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曆二五四七年(西元二○○三年)四月一日

 

恭祝

釋迦牟尼佛二五四七年佛誕。

至誠心寫詩,即是禮敬佛。

新明詩

空管量海水 登高開大船

人讀萬卷書 書轉紙不轉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第三十五代法嗣佛弟子保安堂宗正法號新明星

姓名蘇耀南禮賀

 

 

簡介

答之香蕉

無聲唱佛讚 宴坐勤跑步

上車回家鄉 路走車不走

    ■

  古代的語言,年代久遠之後,不同地區,口音常常會產生大同而小異的情形。

  「囝仔去讀書,在街上,看到雞在生蛋,鵝在吃飯。」。這幾句中,若是以閩南話的漳州音、泉州音、鹿港音說話時,口音有很大的不同,譬如:漳州音讀「冊」而不讀「書」,街、雞、蛋、鵝等,也幾乎是字同而音不同。

  印度國幾十種種族語言,比較能作溝通的,古代是梵語。口音方面,古代北印度人,因為路途的關係,習慣經由西藏到華北,譬如鳩摩羅什法師將北印度口音直接音譯為「比丘」。

  古代,曾經去中印度留學的唐玄奘法師,音譯為「苾」。

  前幾年,有一次去印度的給孤獨園…,那位住在新德里的導遊,發出的口音是「譬鋤」。

  同樣的一個印度名詞,音譯即有:比丘、苾、譬鋤,這三種口音、彼此有很大的差別。

  不同的譯經地點,也有不同的習慣用語。

  不同的年代,更有不同的思惟方向。漢朝人有漢朝人的想法,唐朝人有那個時代的生活方式。北方、有北方的人文特色,江南、有江南人的禪意,內陸川楚、也有他們的風格。

  同一個 Buddha 的直接音譯,有運用原有中文字作組合的,譬如:步他、浮圖、沒馱、勃陀…。以及發明新字的「佛」、「」、「」…。這兩類音譯方式,總計大約接近二十種不同的中文字名稱。

  其中的「步他」,禪機極為深廣。

  至於「佛」字,特殊、獨有,容易辨認,受到廣泛使用。

  曾有幾位仁者看到「步他佛」月刊,相詢「步他」的原由。也有說,看起來很熟悉。還有,台南縣永康鄉某某講堂那位仁者的建議。

  這不是遊玩,也不是欲樂享受。不知鈞座怎麼看待?

  「永康有個交流道,可去台南作觀光,

  若是安平看古堡,只聞海水味當年。」。

  會麼?很親切的一句話,就像空氣中,充滿了活力,也滋潤了心肺。

  這麼親切的,禮之、敬之,答之香蕉而無所得。

  保安堂 新明星 合十

 

 

致齋友們

  諸位齋友安好:

  偉聲齋友寫了一封信,希望「利用步他佛月刊」,呼請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的佛弟子們合作發揚佛法,他們想於佛法精進和弘揚龍華派在家菩薩法門及優婆塞優婆夷淨信善好僧法門。

  說得也是,大家多見面,互相溝通,互相勉勵,團結的發揚佛法,自己和社會都有很好的良性發展。

  你看那中國佛教會及其各縣市分會,理事長、秘書、幹部等都是選出來的,很好相處;聽到他們說了一句「佛經記載,四眾都是第一。」,就感到親切,感到是身在佛教界,不是誤跑到貢高自大的臭屁界。

  偉聲齋友,鈞座們想設立聯誼會,大家高興就好,我們沒意見。至於聯誼會長是用選的,或輪流當,只要肯認真做好聯誼工作,那就好了。

  但是,必須鄭重聲明的是:

  法嗣、法子、總勅、九品護法、副勅等是福慧修行位階的高等級,必須由天人師佛認證和頒給佛令准許使用名銜職階而才能用的 。

  坦白說,若是要稱為聯誼會長、發展會長、協進會長…,可能多數主持較能接受。至於您信上說,以前你們推舉了某人當空空,那位後來不了了之。

  您想想看,沒有戒領總勅級真言手印,不會說四乘科儀中的佛法文句,也不會說佛法。有些主持看到你們的方式,以為是要讓龍華派漏氣,從此之後,就不再參加聯誼會了。

  至於我的想法,以為你們想爭名敗壞龍華派或鬧分裂。

  各佛堂事務由各佛堂主持負責,總勅不管其他佛堂的主持。

  法嗣、法子、總勅只負責傳佈佛法及發揚佛說的在家法門,只擔任所轄系統及傳訓佈導所的事務管理工作。因為若是事務太多,會花費太多時間,法嗣、法子、總勅等、那肯花費太多時間於事務工作而造成減少聞思修佛法的憾事。

  這種各佛堂自己管理方式是龍華派五百多年的傳統,羅因祖師方便設立十八支法派,就是例子。

  當時有十八位總勅,就像十八力砂,然後發展成一盤散砂,太美好了。只有發揚佛法的能力,沒有聯合在一起的可能,也就沒有被人唆使利用去當砲灰的本錢。每天好好修行,能傳佈佛法時,就傳佈佛法。不能傳佈佛法時,就休息,逍遙又安樂。

  您想想吧!明朝四川省弄出了個白蓮教,他們不當散砂,聯成一個集團,涉及政治,明朝皇帝派出軍隊,他們就被消滅了。

  還有,明朝有一位「吃裡扒外的釋德輕比丘」註解道德經,是不是有可能犯了偷盜罪或自大貢高…,破戒比丘常常接近當地的王爺,被弄進大牢,打個半死(他不聽佛語,後果很慘)。

  歷史記載,明朝的皇帝有些是很苛的,清朝的皇帝也相當有名。

  清兵入揚州城,城內市民被清兵殺了十天的揚州十日。三次將嘉定城關起來屠殺市民的嘉定三屠。文字獄死了很多人。福建省南少林寺的比丘被屠殺,廣東六祖說法寺院的比丘被殺光,…(還有很多寺院被毀了,還有許多次比丘被殺)。

  偉聲齋友!那麼多次的比丘被殺和毀寺行動,比起來,應當是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的優婆塞優婆夷善好僧較為守法。

  有一位研究歷史文學的教授,向台北故宮博物院申請,閱讀當年國共戰爭時,蔣中正先生叫軍隊從北平故宮博物院帶來台灣的明朝皇帝和清朝皇帝等的聖旨、詔書,以及大臣和各郡縣將軍督撫的上表奏章,並且記錄了清朝將軍上奏關於監視殷繼南祖師的幾十年生活報告,還有很多次清朝官吏查無任何實據的奏章。

  偉聲齋友!明朝的錦衣衛,清朝的高壓殺戮和文字獄,很多人喪命了。龍華派沒事,可知龍華派是如此優秀、清廉、遵守國法、發揚佛法、勸人向善。

  因為罰鼓山人員的努力,我們才知嚴苛的帝王將軍督撫在聖旨、詔書、奏摺、上表中,寫出了龍華派齋友持之以恆的奉行佛法以及守法守紀的可敬面。

  那些嚴苛的帝王將相,有高壓殺戮和文字獄摧殘。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人士的安份守己,就這麼被表現出來了。帝王將相聖旨奏章詔書上表的公信力大,這不是罰鼓山破戒比丘岩仔所能及的,也不是日本人酒井忠夫等小說家為了賺錢所能歪曲改變的。酒井忠夫採用一些地方傳聞或帝王將軍不採用的卑吏記載或野史,撈錢者的言行是失之公平。

  有沒有其他學者刊印明清的聖旨奏章等的書?有。戴玄之教授寫的書,書名是中國秘密宗教與秘密會社,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出版。

  月刊的版面不夠了,今天說到這裡,以後有版面時再寫

  敬祝

  法喜充滿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第三十五代總勅新明星蘇耀南 寫

 

佛曆二五四七年(西元二○○三年)四月一日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