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曆二五四六年(西元二○○二年)十月一日

 

佛經律論作準

 

奉行佛經律論 弘揚戒定慧 讚歎唯一佛乘 禪定波羅蜜 

般若波羅蜜 世世發菩提心

 

勤行大寶積經卷第一百一十三.寶梁聚會第四十四.比丘品第二的部份經文-

「 爾時,佛告迦葉:所言比丘,比丘者能破煩惱,故名比丘。破我想、眾生想、人想、男想、女想,是謂比丘。復次,迦葉!有修戒修慧是名比丘。復次,迦葉!離恐畏故,度三有四流故,見有及流諸過患故,離一切有及流故,安處無畏道故,是名比丘。

迦葉!若有比丘自知不成就如是之法及餘善法,又離是法、行於餘道,迦葉!彼比丘非我弟子,我非彼師。

迦葉!多有惡比丘壞我佛法。迦葉!非九十五種外道能壞我法,亦非諸餘外道能壞我法,除我法中、所有癡人,此癡人輩能壞我法。迦葉!譬如師子獸中之王、若其死已,虎狼鳥獸無有能得食其肉者。迦葉! 師子身中自生諸蟲、還食其肉。迦葉!於我法中、出如是等諸惡比丘,貪惜利養、為貪利所覆,不滅惡法,不修善法,不離妄語。迦葉!如是比丘能壞我法。

迦葉!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貪、恚、癡及我慢者,是名惡比丘。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傲慢,自大,無慚無愧,不慎口過,是名惡比丘。復有四 、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掉動,輕他,貪求利養,多行非法,是名惡比丘。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多有姦偽,幻惑於人,多行邪命,多說惡言,是名惡比丘。

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現受他恩、不知報之,小恩於他、責望大報,先受他恩而不憶念,侵損親友,是名惡比丘。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受人信施 、失他福報,不善護戒,輕所受戒,不堅持律,是名惡比丘。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有我論,有眾生論,有命論,有人論,是名惡比丘。

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不敬佛,不敬法,不敬僧,不敬戒,是名惡比丘。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若僧和合而心不悅,不樂獨處,樂於眾中,常論世俗所有言說,是名惡比丘。復有四 、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求於利養,求大名稱,求多知識,不住聖種,是名惡比丘。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繫屬於魔,為魔所害,多於睡眠,作善不喜,是名惡比丘。

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於佛法中、朽敗,心懷諛諂,為煩惱所害,離沙門果,是名惡比丘。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為婬欲所燒,瞋恚所燒,愚癡所燒,亦為一切煩惱所燒,是名惡比丘。復有四 、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多遊婬里、不知過惡,不知知足、雖多學問,不知知足於所須物,常懷嫉心、不能施他,是名惡比丘。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 ?四?從闇入闇、從癡入癡,不見聖諦,多生疑惑、常為生死之所繫縛,閉涅槃門,是名惡比丘。復有四、法成就,當知是惡比丘,何等四?身多姦行,口多姦行,意多姦行,儀式多姦行。云何身多姦行?……‥‥不左右視是身姦行,若左右視不過一尋,是身姦行,……‥‥諛諂行於空閑之處,不求空閑所行之法,…‥‥諛諂著糞掃衣,不知為慚愧故,……‥迦葉!是名身多姦行。迦葉!云何口多姦行?……他請我,如所求 、我已得,我不求利養;‥‥…我常行善法應受供養;我善問答,我能順法相,我能逆法相,…‥。迦葉!若有不調伏口而有所說,一切所言皆非正言,是口多姦行,迦葉!是名口多姦行。迦葉!云何意多姦行?…‥衣鉢臥具飲食醫藥,……是名意多姦行。 」

 

 

佛法生活化

音律

    ■

  前幾個月,佛堂大眾練習梵唄,男眾、女眾、高音、低音都一起唱。有的旋律慢,有的旋律較快,有些旋律是G大調,有些是D大調,聽說大家最容易唱的是G大調或F大調。那麼若是遇到D大調配上速度60,那怎麼唱?可能是用力唱且都三音不全。那麼,有一句話叫做「吃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似乎應當建議,讓師兄弟吃些苦而成為人上人,唱梵唄就來個D大調配速度70,各人唱各人的音,可能嗎?一級棒的合唱團。

  王師弟最愛發問了,聽到旋律,就問什麼是旋律?又問音律是怎麼一回事,然後又來個旋律、音律、法律、戒律,怎麼都是律。

  中國古代將音樂的音,分成七種音及七種音階,作為基準,方便各人和各種樂器的唱奏。西洋人先將音分為高中低音三種音部,每一音部再分為七種音階,唱奏起來,更是哀怨感人。

  很多人可以唱得很好,可以將樂器奏得很好,但是自樂樂還不夠棒。若要十幾位在一起又唱又彈,眾音要準確,又要起奏或終止的時候都一致,…。大家研究,弄出了音部和音階,以及各種符號規定。有了統一標準,學的人容易學,教的人容易教,唱的人和演奏者有了溝通工具而容易溝通,造就了優秀出名的演唱者和樂團,皆大歡喜。

  似乎瞭解了,有良好的規定,而有互相溝通的工具,才有自我訓練進步的基準,方便讓品德才能優秀的人展露才華,又有優秀品質的合唱團或樂團自利利人。

  「可是,戒律又怎麼說呢?」王師弟等了很久的發問。

  「良馬見鞭影飛馳,獨留凡夫望指頭。」

  「佛性是一,大乘、辟支、聲聞是三。三者都須實行菩提。三歸戒,正因作戒。空、無相、無願是正平等戒又稱為真出家是淨持戒,…。自己實行戒,眾多持戒者互相配合律,成就聖賢果。又容易因材施教,大家有良好優秀的品格,社會更和諧美好。」

  看到大家靜悄悄的坐著,會不會在想著:「以前聽說有五戒、八齋戒、十戒、比丘戒、比丘尼戒、菩薩戒…。今天師兄說了這麼多種戒,不知是不是大乘或頓教的?」。

  其實,別人的都看不牢,自己的才守得住。唱自己最熟悉的老歌,常常是唱得好又叫座。是吧!

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論論談

 

肚量

    ■

  「實行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經文,於聲聞人亦『不稱名』說其過惡,亦『不稱名』讚歎其美。因此用代替名勸破戒比丘不要毀佛法戒律」。

  一日,午餐時間到了,就去對面小吃店,點了一盤炒麵,然後坐著休息。一會兒,麵來了,吃著炒麵和看電視機的午間新聞報告,都是一些景氣低迷和吵鬥的負面報導。

  鄰桌是幾位小學生,看了電視報導,有一位說:「脾氣不好,所以人和人會吵架。」,另一位說:「觀念錯,容易造成對立。」,第三位說:「肚量太小,不能禮讓,所以容易吵架。」。

  這時候,又進來了兩位食客,仔細一看,就是最近常以挨家挨戶按門鈴找對象傳教的那兩位外國傳教士。有些傳教士的眼光是很敏銳的,竟被其中一位認出來了。他們坐在隔桌,一面揮手打招呼,一面問著說:「每天還是念佛經打坐?每天二小時?」,「真努力,不簡單。」。

  於是向他們說:「臺灣有很多人信基督教,你們是那個教會的人員,這麼認真跑馬路。」。他們異口同聲的說:「某某會。不是基督教。」。接著,其中一位問說:「你修那一種修行方式?」。向他們說了幾次,還是發音不準,並且不能 瞭解含義,只好拿一張名片向他們解說。只聽他們跟著念:「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堂」,「你們為什麼如此排名次?有特殊含義嗎?」。

  外國人常有實事求是的精神,發現特殊情況,常會好奇的發問或小心求證。看到他們那種精神,就謹慎回答說:「那是佛教禪宗啟發禪法的方式之一。有些人稱為禪機,也有人稱為製造疑情。就是讓對方產生追根究底的興趣,然後認識佛法而願意信行佛法。」

  「無所得恭鈔長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遊行經中的部份經文──…阿難白佛言:『齋何名供養?』。『受法而能行,覺華而為供。紫金華如輪,散華未為供。陰界入無我,乃名第一供。』…」。

  其中一位傳教士說:「齋代表實行佛法第一供。再來呢?」

  他們這麼認真,實在很合乎禪宗的機會教育,因此說:

  「妙法蓮華經。經文的教菩薩法,佛所護念」。

  「無所得恭鈔華嚴經卷七十八之部份經文──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如是稱歎善財童子種種功德。令無量百千眾生.發菩提心已。告善財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為饒益一切世間。汝為救護一切眾生。汝為勤求一切佛法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善男子,汝獲善利汝善得人身,汝善住壽命,汝善值如來出現,汝善見文殊師利大善知識;

  汝身是善器,為諸善根之所潤澤;汝為白法之所資持;所有解欲悉已清淨;已為諸佛共所護念;已為善友共所攝受;何以故?

  善男子,菩提心者,猶如種子,能生一切諸佛法故;菩提心者,猶如良田,能長眾生白淨法故,菩提心者.猶如大地,能持一切諸世間故。菩提心者,猶如淨水,能洗一切煩惱垢故。菩提心者,猶如大風.普於世間無所礙故。菩提心者猶如盛火,能燒一切諸見薪故,菩提心者,猶如淨日,普照一切諸世間故,菩提心者,猶如盛月諸白淨法悉圓滿故,菩提心者,猶如明燈能放種種法光明故。菩提心者猶如淨目.普見一切安危處故。菩提心者,猶如大道普令得入大智城故。菩提心者猶如正濟,令其得離諸邪法故;菩提心者猶如大車普能運載諸菩薩故;菩提心者,猶如門戶,開示一切菩薩行故。」。

  聽著聽著,老外想到一件事情,就問:「偶爾會看到喪事場所掛有地獄吃苦的圖畫,那是怎麼一回事?」。於是就問他們:「你們也說,做壞事會下地獄。你們的教友若是對上帝造反,會怎麼樣?」

  這兩位外國人很乾脆的說:「不信者任他離去,不必造反。若有人向釋迦牟尼佛弄叛變,不守戒律,會不會下地獄?」。

  這個問題太大了,於是無所得恭鈔佛說業報差別經的部份經文──「…復有十業能令眾生得地獄報:一者、身行重惡業;二者、口行重惡業;三者、意行重惡業;…。」。

  老外看不懂,就問:「什麼是重惡業?」。回答:「譬如說吧。身體出家者受了比丘戒,若犯五逆罪、謗佛罪、謗法罪、謗僧罪、殺人罪、嚴重惡口罪、嚴重兩舌罪、偷盜罪…等等這些波羅夷或僧殘罪。」。

  此時,師弟也來吃午飯,看到大家在作宗教交流,就拿了一份昨天才到達的刊物,說:「這份刊物,有刊出罰鼓山濃慘寺的謗三寶文。」。

  看到師弟那種笑法,只好向師弟說:「我們精進實行佛法是好的,大家好好發揚佛法。

  雜阿含經記載,…比丘持淨戒,比丘尼多聞,優婆塞淨信,優婆夷亦然,是名為善眾,如日光自照,如則善好僧…。」。

  「佛經或律部都記載『比丘』,實在還未見過那一部佛經記載身體出家僧的詞句。唉!比丘要著壞色衣、執持應器、以乞自活,不可蓄財物,持淨戒…。中國、臺灣,自明朝至今,都是缺乏『佛制比丘僧』。

  岩仔不是佛制比丘僧,又對佛制優婆塞善好僧及其宗派作了誹謗栽贓,這是嚴重違反佛教倫理的,稱為暴行犯上。造妄語罪的比丘,就是破戒比丘」。

  兩位外國傳教士聽了之後,說:「罰鼓山身體出家者怎麼可以破壞佛制戒?他們向釋迦牟尼佛唱叛變。當不了,就回家吃大米飯,何必自害害人。」。

  看到兩位外國人還很尊重佛戒律的份上,繼續說:「你們知道嗎?明朝的釋德輕比丘寫道德經批註前,若沒有經由釋迦牟尼佛及聖人道師李耳等同意和同意發行,偷盜罪是很可怕的。犯波羅夷或犯僧殘,因果報應都是很可怕的。」。

  師弟指出該文說:「這一些詞句怎麼說?」。

  答說:「破戒者若犯重惡業會得地獄報,也就是只能在地獄內受苦哀號,根本不可能停留在地獄門前唱佛讚。

  所以,能在地獄門前者,是不是代表持戒精進的得道僧道,在地獄門前廣度地獄內的哀號眾生,就像訪客在牢獄門前等待親見牢獄中的人犯親友。

  岩仔比丘似乎不必將其他宗派的著作指說是佛教龍華派齋教齋門的,岩仔沒必要將稱讚僧尼的詞句而反謗為敵視僧尼。」。

  此時,師弟又問了:「那這幾句呢?」。

  「師弟!你曾經恭閱儒童經嗎?儒童經的經名就有儒字,經文中還有眾儒與諸儒。儒是什麼含義?儒是不是代表『聽正法者』?佛經經文中,有『釋、道、儒、無極、三尊、仙、聖、道德、無為、仁、義…』等等,中國古有的公用名詞。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使用佛經經文內的名詞,卻被謗為竊用釋道儒的若干詞句。」。

  那兩位外國傳教士聽了,說:「岩仔是不是在罵譯經師?會不會是要剷除對釋迦牟尼佛效忠的人?」。

  師弟又問了:「什麼是道降火宅?」。

  回答說:「實在不知岩仔比丘抄誰的創作。從這一句詞句上,若以佛法作講說。可能是──妙法蓮華經般若波羅蜜大道能降伏三界煩惱火宅,這是佛教四眾僧寶都能做的。岩仔似乎沒有必要將勸行善法的詞句而反謗為道只降落 於在家人中,岩仔也沒必要謗為道不降落在僧尼中。」。

  外國傳教士繼續問:「他們誹謗多少年了,誰最倒霉?」。

  於是清晰的說:「那些謗三寶文大約發行三十年了,他們自言已經發行十餘萬本了。害自己最嚴重的人當然是岩仔自己了。其次是那些跟隨謗三寶者,再其次是販賣謗三寶文的書局。」。

  傳教士又問了:「那你們會不會生氣?」。

   回答說:「很坦然的生活,因為我們實行佛法,忍辱精進讓我們輕安生活。」

  吃好午飯,喝了一杯餐廳的茶,向師弟說:「寫文章發揚正法,讓向善者多一些參考機會。也可以為自己作正確申述,讓社會人士瞭解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

  想起佛經的一首偈文:假使千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簡介

談話

    ■

  只要有嘴,聲帶正常,頭腦正常,可以用語言表達自己的想法給他人知曉,所以溝通是很重要的,談話是有技巧的;除了口語之外,還有手語、文字、圖案、音樂…等等,都是溝通的方式。

  那一天,悶熱的夏天,蚊子特別凶,只好打開電風扇吹蚊子,登革熱這種病是相當可怕的。

  聽到師弟說:「人用語言說話,光音天人用光波作溝通,蚊子用什麼互相溝通?」。

  才說完,師弟又說了:「又打葛藤了,怎麼說起蚊子。」。

  在佛堂中,更是要細心聞思修三自歸、佛法、念佛,並且小心說話。問他們:「說一個蚊子的故事,好不好?」。

  他們聽了,相當好奇,都想聽。

  於是就說了:幾年前的某一天,新明來祖師在佛堂做晚課,誦佛說阿彌陀經和八十八佛洪名寶懺。不久,有人按門鈴,禪宗門風是早上八點開佛堂山門,傍晚五點關佛堂山門,自覺覺他自利利他兼備,所以祖師繼續誦念佛經,任由一陣陣門鈴聲產生消滅。

  誦好晚課,再實行向西座禮送念,圓滿完成。

  再聽到門鈴聲,走到前院,看看是誰急得猛按鈴,一位出家人站在山門前。

  打開了門,這位比丘立刻合十說:想拜訪新明來傳道師。

  祖師說:「我就是。」。

  比丘說:「我聽某人說,你的修行很好,所以想請您幫助。」。

  祖師說:「佛弟子都是靠佛祖加持救助,那是他們的稱讚。」。

  比丘說:「找了很多出家師傅都沒有用,所以趕快找您。以前去關渡附近做施食或超度法事,最近不知為什麼,從黃昏起,就可能感覺到一群蚊子叮人。晚上睡覺時,要穿厚衣服,掛兩層蚊帳,還必須用電風扇猛吹,若不這麼做,就感覺被蚊子叮得受不了,完全沒辦法睡覺。」。

  祖師修行極為嚴肅精進,平常還肯和人打哈哈,相當風趣和容易相處。遇到功課或說佛法,是非常慎重的,常觀察對方的身份和想法,因人說話。考慮對方是比丘,雖然相當好而肯禮敬優婆塞善好僧,但不知是不是肯在農曆七月十五日作 布施法事?

  又聽到對方說:「您若能幫助我,我好了之後,叫寺堛澈H徒都來保安堂皈依,作您的弟子。」。

  祖師聽了釋某某的話,沉默了一陣子,只說了第一個步驟:「現在在佛堂誦念大悲咒七遍。」。

  釋某某立刻念了大悲咒七遍,然後再請教:再來呢?

  祖師知曉解叮的第二步驟,但時機尚未成熟,所以回答說:「現在這麼做,就好了。」

  第二天黃昏,祖師接聽電話,只聽到釋某某說,還有蚊子在叮他。

  祖師沉默著,對方就掛了電話。因為有一位天神職司蚊子去處,在七月十五日作佈施法會時,要讓一位釋某某比丘請天神讓蚊子歸於該去的處所,這是相當困難的一件事。

  談到這堙A想到有些人連在家的十向菩薩成金輪王、轉輪聖王二地菩薩、兜率天帝五地在家菩薩…都不知曉。修行還沒到初地菩薩,看到地上菩薩也不肯禮敬,這種心態、三阿僧祇劫是長得不得了。

  時間就這麼過了幾個月,農曆九月十五日至九月十九日,佛堂舉行觀音在家菩薩的法會,誦梁皇寶懺。

  農曆九月十五晚上,祖師上床睡覺,感覺被蚊子叮了一下,然後心中知曉,蚊子請祖師幫他們超度,祖師想著:「明天早上請示佛菩薩作決定。」。

  後來祖師告訴我:當時那群靈魂類蚊子很高興的向祖師道謝而離去,並且還有依依不捨的離情。

  請示佛菩薩之後,在超度壇場的牌位上,寫了被超度者姓名:「靈蚊」。

  談話是一種溝通,祖師們都常常實行逢人只說三分話,或是「禁口」,所以龍華派五百四十多年來,幾乎都是逢罵而不還口。

  為了發揚佛法,有時候是應當恭述佛經律藏。大家了解,互相勸勉,「互相消遣求進步」。

  若是感到詞句不夠鄉土化,可以寫為「互相漏氣求進步」。

  要優雅一些,也可以,就來個「互相鼓勵求進步」吧。

佛法在人間,快樂生活禪。

 

佛曆二五四六年(西元二○○二年)十月一日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