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曆二五四九年(西元二○○五年)六月一日

 

佛經律論作準

    ■

勤行增壹阿含經卷第五、壹入道品第十二的部份經文──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其有歎說乞食者,則為歎譽我已。所以然者,我睄蛬*鄐^食者。其有謗毀乞食,則為毀我已。

…其有歎譽著五納衣者,則為歎說我已。所以者何?我睄蛬△菑陌レ蝒怴C其有毀辱著五納衣者,則為毀辱我已。…。」。

無所得恭鈔律藏.根本說一切有部奈耶破僧事卷第三的部份律文──

「…菩薩常法,出城遊觀、先命嚴駕。既嚴駕已、登車前行。

於衢路中逢一沙門,淨除鬚髮,被福田衣、執持瓶,徐行乞食。

菩薩見已,問御者曰:此是何人?御者答曰:名出家人。

菩薩問曰:云何名為出家?

報曰:此人以善心修善行,於善處住,身口意業悉皆清淨;以信心故,剃除鬚髮、被如來服,捨離俗家,昇涅槃路,故名出家。

菩薩即便告御者曰:汝可將車近彼沙門。御者奉命,即便引車至沙門所。

菩薩爾時問沙門曰:汝是何人?何故剃除鬚髮、著別色衣、手持錫、以乞自活?

沙門報曰:我出家人也。

 

 

 

    ■

  自從沒有限制報紙的張數之後,一份報紙常常看不完。

  記得前一些日子的某報紙,報導觀音菩薩在普陀山示現,並且言及「顯聖及神通」,會不會被視為說「怪力亂神」?

  電視節目中,有一些人講話時,偶爾會以「子不語怪力亂神」作為辯論舉證的利器。

  「子不語怪力亂神」是不是孔子說的?可能不是。

  孔子說的話,他的弟子將之刻於竹片或木片上,都是子曰。譬如大學、中庸、論語…等,都是子曰或詳細刻為「孔子曰」,並不是「子不語」。

  中庸第十六章鬼神之為德,就是子曰和說鬼神。子曰:「鬼神之為德,其盛矣乎。視之而弗見,聽之而弗聞,體物而不可遺。…詩曰:神之格思,不可度思,…。」。

  論語八佾第三,「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與祭,如不祭。」。

  論語雍也第六,樊遲問知,子曰:「務民之義,敬鬼神,而遠之,可謂知矣。」。古文簡捷,現代人要如何以白話文說呢?做一位善良的人,服務群眾,禮敬鬼神,遠離被群眾事物鬼神等支配,可稱為知者。

  恭讀大學、中庸、論語、易經卦辭、周禮…,孔子說的或述說的,有「子曰」或「孔子曰」,並且可以發現孔子是談鬼神而不執著,並且次數還不少。

  可知,「子不語」只是某人將自己的想法加刻於論語上,並不是孔子說的。

  至於罰鼓山的破戒比丘岩仔在「鞋佛裙疑」文章中,說孔子不語怪力亂神,岩仔似乎沒有必要冒用佛教徒身份去毀謗孔子及儒家,岩仔何必自害害人呢。

  古代的文章,都沒有標點符號。那麼現代是不是可能產生另一種放標點符號的運用方式?

  若是「子不語怪力亂。神!」呢?孔子不說違反禮儀善良風俗的搞怪事,也不說欺凌打殺等暴力事,也不談叛變殘害人民等等亂事。孔子談神,譬如中庸第二十四章至誠之道,至誠如神。

  某些學校規定要讀其他宗教的簡介,互相了解,避免宗教鬥爭。

  刻字無所得。

 

破戒出家人穿俗衣裳

 

為分別邪正故說

  罰鼓山釋××和活光山釋云云等人,穿俗衣裳,也不肯乞食,這種言行舉止是謗毀染衣、謗毀乞食、謗毀佛、謗毀法、毀佛戒律,這些破戒出家人是佛經記載指出的破戒比丘、破戒雜僧、魔比丘、不是佛弟子。

  奉行佛經律論 弘揚戒定慧

  讚歎唯一佛乘 禪定波羅蜜

  般若波羅蜜 世世發菩提心

  勤行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經文,於聲聞人,亦不稱名的說其過惡,因此用代替名勸破戒比丘不要毀佛法戒律。

 

 

 

地藏王出家菩薩(穿佛制袈裟)像

 

  佛制袈裟是偏袒右肩,斑、駁、醭、深色與淺色等相雜的衣服。

  照片中的乞食比丘,衣服的上身與下身,雖有顏色深淺不同,但紅色衣服上的斑、駁、醭等太少及顏色太淺。

 

 

為弘揚比丘出家人法門故說

佛經律論記載,比丘出家人理應三自歸、持戒、穿染衣、剃除鬚髮、乞食、不畜財物、過午不食、昇涅槃路…。

  ◎無所得恭鈔大般涅槃經卷第二十七.師子吼菩薩品第十一之一的部份經文──

  復次善男子,出家之人有四種病。是故不得四沙門果。

何等四病?謂四惡欲。一為衣欲;二為食欲,三為臥具欲,四為有欲。是名四惡欲。

何等四病?謂四惡欲。一為衣欲;二為食欲,三為臥具欲,四為有欲。是名四惡欲。

  是出家病,有四良藥能療是病。謂 糞掃衣 能治比丘為衣惡欲。乞食 能破為食惡欲,樹下  能破臥具惡欲;身心寂靜.能破比丘為有惡欲。以是四藥除是四病.是名聖行。如是聖行則得名為少欲知足。……

復次,善男子  夫少欲者,若有比丘住空寂處,端坐不臥或住樹下.或在塚間,或在露處.隨有草地而坐其上,乞食而食,隨得為足;或一坐食不過一食。惟畜三衣。糞衣,毳衣;是名少欲。既行是事心不生悔,是名知足;

 

袈裟是梵音.中文譯為染衣、斑駁醭染衣、雜染衣、糞掃衣、納衣、不正色衣.壞色衣、別色衣、如來服、福田衣。

  一、染衣──將非五種正色偏袒右肩的衣服,以深紅色染汁加染•製作成斑駁的面積大約是衣服全部面積一半的斑駁衣服;再將斑駁的衣服晾在陰處,使衣服發霉而製成斑駁醭的衣服,然後拿布縫補於衣服上,再清洗乾淨。每一件袈裟都是如此製作

  二、納衣:1、穿著袈裟不生貪著,稱為納;2、穿著袈裟息滅貪嗔癡,稱為納,3、納是補布的意思,斑駁醭衣服破了或沒有破都必須拿布縫補於斑駁醭衣服上•稱為納衣,也稱為斑駁醭染納衣。

  三、別色衣:1、不貪愛執著色,就是別色。2、穿著袈裟,不生我所心,可以斷除貪愛執著於色,稱為別色衣。3、是袈裟不同於俗衣裳、被褐、五色之服、袈裟五色之服,稱為別色衣。

  四、不正色衣:是將非五種正色的偏袒右肩俗衣裳以深紅色染汁加染,成為斑駁衣服,再將斑駁衣服放置於陰處•使衣服發霉,再於衣服上補布;這種以不正色的衣服加染製作的袈裟,也稱為不正色衣。

  恭讀律藏律文,可知對於衣布若是青(藍)、黃、赤(紅色)、黑、或純色劫貝(纖維的原本色)等都應洗除(應浣)而破壞那些美好顏色,然後才能以深紅色染汁加染.製作成斑駁醭染納衣。

  五、如來服:看到斑駁醭染納衣,發心願實行如來法,而稱為如來服。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穿著斑駁醭染納衣,願世世息滅無明貪嗔癡,發菩提心,實行如來禪,實行六度萬行,稱為如來服。

  無所得恭鈔妙法蓮華經卷第四.法師品第十的部份經文──「如來室者.一切眾生中大慈悲心是;如來衣者.柔和忍辱心是」。

  六、壞色衣.無所得恭鈔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第五.無垢性品第四的部份經文──「本制袈裟,染令壞色,離五欲想,不生貪愛」。

  是偏袒右肩的俗衣裳以深紅色染汁加染.染汁能壞衣服的原色,稱為壞色衣。穿著佛制袈裟,與戒相應,能壞無明貪瞋痴;稱為壞色衣。在家居士、在家菩薩可以穿著佛制袈裟壞色輕衣;

  ○斑.以非五種正色.偏袒右肩的俗衣裳,搭於繩上或竿上,再以深紅色染汁澆在衣服上,染汁自然流下.此時染汁會將衣服染成深紅色與淺紅色相雜的不規則長條狀或不規則的點,稱為斑。

○駁:水果李子的紅色稱為駁。以深紅色染汁澆在非五種正色偏袒右肩的衣服上,破壞衣服全部面積大約一半的原有布色,而產生深紅色與淺紅色相雜的紅色,稱為駁,

  ○醭,發霉的化合物。

  七、佛制袈裟:是將非五種正色偏袒右肩的俗衣裳;晾在繩上或竿上,以深紅色的染汁澆在衣上,讓染汁自然流下,產生深紅色與淺紅色相雜.不規則的長條狀與點。再放置於陰處,使衣服發霉,霉的顏色有白、黑、紅、青、灰.還要拿布縫補於染衣上。斑駁的面積大約是衣服的一半,此種佛制衣服稱為染衣,天竺的直接梵音是袈裟;優婆塞優婆夷可以穿著佛制袈裟;依經依律依法比丘比丘尼必須穿著佛制袈裟

  八、糞掃衣:比丘比丘尼出家人撿拾塚間衣或他人丟棄的衣服。首先將衣服清洗乾淨,再以深紅色的染汁加染衣服;染製成斑駁的衣服。然後將斑駁衣服置於陰處,使衣服自然發霉.而成為斑駁醭衣服,並且拿其他的布縫補於衣服上,就是糞掃衣。

  九、福田衣:

  無所得恭鈔優婆塞戒經卷第一.解脫品第四的部份經文──

  若有菩薩初發無上菩提心時,即得名為無上福田。

  無所得恭鈔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第五.無垢性品第四的部份經文──

  著袈裟時 生寶幢想,能滅眾罪.生諸福德。………大福田衣十勝利。世間衣服增欲染.如來法服不如是。法服能遮世羞恥.慚愧圓滿生福田

  無所得恭鈔優婆塞戒經卷第二.二莊嚴品第十二的部份經文──

  佛言:「善男子!菩薩具足二法能自他莊嚴,一者福德.二者智慧」。 「世尊!何因緣故得二莊嚴?」 「善男子!菩薩修集六波羅蜜.便得如是二種莊嚴;施戒精進名福莊嚴;忍、定、智慧名智莊嚴。復有六法.二莊嚴因,所謂六念。念佛法僧、名智莊嚴;念戒施.天名福莊嚴。善男子,菩薩具足是二莊嚴,能自他利;為諸眾生受三惡苦,而其內心不生憂悔。若能具足是二莊嚴.則得微妙善巧方便,了知世法及出世法.」。

  1、比丘比丘尼依經依律依法穿著袈裟,不穿世間衣服、不穿俗衣裳、不穿名為「僧衣」的俗衣裳、不穿好衣、不被褐、不穿名為「律衣」的好袈裟五色之服,即可減少染欲,實行念戒,即名福田衣。

  2、穿著「斑駁醭染納衣」,產生福慧精進而稱為福田衣。

  3、穿著袈裟•依經依律依法行六波羅蜜,六念,即為福田衣。

  4、世世發菩提心而無所得,即為福田衣。

 

 

南 遊 記

    ■

   「奉行佛經律論 弘揚戒定慧 讚歎唯一佛乘  禪定波羅蜜 般若波羅蜜 世世發菩提心勤行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經文,於聲聞人亦『不稱名』說其過惡,亦『不稱名』讚歎其美。因此用代替名勸破戒比丘不要毀佛法戒律」。

 

   去了一趟泰國的小徐,回家的時候,帶了一些當地土產,橘子精油給大家點用,錫製小象手鏈送給妹妹。那時候,想到媽媽若晒太陽十分鐘,皮膚會癢,於是在飛機上,買了幾瓶防紫外線的防晒膏;媽媽看到時,高興得連眉毛都充滿了喜悅。

  送給爸爸一條木珠滾輪,可以放在後背,用兩手上下拉動,除了按摩背部,還可以兼作運動。

  雖然都是一些小禮物,因為實用,大家都很高興。媽媽還問,有沒有看到特殊的事。

  小徐說:「泰國的北部人,皮膚較白,南部人的皮膚稍微深一些。

  天色微亮或午時初,比丘出家人穿著斑駁染衣袈裟、開始托缽乞食;想布施的家庭,會先將飯裝入一個塑膠袋內,將菜裝入另一個塑膠袋內,然後再放入比丘的飯鍋或菜鍋內。

  他們為什麼要穿偏袒右肩的顏色斑駁醭染衣袈裟和乞食?」。

  「佛制定的戒律。希望比丘出家人能超越諸苦煩惱,斷絕貪愛色聲香味觸等慾望,達到每日趣行菩提。」。

  這時候,門鈴響了。妹妹去開門,讓鄰居阿興進來。

  坐好了之後,媽媽說:「上次去緬甸國的仰光,當地午時,比丘集體乞食,前面有人敲鑼開道,幾位比丘扛著大鐵鍋,布施飯的人將飯放入鍋中。我們看到有一位比丘的小鐵桶是空的,以為是讓人捐錢的奉獻箱,就放了幾張紙幣進去。

  那位比丘看到紙鈔,就像看到幾條毒蛇在裡面,一臉驚惶;風吹來的時候,刮起了紙幣,那位比丘不敢去碰紙幣,任錢被風吹走,他是一位奉行佛法戒律、穿顏色斑駁醭染衣袈裟、乞食、不畜財物的持戒比丘」。

  小徐聽了,很好奇的問:「那他們修廟時,要用錢買材料,怎麼解決這些問題?」。

  雜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雜阿含經九一○經)記載,佛告聚落主:「若自為己受畜金銀寶物者,非沙門法,非釋種子法。」。請教之後,當地導遊說,大寺廟的錢財都由優婆塞管理。小寺廟人員不多,只好小心碰錢,避免被錢蛇咬到。」。

  看到大家談得很高興,妹妹也加入了。

  「去尼泊爾國玩的時候,曾經看到當地的比丘尼,內層先穿一件沒有偏袒右肩的背心,外層穿偏袒右肩染衣袈裟,可能是避免被人看到胸部。」。

  阿興接著說:「去年隨旅行團去錫蘭國,佛牙寺在中部,寺裡的比丘只專心聞思修佛法,持戒誦經,傳佈佛法。導遊也說,寺務錢財都由優婆塞管理,比丘不碰寺務財產。

  晚上去看佛牙節的遊行,佛像在前,遊行隊伍跟隨佛像走,他們都是背部朝前方、臉胸向隊伍的末端,倒退走路和表演節目,這是世界上獨有的表演方式。」。

  「有一件事很特殊,就是完全沒有比丘比丘尼等出家人出現,他們可能是奉行佛戒而不願觀看歌舞搏戲。」。

  爸爸也說:「泰國、緬甸、錫蘭、越南…的比丘比丘尼,他們持戒穿偏袒右肩染衣袈裟、托缽乞食,財務由優婆塞管理,他們也興辦大學、中學、慈善機構。」。

  這時候,妹妹很好奇的問:「台灣的比丘或比丘尼,自言是出家人。

  他們有沒有穿佛制偏袒右肩的雜色斑駁染衣袈裟?他們有沒有聽佛的話穿如來服?」。

  小徐說:「很少。參萬多位比丘比丘尼,可能只有三十位穿佛制如來服染衣袈裟,大部分都穿俗衣裳或被褐。」。

  「那麼多人不肯穿染衣如來服,這麼容易做的事都敢不聽佛語,不好吧。」。

阿興也說:「台北市的龍山寺圍牆外,有幾位比丘比丘尼肯托乞食,遊客也會放一些錢在內。」。

  「可是他們沒有穿染衣,他們穿俗衣裳。」。

  媽媽說:「前幾個月,想去捷運的龍山寺站附近買天鵝絨布,在三水街商場,看到兩位比丘出家人在乞食,因為是冬天,他們內層先穿沒有偏袒右肩的厚布海青衣服,然後是在外層穿偏袒右肩染衣托缽乞食,一看就知他們聽佛的話,奉行佛經戒律的比丘出家人。」。

  他們安詳的在市場內,緩步行走,年紀大的走在前面,年齡輕的在後方一公尺跟隨。當時,我也作了布施。」。

  妹妹也說:「在台北市的士東路士東市場附近,有時候,可以看到不同的比丘在乞食。曾經看到一位比丘穿偏袒右肩染衣、血色的衣服上,再以幾條更深的暗血色長塊布縫在衣服上、還有一些橢圓點;第一次看到這種染衣,感到很好奇,後來恭讀律藏,才知那位比丘以縫布的方式製作佛制染衣袈裟。」。

  小徐說:「這是一位佛制比丘,又稱為佛制出家人;剃除鬚髮、穿如來服,三自歸,奉行佛經戒律,以乞自活,是一位真出家人,不是活光山那種不穿偏袒右肩染衣袈裟的破戒出家人,也不是罰鼓山那種不穿偏袒右肩染衣的魔比丘出家人。」。

  爸爸接著說:「在台北市的迪化街,曾經看到一位奉行佛經戒律的比丘尼出家人在乞食,可能是持頭陀戒行,她拿了幾塊布縫在比丘尼染衣上,故意造成糞掃衣的模樣,遠避慾望。依次站在商店門口乞食,大約是每戶前站兩分鐘。店家沒有動作,她就離開。一看就知曉,這是一位奉行戒律離慾的比丘尼。」。

  最後,阿興說:「什麼是小小戒?」。

  爸爸說:「可以參考妹妹的話,比丘尼怕胸部被人看到,內穿一件背心,外穿偏袒右肩染衣;這種情況,內穿背心是不是屬於小小戒範圍?外穿偏袒右肩染衣是不是奉行佛法戒律的比丘尼基礎大戒。」。

  「在三水街乞食的兩位比丘出家人,因為冬天氣溫很冷,內層只好先穿沒有偏袒右肩的厚布海青衣服,最外層穿偏袒右肩染衣;這種寒冬時候,內穿厚海青衣服可能是屬於小小戒範圍?外穿偏袒右肩染衣是奉行佛法比丘基礎大戒。」。

  「士東路那位在夏天穿偏袒右肩染衣袈裟、托缽乞食的比丘出家人是奉行佛法大戒。」。

  「什麼是染衣?」。

無所得恭鈔律藏根本說一切有部奈耶雜事卷第十五的部份律文──

  「緣在室羅伐城,苾芻須染;世尊聽許。苾芻煮濕染木、令染、色壞?佛言:『曬乾、然後煮用。』。於日中曬、令染不好?佛言:『不應日中曬曝,於陰處曬、致令醭出。』。佛言:『非在烈日、復非極陰、隨時曬曝。』。又復以衣與染木同煮、令衣損壞?佛言:『別、煎染汁。』。一度煮已、即便棄擲?佛言:『三煮方棄。』。苾芻三度煮汁、皆一處安?佛言:『三皆別安。』。不能記知何者初中後?佛言:『書字記其次第。』。苾芻以汁澆在衣上?佛言:『不應先於盆中置染汁已、然後投衣、便多著汁。』。曬時流下?佛言:『不應多著,或時染少。令衣斑駁。』。佛言:『不得極多極少。應處,中斟酌,…………………。』。」。

  妹妹聽了,問說:「斑駁是什麼?」。

  哥哥說:「你看斑馬或斑鳩的外表,雜色的長條紋或雜色點都稱為斑。駁是水果紅色李子的血色。繼續恭讀律文吧。」。

  「…即於簷前染衣,令染汁污地;俗旅見問:聖者何因?此處得有流血?答言:非血,是我染處。遂生譏醜,苾芻以緣白佛;佛言:染衣之處,或以牛糞、或用土塗拭。」。

  阿興說:「穿染衣是不是要斷除對衣服的欲愛?」。

  「佛制的比丘比丘尼出家人理應奉行佛經律論,以染汁或化學染料水澆於衣服上,能壞衣服的大部份顏色,然後將衣服放於蔭處,讓顏色差別加大和斑駁;因此染衣的顏色,有些地方像血液乾很久了的暗血色、某些地方是顏色較淡的淺血色、有些地方發霉而變了顏色、有的地方還是米白色,形成一件血色斑駁染衣袈裟。」。

  小徐說:「去年我做了一件黑色斑醭衣,夏天穿白色棉布衣褲運動,回家後,臨時要外出,將汗濕的衣服放在臉盆內,一個星期之後,衣服已經發霉,有些地方是黑色、有些是白色、有的是灰色斑點,還有黑色條紋,真的是一件黑色斑衣。不全是黑、不全是白、有長條灰紋、黑色點,真是一件斷欲衣。」。

  「若是再加上一些血色長條或血色點,稱為斑駁醭,就更像了。」。

  這時候妹妹說:「血色最令人離欲。血色斑駁染衣是不是最好?」。

  「過去世,我有沒有毀戒?」。

  「佛弟子新明○實行法身菩提願行懺悔謗佛罪、謗法罪、謗毀佛戒及其不懺悔。」。

  「佛弟子新明○實行法身菩提願行懺悔謗法罪、謗毀如來服罪及其惡願。」。

  「佛弟子新明○實行法身菩提願行懺悔謗法罪、謗毀佛戒罪、五逆十惡罪等及其自作教他,見聞隨喜。」。

  願一切善根功德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南遊記無所得。

 

佛曆二五四九年(西元二○○五年)六月一日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