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曆二五四七年(西元二○○三年)二月一日

 

佛經律論作準

    ■

無所得恭鈔大般涅槃經卷第八如來性品第四之五的部份經文──

爾時,佛告迦葉菩薩:

善男子!汝今不應如諸聲聞、凡夫之人分別三寶。於此大乘,無有三歸分別之相。所以者何?於佛性中即有法、僧。為欲化度聲聞凡夫故,分別說三歸異相。善男子!若欲隨順世間法者,則應分別有三歸依。

善男子!菩薩應作如是思惟,我今此身歸依於佛,若即此身得成佛道。既成佛已不?當恭敬禮拜供養於諸世尊。何以故?諸佛平等,等為眾生作歸依故。若欲尊重法身舍利,便應禮敬諸佛塔廟。所以者何?為欲化度諸眾生故,亦令眾生於我身中起塔廟想,禮拜供養,如是眾生以我法身為歸依處。

一切眾生皆依非真邪偽之法,我當次第為說真法。又有歸依非真僧者,我當為作依真僧處;若有分別三歸依者,我當為作一歸依處,無三差別,於生盲眾為作眼目;復當為諸聲聞、緣覺作真歸處。善男子!如是菩薩,為無量惡諸眾生等及諸智者而作佛事。

善男子!譬如有人臨陣戰時,即生心念,我於是中最為第一,一切兵眾悉依恃我,亦如王子.如是思惟.我當調伏其餘王子,紹繼大王;霸王之業而得自在,令諸王子悉見歸;依,是故不應生下劣心,如王王子大臣亦爾。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作是思惟云何三事與我一體,

善男子我示三事即是涅槃。如來者名無上士。譬如人身頭最為上非餘支節手足等也;佛亦.如是最為尊上。非.法僧,也。為欲化度諸世間故,種種示現差別之相如彼梯橙;是故汝今不應受持如凡愚人所知三歸差別之相,汝於大乘猛利.決斷應如剛刀.

迦葉菩薩白佛言:世尊!我知故問,非為不知我為菩薩大勇猛者,問於無垢清淨行處;欲令如來為諸菩薩廣宣分別奇特之事稱揚大乘方等經典。如來大悲,今已善說,我亦如是安住其中,所說菩薩清淨行處即是宣說大涅槃經;

世尊!我今亦當廣為眾生顯揚如是如來祕藏,亦當證知真三歸處,若有眾生能信如是大涅槃經,其人則能自然了達三歸依處。何以故;如來祕藏有佛性故,其有宣說是經典者,皆言身中盡有佛性如是之人則不遠求三歸依處,何以故,於未來世我身即當成就三寶;是故聲聞、緣覺之人及餘眾生,皆依於我恭敬禮拜。

善男子!以是義故應當正學大乘經典。

迦葉復言.佛性如.是不可思議,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亦,不可思議。

 

 

簡介

中道頌

逢遇夢境知甘苦  幻化無常演無際

    ■

  台北的天空,有時候是晴空無限,有時候是片片白雲飄著,平坦的人行道,很適合走路。中山北路六段底,有美國僑民學校和日本僑民學校,他們會在國慶日、國家元首生日、校慶日…等,舉辦慶祝活動或園遊會。

  那一天,晴朗涼爽的下午時分,準備去超級市場,想買一些蔬菜和乳品。走到外僑學校旁,聽到嘹亮的樂器演奏聲,熱鬧的人群。人們穿梭在學校前院的棚架攤位前,有的賣甜甜圈,也有賣三明治的,還有賣曾經穿過的舊衣服,也有賣用過的音樂帶,……。

  靠近北邊,空地上有學生樂團,學生專心的打鼓或彈吉他,一位年輕的女學生擺動著手,搖動上半身,唱著西洋歌曲:

  「人生未必事事甜美,也有淚濕枕頭的時候。

  只要知曉世事無常,也有安寧舒適的時光。」。

  另一邊,有幾位學生在作特技表演,有一個看板,寫著:「假的,不必沉迷」。第一位表演空手生乒乓球、空帽內出現鴿子或塑膠花,第二位表演撲克牌…。因為是業餘的,動作慢了許多,有時候還會 發生乒乓球掉在地上的情形,大家都看得笑瞇瞇的。

  有些觀眾是三兩好友一起來,也有一家人共同來尋寶。所以,總是有聊天談話的機會,或發表看法的時候。

  聽到一位小弟弟說:「特技表演很好玩,帽子內會生出鴿子。媽媽!我想要那一種帽子,生出洋娃娃和玩具給我玩。」。

  媽媽說:「假的。不要想太多。特技表演是一種以快速的身手技巧,藉著同伴的配合,物體擺動、觀眾的視線產生錯覺。我們看到的時候,塑膠花已經放在帽子內了,有些人會因為表演者的表演技術好而拍手。你認為帽子能生出塑膠花,所以想要有一頂那種帽子。帽子都是一樣的,不能生出任何物品。」。

  小弟弟聽了,了解媽媽不肯買帽子給他,乖巧的繼續看表演。旁邊的哥哥說:「美國人有愚人節,不知有沒有愚人年?」。

  媽媽說:「兒子聰明,聽說話就知道。」。

  看一看他們,真的很有慧根。想到要買修正液及文具用品,於是先走到附近的一家書局,添花書店。

  書店的林小姐介紹新出的文具,藍色的伸縮軟膠很好用。然後拿出一本書,是罰鼓山濃慘寺的鞋佛裙疑。翻開紙張,白紙黑字標題是「真偽辨別」的謗三寶文。

  林小姐問:「這一段文章怎麼說?」。

  添花書局是一所佛經流通處,於是請出增壹阿含經。

  無所得恭鈔增壹阿含經十念品第二的佛經經文──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當修行一法,當廣布一法,便成神通,去眾亂想,逮沙門果,自致涅槃。云何為一法?所謂念佛。當善修行,當廣演布,便成神通,去眾亂想,逮沙門果,自致涅槃。是故,諸比丘!當修行一法,當廣布一法,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林小姐恭讀佛經之後,很沉穩的說:「我要信行唯一佛乘。」。「罰鼓山岩仔比丘在他的著作中,寫著『離經一字,即同魔說』,同一篇文章卻寫『信佛者不信法、不信僧,是盲目的。』,岩仔是一位『離經一字』的人。」。

  林小姐指著同一篇文章說:「那這一句呢?」。

  她還看得出岩仔文章的謗毀如來處,這是很不容易的。因此請繼續恭讀增壹阿含經。

  無所得恭鈔增壹阿含經卷第二廣演品第三的部份經文──

  世尊告曰:「若有比丘正身正意,結跏趺坐、繫念在前,無有他想,專精念眾。如來聖眾、善業成就,質直順義,無有邪業,上下和穆,法法成就。如來聖眾,戒成就、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脫成就、解脫知見成就。聖眾者,所謂四雙八輩,是謂如來聖眾,應當恭敬,承事禮順。…。」。

  此時,來了一位優婆夷,優婆夷是印度話的直接音譯,中文的義譯稱為清信女,這兩種名稱是佛經記載的。

  兩位讀了佛經,林小姐很透澈的說:「僧又名為聖眾,必須實行佛法而才有資格稱為僧。所謂──無有他想、專精念眾,是不是自心意念眾生都實行佛法而稱為念眾?自心意念眾生達到向須陀洹或以上,而稱為聖眾?」。

  優婆夷很高興的說:「佛經記載了許多優婆塞與優婆夷是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菩薩,只要精進,我也可以成為聖僧。」。

  林小姐也說了:「如來弟子,清信士女及比丘比丘尼持戒聖眾等都可以稱為僧。岩仔卻寫為僧是出家人組成的,稱為僧團,岩仔是一位『離經一字,即同魔說的人』。」。

  優婆夷很高興的繼續說:「佛說的才是正確的,岩仔在破壞佛法。」。

  林小姐拿那本書,拿久了,會累。因此,準備用另一隻手拿。動作太快了,紙張滑動,頁數就跑了幾頁,恰巧的那一頁,又是一篇謗三寶文。

  她看了看,說:「那這一篇是說什麼?」。

  開玩笑的說:「你是不是那壺不開,提那壺。我是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的佛弟子,你就剛好拿謗文給我看。還拿那種以一 枝竹竿打倒一群人的文章。」。

  優婆夷笑了起來,說:「她不是故意的,只是書的紙張動了幾下,剛好就捉到那一頁。對了,佛經有沒有駁斥那些話的經文?」。

  佛教的書局,有很多部佛經,想恭讀的時候,就可以很方便的請出佛經恭讀。

  無所得恭鈔增壹阿含經卷第五、壹入道品第十二的部份經文──

  聞如是: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其有歎譽阿練若者,則為歎譽我已。所以然者,我今琣蛩袹A阿練若行。其有誹謗阿練若者,則為誹謗我已。其有歎說乞食者,則為歎譽我已。所以然者,我睄蛬*鄐^食者。其有謗毀乞食,則為毀我已。……。』。

  林小姐很有理性的說:「岩仔在書上印刷『齋教、龍華、一貫道,說出家人持戒不嚴,誇大出家人的破戒惡行,…。』,這種話讓大家了解岩仔比丘在謗毀如來佛。」。

  很感嘆的說:「岩仔當初自願當比丘受戒,就應乖乖的時時刻刻奉行佛法持戒。若被說了,也應感謝說者。千萬不可謗三寶,也不可將別人的事也栽贓於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

  林小姐很好奇的問:「有少數比丘及其信眾,會講不可說出家人的過失。佛經有沒有這方面的說法?」。

  回答說:「阿含經、大乘經典,都有很多這方面的故事。講者應當是以慈悲心而說。」。

  無所得恭鈔大般涅槃經卷第三的部份經文──

  「佛告迦葉…善男子!我涅槃後,濁惡之世、國土荒亂、互相抄掠、人民飢餓,爾時多有為飢餓故、發心出家,如是之人名為禿人。是禿人輩見有持戒,威儀具足、清淨比丘護持正法,驅逐令出,若殺、若害。……。若諸國王、大臣、長者、優婆塞等為護法故……。」。

  看到這裡,優婆夷說:「這段經文告訴我們,有一些人是為了吃飯錢財而出家。破戒比丘還會迫害忠於實行佛法的人,是一群在寺廟裡擺佛像而殘酷的在毀滅佛教的人。」。

  林小姐也說:「這是不是岩仔謗毀佛教臨濟宗龍華派的原因之一?」。

  優婆夷又說:「我們繼續恭讀佛經吧。」。

  無所得繼續恭鈔佛經的部份經文──

  「迦葉!夫護法者,謂具正見,能廣宣說大乘經典,終不捉持王者寶蓋、油瓶、穀米、種種果蓏,不為利養親近國王大臣長者,於諸檀越、心無諂曲,具足威儀,催伏破戒諸惡人等,是名持戒護法之師…。」。

  優婆夷恭讀佛經之後,很感性的說:「催伏破戒諸惡人等,是名持戒護法之師。佛交待佛弟子要催伏破戒諸惡人等,那就有很多人不再被破戒者欺騙傷害了。」。

  書店的林小姐說了一句很令人感動的話,就是:「這數十年,罰鼓山岩仔比丘寫了幾本書謗毀如來和栽贓,你們應該恭鈔佛經律部,駁斥岩仔,別人才能正確知曉佛法,才能了解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是發揚在家菩薩摩訶薩法門及佛法四乘。」。

  她們說的對極了,許多大乘佛經和阿含經都記載,佛曾經為了弘法而多次駁斥破戒比丘惡人,在家菩薩大比丘僧等也曾經多次駁斥惡比丘等的謬論。

  「你是不是可以坐視惡比丘謗毀佛法而不動容?」。

  「你想一想吧!不敢催伏惡比丘的佛弟子能成佛嗎?」。

  面對善意的建議,也實在必須好好的思考。譬如說吧,岩仔的謗毀初期,想與商量,其徒眾就是這種回答:「他去某某國。出家人才是僧,你不是僧。都是佛教徒,大家不要互相傷害。修行人不講別人的過錯。」,可是他們是年復一年的繼續印刷謗如來書,已經三十多年了。

  面對惡比丘的口蜜腹劍方式破壞佛教,只有遵行佛法而寫文章催伏罰鼓山惡比丘了。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至於是不是繼續保持不指出真名號?

  無所得恭鈔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部份經文──

  「…於聲聞人,亦『不稱名』、說其過惡,『亦不稱名』、讚歎其美。…」。

  中道頌無所得。

 

佛曆二五四七年(西元二○○三年)二月一日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