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曆二五四六年(西元二○○二年)八月一日

 

佛經律論作準

    ■

奉行佛經律論 弘揚戒定慧 讚歎唯一佛乘 禪定波羅蜜

般若波羅蜜 世世發菩提心

勤行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第四的部份經文──

佛大慈悲.於一時中;在毗舍離城,為無垢稱說甚深法,汝無垢稱!以清淨心為善業根,以不善心為惡業根;心清淨故,世界清淨;心雜穢故世界雜穢。我佛法中以心為主,一切諸法,無.不由心。汝今在家,有大福德.眾寶瓔珞無不充足,男女眷屬安隱快樂,成就正見;不謗三寶,以孝養心.恭敬尊親,起大慈悲,給施孤獨;乃至螻蟻尚不加害。忍辱為衣。慈悲為室,尊敬有德。心無憍慢,憐愍一切猶如赤子,不貪財利,常修喜捨。供養三寶,心無厭足,為法捨身而無惜。如是白衣雖不出家,已具無量無邊功德。汝於來世萬行圓滿,超過三界證大菩提,汝所修心即真沙門亦婆羅門,是真比丘、是真出家。如是之人,此則名為在家出家。

世尊或有一時於迦蘭陀竹林精舍,為其惡性六群比丘說教誡法,而告之言:「汝等比丘!諦聽,諦聽!入佛法海、信為根本,渡生死河、戒為船筏。若人出家不護禁戒,貪著世樂、毀佛戒寶,或失正見、入邪見林,引無量人墮大深坑,如是比丘不名出家,非是沙門、非婆羅門,形似沙門、心常在家;如是沙門無遠離行。

遠離之行有其二種:一、身遠離,二、心遠離。身遠離者,若人出家,身處空閑、不染欲境,名身遠離;若有出家,修清淨心、不染欲境,名心遠離。

身雖出家,心貪欲境,如是之人不名遠離。若淨信男及淨信女,身居聚落、發無上心,以大慈悲饒益一切,如是修行名真遠離。」於是六群惡性比丘,聞是法音得柔順忍。

 

 

化化鏡

依法,不依人

    ■

  西元二○○二年七月五日,電視和報紙的報導,令人感到極為無可奈何,只見圖片上有一位剃光頭髮、身穿出家衣服,一隻手銬將這位男性身體出家者的左手與警察局罪犯筆錄室的不袗管連在一起,他的法號叫△△師父,在西元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四年這三年有出家資料,期間因為涉及強姦罪被判刑十五年,猥褻罪…,因此被逐出佛門。與某位法號某某者,二人此次在台北縣設立了某修會,男性身體出家者這次可能是姦淫了女性信徒,被「受害者」告了,所以又上報了。(記者比較有正義感,佛教徒不敢談及的,記者說了。)

  報紙報導,「此人在帶信者禮佛時,以正人君子表現,甚至全部都是女性禮佛時,他會找女師父在場。」這次他以消災解厄和雙修為由,事後,破戒花想想以五萬元作遮羞費而被受害者拒絕了。

  像這種事情,為什麼一再發生?況且是幾種宗教都發生此種不幸事件,例如上個月,天某教某些修士姦淫少女教徒,該教人士公開討論──犯罪者是不是可以當修士?前幾天,基某教的某師姦淫了三位女教徒,有一人未滿十四歲。這些事情上報後,大家知道了,可能彼此都能產生警惕。但,未來如何讓更多人不再受害?

  佛教,在佛法上有非常廣泛的方式,讓信徒、信者實行,自然產生趨吉而避凶。譬如必須「以戒為師」,規勸自己向善,向善即是避凶和消災解厄。

  釋迦牟尼佛勸佛弟子要「依法而不依人」。是不是有些人因為崇拜某幾位身體出家者而受害了?是不是某些人因為生病或破財,心中徬徨,因此有了重大弱點;所以綿羊被披著羊皮的狼給吃了?

  每一個國家都有牢房,沒有辦法寄望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都是大善人,所以只有自求多褔,依法而不依人。

  釋迦牟尼佛在說法期間,有破戒比丘比丘尼等數百人在破戒害人。現今末法時代,破戒者可能也很多。但相信向善者還是非常眾多,有行善法的人,也有人疾呼向善自然遠避凶險,大家都有一個理念,但願大家生活得更好。

 

 

杯杯論談

那一種佳

    ■

   贈閱刊物,是一種免費贈送閱讀的報紙或雜誌,有些是月刊,有些是季刊,也有些是半年刊或年刊。有佛教的刊物,也有道教的,或社會醫療服務類的報導。

  好事大家做,越做,社會越走向和諧安樂,那就很好了。

  可是刊物發行久了,寫文章的人總是那幾位,可以報導的事情就是那幾件,譬如佛誕節、水陸法會、元旦團拜啦…。

  佛說緣起,生而會老死。刊物出久了,若是人老的老,封筆的封筆,要維持刊物的優良水準,還真有些不容易。不知這是不是某些刊物登有徵求投稿的原因?有些刊物就簡單的報導布施、節慶的事情和照片。驗證了──「創業極為辛勞,守成更是不容易」的一句古話。

  是否現代工商社會造成人們太忙了,或是佛法原本就極為深廣,常常有人看了刊物中的經文,問了幾位同修,各有所說。聽者還是一頭迷糊,甚至弄到最後,就不敢再請教他人了。

  就像那一天,有一位師弟看了飽滑刊物的文章,越看越不懂,就發問了。這種情形,有些人也曾經發生。有一次還發生在一位外國人身上,只見這一位外國人拿著飽滑刊物的文章念著:「大集經記載,所有眾生,於現在世及未來世,應該深信佛、法、眾僧,彼諸眾生於人天中,常得受於勝妙果報。如是乃至供養,依我出家者,或依我出家不受戒者。供養是人亦得功德,乃至入無畏城。以是緣故,我如是說,若有人依我出家,卻不持禁戒,唯剔除鬚髮,著袈裟衣。雖然如此,若有人非法惱害此者,乃是破壞三世諸佛法身、報身,將受報於三惡道。」

  只聽到這位外國人說:「這是不是鼓勵資助不持戒為惡?佛說智慧度,可是我看不懂經文義理」。

  這位外國人很含蓄的表達了迷信、鄉愿、盲從是同卵三胞胎。因為不懂佛經中的了義法,跟著他人看到破戒人就跪拜,很容易被外國人笑為盲從。看到破戒出家人犯惡口、邪淫、謗佛法僧…;不敢向同修說,讓同修誤入邪見林,很容易被外國人笑為鄉愿。自己不懂了義法,外國人一問,就是不知、不知、不知,最後還是一個不知。

  有一部份外國人的習性是喜歡追根究底,就像喜歡考古或作基礎物理研究,當他們遇到多次「不知」的回答後,迷信這個名詞就有些讓人尋味了。

  什麼是僧?雜阿含經記載極為清楚和明確,比丘持淨戒,比丘尼多聞,優婆塞淨信,優婆夷淨信,都是善好僧。大般涅槃經、在家出家菩薩戒經和許多大乘經典,都明示三自皈的自皈依佛、自皈依法、自皈依僧。

  天人師佛並未叫人去做心外求法的皈依,若是冷靜分析,百萬位拜佛者而有幾人是實行自心三寶的真僧?

  只有實行自心三寶的真佛弟子才能常得受於勝妙果樂,因為實行自心三寶者才有菩提智果和涅槃斷果,具有滅罪消愆的能力,現世安樂。

  長阿含經的遊行經記載,實行佛法而達到無我,稱為第一供。大乘經典記載,還有「無上供」、「最上供」…,可知實行三皈戒(優婆塞戒經和大乘經典記載)自覺覺他自利利他是最上等的供養,因為衣食只能讓受施者得到幾日或一世溫飽,而法施能讓受施者現世及未來世都受大樂和人天快樂。

  說佛法給身體出家者聽,也是供養出家人,無所得恭鈔雜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雜阿含經一一九三經)的部份經文──……時,娑婆世界主梵天王往詣佛所,稽首禮足,退坐一面,白佛言:「世尊!我常日日勤到佛所,親覲供養,我作是念:今日太早來見世尊,正值世尊入火三昧,我且當入提婆達多伴黨瞿迦梨比丘房中。即住戶中,徐徐扣戶,口說是言:「瞿迦梨!瞿迦梨!當於舍利弗、目犍連賢善智慧者所起淨信心,莫長夜得不饒益苦!」。瞿迦梨言:「汝是誰?」。我即答言:「是娑婆世界主梵天王。」。瞿迦梨言:「世尊不記汝得阿那含耶?」。我即答言:「如是。」。瞿迦梨復言:「汝何故來?」。我作是念:「此不可治。」即說偈言:「於不可量處,發心欲籌量,不可量欲量,是陰蓋凡夫。」。」

  佛語梵王:「如是。如是。梵王!於不可量處而發心欲量,何有智慧人而生此妄想?不可量欲量,是陰蓋凡夫。」佛說此經已,娑婆世界主梵天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從座起,為佛作禮,即沒不現。

  當這位住在台北天母的外國人,看到雜阿含經的部份經文之後,說:「這部經文的詞句較簡捷,比較容易知曉,這是在家人評論身體出家人不實行佛法的是陰蓋凡夫,你們的佛也讚許的經文。從這段經文,可以了解不可信某一個人,必須了解名詞。」。

  聽了外面人說話,差一點就脫口說:「很多求佛的人,懂得還沒你多。有些人力挺他們那位破戒比丘最大,即使像提婆勤死皇而任何人也不能說該項破戒事。」。

  繼續的談天說地,這位外國傳教士問:「經文中的功德是什麼意思?常可聽到死人的場所在做功德念經或功德堂。」。

  聽他這麼一問,想到念念無住、常見清淨自性的實行六度,此種涅槃善報稱為功德。再想一想,這位外國傳教士剛才還在說,從天母到台北火車站,怎麼去和搭什麼車最快又最安全。我才回了他一句──「不了解自性的人是對自己沒信心的人」,暗示他心外求法是又慢又不安全,可是老外聽不懂。現在若是向他解說──「無住、常、清淨、六度、涅槃、善報、不貪、不愛…」,老外必定聽不懂。於是就說:實行佛法三皈戒六度而不貪愛的繼續實行。

  外國人聽了,很高興的說:「今天你說出來了,我知道了,實行佛法六度而不貪愛的繼續。」。

  看他笑得那麼開心的說了一部份,其他方面,就看他那一世要於佛法精進實行三皈戒六度萬行大作功德而安享大樂,入無畏城。

  外國傳教士最後又問了一個問題:「什麼是若有人非法惱害此者?」。於是告訴他:「動用無明稱為非法惱害此者」。至於梵天王說破戒比丘是陰蓋凡夫,這是慈悲心,佛讚許梵天王,像這種故事,佛經中很多,尤其是大乘經典記載得又多又詳細。

  這位外國人聽了,了解的說:「啊!動用無明的人,因果報應會跑三塗。你們的佛告訴你們,要實行佛法。即使看到壞胚,他跑他的三塗,你實行你的自心三寶。你若看到壞胚,沒有實行慈悲自度,稱為破壞三世諸佛法身、報身,必定跑到三塗去上野外課,會很難過的。」。

 

 

簡介

 

在家出家

    ■

  每天天亮了,知道起床,許多工作等著做。一天下來,累了,接近深夜,於是上床睡覺,一天又過去了,日月如梭,很快的,三年時光跑掉了。

  能夠起床、睡覺,是好事。就像能吃、能喝、能運動,都是好事。往好的方向做,就是好事。

  佛經記載優婆塞淨信是善好僧。

  律部記載白衣為和尚及破戒者授戒而都得戒。釋迦牟尼佛當年在印度說法時,被數百位身體出家的破戒比丘誣罵或攻訐;現今末法時代,惡比丘可能比正法時期的惡比丘多;老樣子,惡比丘就會謗佛法僧。

  現今謗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最嚴重的是罰鼓山濃慘寺的岩仔比丘。岩仔以前論及基督教,該教會人士找他理論,岩仔立刻說對方最大,好一副欺善怕惡的類型。

  被岩仔謗了幾十年,齋友們也會談及,新明來祖師常說譬喻。從譬喻中,想到了佛經經文,佛善勸提婆達多比丘,可是那幾百位惡比丘還是同樣的破戒,甚至有的還做了出佛身血罪、強姦、殺人…。向敢謗佛法僧的人說向善,效力似乎不大。

  祖師還會這樣譬喻:每一年的農曆二月十五日至十九日,法會期間,都誦念妙法蓮華經,平常你們也恭閱佛經吧?法華經那麼大一本,不知祖師在說那一品,也沒辦法,祖師奉持正語,逢人只說三分話。有一天,恭閱佛經,常不輕比丘禮敬四眾,說法。有些有大勢力的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就罵常不輕比丘菩薩,甚至打或丟石頭,這些破戒者就這麼勤跑三塗的受苦很多世很多劫。常不輕菩薩成為釋迦牟尼佛,那些打罵人的破戒者,乖乖的前來恭聽佛說法。仔細回味回味,還是老實修行,早日成為天人師佛,穩當是最好的可行路徑之一。 我們邀請你及眾生信佛教育,任何人都可實行佛智慧而超越煩惱。

  至於破戒者自願往三塗跑,等他們跑怕了,乖乖聽法,當他們想自救時,那才有用。

  祖師平常時候,幾乎每天在佛堂居住,早上五點鐘就刷牙身體整潔完畢,準時禮佛,練法,七點吃早餐,然後誦楞嚴咒、四乘科儀、普門品、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傍晚五點整,準時誦八十八佛洪名寶懺、佛說阿彌陀經。找出時間,特別誦妙法蓮華經、華嚴經。

  我們邀請你及眾生們發菩提心。佛堂的佛弟子有些曾發菩提心,以為「願未來世證無上正等正覺、無餘涅槃,成為天人師佛,具足佛十號,三明六通,四無礙辯,佛十力,十八不共法,…」等。

  祖師聽了,「很好!很好!」,「去學校辦了入學手續。」,「再來呢?」。會繼續那一招的,那就較容易成為○○○修行者了。

    不知是不是然燈佛授戒師教的,或許是菩提菩提如來教導師教的,也可能是正法明如來教授師教的,…。

  三年了,寫一首紀念詩,紀念祖師吧。

  新是法身無垢染,過現未來明如是,

  般若波羅蜜法印,菩提菩提繼續來。

 

佛曆二五四六年(西元二○○二年)八月一日

回首頁 回步他佛佛法文章首頁 上一期文章 下一期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