁亂時,眾生垢重,慳貪嫉,成就諸不善根故。諸佛以方 、便、力,於一佛乘、分,別說三。

  舍利弗!若我弟子自謂阿羅漢、辟支佛者,不聞不知諸如來但教化菩薩事,此非佛弟子、非阿羅漢、非辟支佛。…」。

  「釋云云寫的死大弟子傳,只有世間正見的舍利弗、阿難、大迦葉、富樓那…等比丘聲聞羅漢而沒有寫聖正見的菩薩。」。

  「云云為什麼不肯弘揚聖正見的大乘菩薩?為什麼不肯弘揚金花夫人在家菩薩、金相在家菩薩、維摩詰在家菩薩、琲e上優婆夷在家菩薩、郁伽長者在家菩薩、勤授長者在家菩薩、妙慧童女在家菩薩、無垢施在家菩薩…。」。

  「云云寫的謗書,造很多罪,禍害人間幾十年。

  若迦葉尊者,舍利弗尊者,阿難尊者,富樓那尊者等千萬位聲聞羅漢誤讀死大弟子傳,萬一被邪見劇毒所侵,造成退失和跑六道三塗苦厄,死路一條,所以將釋云云的著作稱為死大弟子傳。」。

  郭師弟想聽四正勤,出聲的念:「未生惡,不令生。已生惡,速令斷。未生善,速令生。已生善,令成長。」。

  聽了之後,林師兄說:

  「你看。活光山的釋云云又造謗毀罪了,那本死大弟子傳,寫佛常說,人不怕犯錯,要知錯能改。」。「恭讀佛經、律藏、佛論,佛教佛弟子:未生惡而不令生。才不會造罪和傷害眾生。」。

  可是破戒比丘釋云云卻寫人不必怕犯錯,要知錯和能改。

  你想,若是殺死人之後而才知錯和能改,罪已經造了、人也死了,殺人者被判刑,後果很嚴重。」。

  此時的陳師弟,想起了釋云云的一些奇怪話。

  「釋云云寫,在佛教僧團中,若做一個平庸人也沒什麼;不要做自私自利、毀壞佛教、不幫助眾生,只貪圖各種活動的人。

  你看!話多漂亮。可是行為和文章方面,卻是毀壞佛教。

  從行為方面看,幾十年的照片報導,可以看到罰鼓山活光山的破戒比丘比丘尼穿俗衣裳而拒穿佛制偏袒右肩斑駁醭袈裟,也不肯托缽乞食,還讓白衣為破戒出家人執役、不肯奉行過午不食…。

  岩仔們所作前述每一種言行,都是冒用佛教名義而言行毀戒,還以身作則的誘騙不知佛法戒律的善心人士陪他們共同毀法,及墮阿鼻地獄受苦(佛藏經和金剛心總持論記載)。」。

  許師弟問:「死大弟子傳,還有沒有造謗罪的言論?」。

  「有!很多。活光山編的活光大遲典更多,多到令人感到他們不知什麼叫做慚愧的地步。」。

  「佛經記載,因為過去世造的罪及惡業,產生欠命還命的因果報應,宿世債主等外道打他,身受重傷,一些時日之後才死亡。」。

  「云云寫目犍連尊者是為教犧牲。這是錯誤的話。」。

  「無所得恭述增壹阿含經卷第五、壹入道品第十二的部份經文──

  世尊告曰:善哉!善哉!迦葉!多所饒益,度人無量,廣及一切,天、人得度。所以然者,若迦葉此頭陀行在世者,我法亦當久在於世。設法在世,增益天道,三惡道便減。亦成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三乘之道,皆存於世。

  諸比丘!所學皆當如迦葉所習。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佛告諸比丘當如,迦葉尊者奉行佛經律論、持戒、頭陀行。

  可是岩仔云云等破戒比丘拒穿佛制袈裟、拒絕乞食、在寺廟自行煮食…,破戒言行已經毀滅了佛制比丘出家人法門,釋云云比丘表面稱讚富樓那尊者的弘法行為而實質卻毀滅佛法修行,並且栽贓的將一切責任都謗責於迦葉尊者,這種言行既可為釋云云自己毀戒法的言行作巧妙遮蓋而又可讓人以為云云努力弘法,破戒比丘的栽贓言行太可怕了。」。

  「佛稱讚迦葉尊者的頭陀行,因為每一位佛弟子都必須奉行佛法經律論,自己解脫,才有能力正確啟發眾生奉行經律論而解脫。

  傅翕在家菩薩、龐蘊在家菩薩、釋玄奘、臨濟義玄、馬祖道一、黃檗希運、誌公禪師、釋智覺禪師、大慧釋普覺禪師、釋宗鏡禪師、楊文公、李文和、羅因在家菩薩…,一千多年中,中土很多在家菩薩與出家菩薩苦行和保守的奉行佛經律論,因為正確的奉行六度,佛教大乘願行才能廣流行於中土。」。

  「岩仔破戒者自言,因為被軍隊踢出來,才又當比丘。云云破戒者自言,孩童時,因為吃不飽,才當沙彌。為了衣食住宿而當出家人,岩云的食住溫飽願和佛法經律論相違,穿俗衣裳比丘當然敢作(楞嚴經卷第六記載):『賊人假我衣服,裨販如來,造種種業,皆言佛法』的毀佛教法言行。」。

  破戒比丘釋云云在書上寫「人要知錯和能改」。罰鼓山、活光山的破戒出家人!你們敢知錯和拋棄毀戒行為嗎?請穿上佛制偏袒右肩的斑駁醭袈裟染衣乞食吧。

  奉行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經文佛法,於聲聞人亦「不稱名」的說其過惡,所以以代替名勸破戒比丘不要繼續破戒。

  聞佛說法而無所得。

 

 

綿綿不盡

   ■

  「實行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經文,於聲聞人亦『不稱名』說其過惡,亦『不稱名』讚歎其美。因此用代替名勸破戒比丘不要毀佛法戒律」。

 

  師弟上個月回到台南住了幾天,看到鄰居的喜慶及喪事方式。到台北之後,初一、十五,到佛堂和大眾念佛經,休息時候,師弟說:

  「南部人,有些地方還很喜歡請齋公或道士到家宅做法事。

  金剛心總持論記載,請有德者誦讀大乘,代表釋罪請福。

  龍華派佛堂,不知還有幾所重視作法事弘揚佛法?」

  請教和建議,是很好的。

  「大方等頂王經記載,佛猶良醫,經法如藥;用疾病故,而有醫藥;無病,則無藥。」。

  「優婆塞戒經、三種菩提品第五記載,佛名大醫師,寂靜持戒,勤行精進,到於彼岸,獲得解脫。」。

  師弟聽了,說:「佛是良醫,大醫師,教佛弟子寂靜持戒,勤行精進,到於彼岸,獲得解脫,沒有煩惱的智慧法,讓我們獲得安穩生活。

  藥師經是不是教我們實行佛法利益眾生?

  地藏菩薩本願經記載,是不是教我們實行佛法作超度法事?」。

  面對信眾的請教,想起罰鼓山魔比丘岩仔寫的「脅佛裙疑」謗毀佛法及謗毀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佛弟子齋友趕經懺。

  佛說破戒比丘不是佛弟子,魔比丘岩仔穿俗衣裳又不乞食而不是佛弟子,卻謗佛弟子。

  龍華派為弘揚佛法而說:

  「佛弟子聞思修佛法,要廣度眾生,除了寫文章說法,還可以奉行佛經佛法作收驚、祈福、延壽、中陰身救助…等。

  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自利利他品第十的部份經文──

  …菩薩摩訶薩先自除惡,後教人除;若不自除,能教他除,無有是處。是故菩薩先應自施、持戒、知足、勤行精進、然後化人。菩薩若不自行法行,則不能得教化眾生。…」。

  「天人師佛已經成佛了,每日念念寂靜持戒,勤行精進,到於彼岸,獲得解脫。你們現在是不是可以稍微了解為什麼祖師制定新明佛弟子每日的早課及晚課要誦念四乘科儀及四本佛經,並且理應每天早晨練法一次(禪定)。」。

  「新明來祖師有一些願行,其中的一條願行是消災。約好時日,在請者家,祖師會先禮佛菩薩,然後誦念天華符字偈曰,佛菩薩加持而知這戶人家是什麼原因造成不順遂,例如夫妻愛打架而灶君不寧、祖墳失修、二戰死在南洋的親人希望姪兒作香火繼承、結婚日犯沖…。」。

  告知原因後,祖師就離開了。只作消災,不談其他事情,若有請教,才說,這是慣例。

  請者家通常會包一個紅包作車馬費。有時候,看到請者家很窮,祖師只收紅包袋,將錢還給請者家;有幾次,還曾經當場送一些錢給窮困的請者家作生活費,祖師的法施無畏施、財施等就在日常生活中完成了。

  「祖師為什麼肯接受車馬費或紅包袋?」。

  「修建佛堂,印刷佛經中鈔,都需以金錢支付工程款。龍華派一向不喜歡向外募款,加上罰鼓山魔比丘寫書謗法栽贓幾十年,很少人會自動想捐款給龍華派佛堂弘法利生;例如這三年半,只收到新台幣參仟元助印步他佛月刊弘法。」。

  「地藏菩薩本願經記載佛弟子請佛加持作超度法事」。

  「人間有兩種方式,一是完全不收費用方式,另一是收車馬費方式,清信士通常是直接說總車馬費多少錢而讓請者家能思考決定(金剛心總持論記載)

  有些身體出家者是口說不要錢,而讓別人向請者家說送紅包給身體出家人,這種與金剛心總持論相違的迂迴收錢方式常常比直接說車馬費的方式更是多一倍的收入。

  先說不要錢,這種花招很具有吸引力。誦經之後,旁人會說:『幾天前的施家,送了多少錢的車馬費和紅包。』,請者家為了面子,常會多給。既可表演清高,金錢收入又好,有些身體出家人很喜歡這種賺錢方式。」。

  「龍華派祖師收紅包袋或收車馬費,依佛法經律論而行的都是慈悲心,是為了避免請者家積欠業,並且讓請者家知總費用的思考負擔能力。

  龍華派還有一項慈悲言行,以世間的公立醫院或私人診所作例舉,醫院都需收取醫療費用,才有能力繼續維持建造房舍、購買醫療器材藥品、支付醫生護士工作人員的薪資、水電費…。

  佛是大醫王。龍華派的在家菩薩僧、聲聞聖眾僧、優婆塞優婆夷善好僧等佛弟子依佛法經律論作法事而收取車馬費,有少許金錢收入而才能修建佛堂和印刷佛經、步他佛月刊、錄製佛讚梵唄錄音帶CD…等,少許車馬費可以避免師兄弟的家人反對他去做功德弘法,讓世人知曉佛弟子法事和醫生救助傷患,都是為了利生而不是為了賺錢(現今在台北市市場旁馬路邊擺地攤的小販收入都比做法事收入多很多)。

  觀察各宗教宗派能長久流傳的,佛教有佛經律論,道教有道德經,儒家有四書五經,天主教和基督教用共同的聖經,禪宗有六祖壇經,龍華派有佛經律論和總勅傳承本的五步六冊與太空考試本的五部六冊及四乘科儀等。

  保安堂一向審慎做功德,最近二十年全力於五步六冊總勅傳承本及五部六冊太空傳承考試本、龍華科儀及親鈔、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中鈔、般若波羅蜜多心經中鈔、四十二章經中鈔、八大人覺經中鈔、佛法名詞中鈔、步他佛月刊、佛教清信僧學院、佛教音樂梵唄唱誦錄音及寫樂譜、佛法文章的八正道之歌、佛法名詞的英文譯寫、佛經的英文譯寫 、步他佛月刊佛法文章的英文譯寫…,實在沒有剩餘的人力和時間去做功德,最近五年只做了六場功德(水陸道場),師兄弟每一次車馬費是新台幣大約兩千元(警察、泥水工、水電工等的每八小時工資大約兩千元),即使某師弟這六場功德都收車馬費,最多也只有一萬兩千元,一個饅頭十元,一天吃三個饅頭果腹,一萬兩千元還不夠買五年份的饅頭,可知龍華派做功德法事是為了救助中陰身等而不是為了賺錢,魔比丘岩仔栽贓的心態是可想而知。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的佛弟子們,很多是以菩提心聞思修佛法經律論,通宗又通教,所以能摧破破戒比丘的謗毀文,所以能以口語化講經、說佛法諸乘,啟發眾生趣向圓通教主或幽冥教主,讓佛弟子建立信佛信行經律論戒定慧的中心思想,然後奉行經律論說法、興辦學校、成立醫院、慈善機構、消災、解厄、收驚、祈福、陽宅、地理、法事功德…等六度萬行。五百多年時光,歷代祖師常以菩薩心、靈臺心,聖眾心走入人間,深入民間,啟發眾生願意世世信佛信行佛法經律而永遠超越三有四流生死大海。」。

  師弟想求懺悔。

  「佛弟子新明☆向諸佛菩薩求懺悔,向一切眾生任何眾生求懺悔。

  佛弟子新明☆實行法身 清淨心性 無願 涅槃妙心 無所得 懺悔 自有神識以來至於今日所造違反本心的謗佛罪、謗在家菩薩僧罪、毀佛塔寺罪、毀佛像罪、毀菩薩像罪、謗毀釋罪請福法事罪、毀戒罪、障人菩提罪等及其惡業或不懺悔。

  天人師教導,新明來祖師誦出:

  「發心為念眾生苦,得力難忘我佛書。」。

  綿綿不盡無所得。

 

佛曆二五五○年(西元二○○六年)一月二十日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