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在家菩薩傳首頁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列印本頁

 

龎蘊在家菩提薩埵摩訶薩埵

 

  前已介紹郁伽長者在家菩薩,啟請第一的風範;以及羅因在家菩薩,祈經第一的善良德行;現在介紹龎蘊在家菩薩,祈覺第一的證悟優越品格。

 

一、心性本淨及具足如來智慧德相

  台灣北部的春季,氣溫變化很大,常常清晨是攝氏二十二度的春天溫度,中午是攝氏三十二度的夏季溫度,可是傍晚冷鋒來了,深夜溫度降到攝氏十七度的冬季氣溫,並且還下雨,冷而濕氣大,感覺像十四、五度。

  前天,氣象報告時,氣象播報員指著預測表,星期六、星期日是晴天,全家人可以輕鬆一下,去北海岸郊遊,享受美滿的家庭生活。可是呢?在臺灣海峽附近,星期五產生了雲塊,星期六早上到了台北的上空,下著毛毛雨,一家人只好在家裡讀書或看電視。

  吃了午飯老蘇開電視看報告新聞,蘇媽和女兒琦兒在談美術繪畫。

  電視新聞螢幕上,主播正在談佛誕節:「四月八日是佛誕節,大家慶祝釋迦牟尼佛的生日,所以舉辦慶祝活動,切生日壽糕,及分贈壽桃。」。

  剛好被蘇媽看到,蘇媽說:「你們的佛堂為什麼四月六日舉行浴佛?」。

  老蘇說:

  「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佛說:『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人若以貪愛色塵而想見我,若以貪愛音聲塵而想求見我;這種執著的人,是一位趣行心外求法等邪道的人,他以這種貪嗔痴的想法,不可能見到自心菩提心性如來。

  釋迦牟尼佛教佛弟子切莫惹貪嗔痴五慾,佛自己是息滅無明而不重視生日或慶宴。中國佛教界是以四月八日舉行佛誕慶祝。因此佛堂於四月六日舉行浴佛供弘揚佛法,啟發佛弟子發菩提心行六度,實行戒定慧。四是四弘願誓等。月顯示佛法能除暗夜無明。六代表六波羅蜜。日代表佛心宗菩提願行自覺覺他及自利利他。以佛法啟發自心菩提心性本淨是名浴佛。

  灌沐佛像的香湯,甘草加上薄荷,有時候還會加上牛樟或檜木。甘草能調和諸味,於佛法方面代表奉行佛法甘草法水能達甘露快樂。薄荷能提醒精神,於佛法方面代表啟發永遠不毀滅的本性而能奉行佛法達到沒有五陰重擔的地步。」。

  蘇媽聽法,說:

  「沒有五陰重擔,肯定是薄荷。你們還能將植物名而作弘揚佛法運用,很用心。」。

  「牛樟含有牛樟精油,檜木含有檜木精油,都能消滅某些病毒或病菌。坐牛車表示實行大乘,牛樟代表奉行大乘菩提願行而能息滅貪嗔病毒等。檜木能被製作為家具、器具和房屋;表示奉行佛法經律論及戒定慧。」。

  「恭讀佛經,佛曾經到天界為母說法;當時的人間,大家都找不到釋迦牟尼佛;一些時日之後,佛要回人間弘法,很多佛弟子知曉,於是覓地準備迎佛。可是須菩提阿羅漢想到佛曾經開示關於佛弟子奉行佛法即是最上供養佛,於是須菩提繼續觀想佛法及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並沒有覓地迎佛。

  有些覓地迎佛的人,很得意的自言他是第一位迎佛的人。

  可是呢?釋迦牟尼佛說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的須菩提、雖然未覓地迎佛,須菩提是以最上供養迎佛的佛弟子。」。

  「四月六日,浴佛供,宗正先讀序的佛法文章三遍,然後參加「浴佛供」之信徒.禪練法約四十分鐘,就是奉行佛法的最上供養。

  之後,舉行浴佛儀式,以三跪九叩首禮佛,並且默念: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圓滿完成禮拜佛之後,右手拿杓將甘露薄荷水澆於佛像上三次,圓滿灌沐佛像後,再以三跪九叩首禮拜佛,圓滿禮拜佛之後,以向右轉的方式右旋繞「浴佛供壇」三匝。最後是於佛像前,三跪九叩禮拜佛,也圓滿了禮佛、浴佛之最上供養。」。

 

二、西來意

  這時候,看了一些很無聊的新聞報導,想看一些有趣的,於是轉台,到了佛教的節目,一位老優婆塞正在講:龎蘊在家菩薩,衡州衡陽縣人,先祖世代都是儒士,唐貞元初,龎蘊居士拜訪石頭希遷禪師,請教:『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

  石頭禪師以手掩龎蘊優婆塞善好僧的口。於是龎居士有省。」。

  「發心.發菩提心,無所得.無所有。就是不與萬法為侶。」。

  「不與萬法為侶的是什麼人?」。

  「你喜歡那一種答案?自心菩提心性本淨的具足如來智慧德相。無餘涅槃而能菩提願行的人。或是證無上正等正覺。」。

  很鐵齒的蘇媽完全不懂,不知道阿難阿羅漢當年有沒有這種經驗。

  「為什麼石頭希遷禪師要以手掩龎居士的口?」。

  「言,就給予身教。」。

  「眼看,口碰,到達那裡?」。

  「有.省。他是不是以無明貪的心理作觀察和反省?」。

  「不曉。一些時日之後,龎蘊優婆塞善好僧已經會回答:日用事.無開口處。」。

  「他只回答這麼一句話,當然不能判斷他用不用貪。」。

  「他的文章中,有很多禪法,一般人必定忽視而看不懂文章中的佛法禪機,只能高興讀而已。

  例如:石頭禪師、頭、石頭,一般人會認為文章中的頭代表石頭希遷禪師。可是呢?本性就是美石,是頭,也是禪,並且還是般若波羅蜜大師。

  觀察之後,龎大士清楚和肯定的以文章形容本性的演示方式,『日用事無別,唯吾自偶諧,頭頭非取捨,處處沒張乖,朱紫誰為號,丘山絕點埃,神通并妙用,運水與搬柴。』。

  懂嗎?」。

  「不懂。」。

  「信佛。並且常看佛經,常恭讀大乘經典容易產生世世都不做任何惡的思想,並且還能小心謹慎的眾善奉行,心性念念都清淨。

  並且常看雜阿含經、增壹阿含經、長阿含經、中阿含經,以正.思惟佛法佛理,因為阿含經是大乘、辟支乘.聲聞乘、人天乘…等的共同基礎經典。

  具有大乘兼善天下思想,又知行三乘基礎的陰界入運用,發菩提心於平常生活中,懂有為法、世間法、生滅法,懂科技、工藝、農耕、藥草、烹煮…,一次又一次,使自己知處理事物的輕、重、緩、急.而能以最恰當方式完成工作,並且不擔荷他人之任何惡業。」。

  這時候的電視劇,說法的老優婆塞正在說:

  「佛的大圓鏡智,……。」。

 

三、喜

  小王會讀書,可是不太喜歡讀書,更不喜歡填鴨式的讀書,所以讀小學的時候,就希望小學畢業之後,去麵包烘焙廠當學徒學做餅乾和麵包,可是沒有任何公司或工廠想要這種十二歲童工,她只有繼續上學念國中。

  國中三年級時,又想去學做麵包,鄰居的大姐姐是做蛋糕餅乾和麵包的師傅,告訴她:「最好是讀到大學畢業,智力、智商、學識、學習能力、工作態度、體能、創造力、思考力、判斷力、決策力…都有很好的優秀程度,再決定從事那一種興趣、職業。

  不必這麼小就決定學做麵包、餅乾。因為大姐姐的某些同事,可能是國中畢業之後,就去做麵包、蛋糕,在記憶力、知識的吸收力、創造力方面,很明顯的吃了虧。

  小王接受大姐姐的建議,繼續上學,後來找到一所學校就讀,學校學生必須住校,連續上課十天,再連續放假四天,自己管好自己,學校老師教職員教導教育啟發學生,向善的用功讀書,發出自己本有的智慧行為能力,所以要不犯法,不做壞事,不妨礙同學上課…。

  小王到那所學校就讀,開始喜歡讀書了,父母都不擔心,因為她原本就很乖,現在又肯讀書。

  這時候,電視節目的老優婆塞,正在說龎蘊大士的法語。居士後之江西,參馬祖大師。問曰:「不與萬法為侶者.是什麼人?」。祖曰:「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即向汝道。」。士於言下頓悟玄旨。

  蘇媽又說了:「這位老先生在說什麼?」。

  老蘇說:「琦是美玉,特異不凡。」。

  蘇媽說:「你是不是又要說:『琦是美玉代表智慧行為能力的不凡』…。」。

  居士自從懂本性之後,開始運作智慧行為能力自覺覺他及自利利他而心性本淨稱為『之江西』。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的不做那種只思五慾水草的強良馬,只奉行真實禪的真實馬而知遠離五慾水草苦海。

  說了『參與馬』,不做惡而能眾善奉行的心性本淨稱為祖,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寶塔品第三的經文(鳩摩羅什法師譯)──般若波羅蜜是我大師。

  現在是不是知:參、馬、祖、大師?」。

  「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  即向汝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那是很多句話。一心佛智慧、一行三昧、唯一佛乘稱一。口代表吃食及言行。吸代表吃食或言行而心性本淨。奉行六波羅蜜而三輪體空是名盡。

  行行一心佛智慧、一行三、唯一佛乘的法食,吃食及弘法,趣行六波羅蜜而三輪體空,今後的每一念都是一口吸盡的破除無明苦惱,就稱為待汝一口吸盡西江水,這是正確方向,也是汝可走的道路。」。

  「什麼是頓領玄旨?」。

  「這一次奉行般若波羅蜜弘法,約定下一念也是奉行般若波羅蜜弘法。」。

 

四、安心又安全

  電視劇的老優婆塞說:

  「居士到藥山禪師,山問曰:『一乘中,還著得這箇事麼。』。士曰:『某甲祇管日求升合,不知還著得麼。』。山曰道:『居士不見石頭得麼?』。士曰:『拈、一,放、一,未為好手。』。………。」。

  蘇媽聽了,說:「我怎麼都不懂?」。

  「你又不看石頭,也不看美玉,看了阿含經而又不肯思惟修,也不肯時時刻刻運用,本性雖然很好,可是後天不夠努力,智識程度太低,必定讀而不懂。」。

  「哇!你說話也太直了吧?很傷人的。」。

  眾生喜歡順意,不說而她又喜於五慾,說明白而她又不高興,並且又不一定肯奉行佛法,娑婆世界的眾生很剛強,不太容易相處。

  「意念發菩提心是名某甲,琠^行佛心宗就是祇管日。遇塵境而願上證無上菩提和度眾生稱為求升合。」。

  「啊!藥山名號很特別。」。

  無所得恭讀恭鈔大方等頂王經的部份經文──

  佛復告善思:「若說諸行,皆從習致。用三界習故?修道,習;有.計吾.我故?行大,慈修,無蓋.哀;倚於三界,行三脫門;慕四大故?行無常苦空非身;以生老病死?求四無畏。用十二因緣,了十二部經。以十八種?行十八不共諸佛之法。用十方眾,犯十惡故?行十善,求十種力。用三弊故?致三達智,著六情故.行六.度.無極;六通.獨步;應病與藥使濟危厄。佛猶良醫,經法如藥,用疾病故而有醫藥;無病,則無藥。一切本空 無形無名、亦無假號,心等如空。無比無侶,忽然無際,爾乃應道」。

  「無所得恭述華嚴經卷七十八、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十九的部份經文──菩提心者猶如雪山,長養一切智慧藥故;…」。

  說法圓滿,電視節目上的老優婆塞正在念龎蘊在家菩薩法語:「居士因辭藥山,山命十禪客相送,至門首,士乃指空中雪,曰:『好雪片片,不落別處』。有全禪客曰:『落在甚處?』。士遂與一掌;全曰  『也不得草草。』。士曰:『恁麼稱?』。禪客:『閻羅老子未放你。』。全曰:『居士作麼生?』。士又掌,曰:『眼見如盲,口說如啞。』…。」。

  老蘇說:

  「實行般若波羅蜜,緣因菩提,就是『居』士因。此一次的意念言行而無所得稱為辭藥山。若遭逢色聲香味觸,實行菩薩十力、諸惡莫作,又能運用客塵煩惱自覺覺他自利利他是名『山命十禪客相送』。龎大士指空中雪而曰:好雪片片,不落別處。」。

  「居士為何送一掌給有全禪客?」。

  「五步六册。」。

  「有全禪客,全;禪客,全。」。

  「如實井然。」。

 

五、雪山森林

  無所得恭鈔思惟廣博嚴淨不退轉輪經卷第二的部份經文──

  佛告阿難──「菩薩摩訶薩令無量無邊阿僧祇眾生,信佛知見。信佛知見已。不著色,不著受、想、行,識,以不著色,不著受想  行、識故;是菩薩摩訶薩名為堅信。

  復次,阿難!菩薩摩訶薩,信諸佛所說法,皆悉空寂;信此法者,是菩薩摩訶薩名為堅信。

  復次,阿難!菩薩摩訶薩,信於佛智,便作是念:我等亦當成就此智,亦不見此智。是故,阿難!菩薩摩訶薩名為堅信。……………

  次,阿難!菩薩摩訶薩作是念.如佛世尊 以不可思議法施諸眾生。我亦應學.以不可思議法施諸眾生,如是菩薩摩訶薩名為堅信。」

  電視劇的老優婆塞正在念龎大士的法語:

  「居士到齊峰,纔入院,峰曰:『箇、俗人頻頻入院討箇,什麼?』。士乃回顧兩邊,曰:『誰?恁麼道?誰?恁麼道?』。峰便:『喝。』。士曰:『在這裡。』。峰曰:『莫是當陽道麼?』。士曰:『背後底聻。』。峰回首:『看!看!』。士曰:『草賊大敗。草賊大敗。』…。」。

  蘇媽不解的說:「老先生念了什麼?」。

  「無所得是名箇。五陰身有多種身份,法身、俗人、佛、世尊……。以何種智慧行為能力做那一種事而暫時的名號,例如若偷錢而那時的五陰身叫做賊,譬如自覺覺他自利利他而心性本淨的那時之五陰身是名佛。」。

  「龎大士回顧兩邊,代表聲聞辟支乘人都不能奉行般若波羅蜜大道。」。

  「喝的聲音,會傳到龎大士的耳朵、耳根耳識耳界,大士實行般若波羅蜜而回答:在這。裡;

  然後呢?就是莫產生法執、莫產生聖執、莫產生正位。菩薩的心理言行要與佛經律論一致而稱是,

  心性本淨的廣度眾生稱為陽,要奉行菩提大道而是名道。佛法能破除無明及三毒煩惱雜草及消除空村落等群賊而稱為草賊大敗。」。

  「老優婆塞又念:『道七便有八』,是什麼?」。

  四禪八定七菩提分,八正道無所得。」。

 

六、一句無量話

  老優婆塞繼續念龎蘊在家菩薩的法語:

  「丹霞天然禪師一日來,訪居士;纔到門首,見女子靈照携一菜籃。霞問曰:『居士在否?』。照放下菜籃,歛手而立。霞又問:『居士在否?』。 照放下菜籃,歛手而立。霞又問:『居士在否?』。照提籃便行.霞遂去。

  須臾,居士歸,照乃舉前話。士曰:『丹霞在麼?』。照曰:『去也。』。士曰:『赤土塗牛嬭。』。霞隨後入見居士,士見來,不起,亦不言。霞乃豎起拂子,士豎起槌子。…。」。

  鄰居甲剛好來串門子,聽到禪語而說:

  「完全聽不懂他所說的」

  老蘇說:

  「他念的是龎蘊在家菩薩出的佛法考試題,於佛法戒定慧修行程度而言,是達到實行般若波羅蜜的佛弟子才能開始看出題目的架構,然後必須很仔細和謹慎的以般若波羅蜜智慧回答;因為回答的時候,修行程度就出現了。」 

  「大寶積經的無畏德菩薩會,無畏德菩薩是阿闍世王之女,年始十二歲,在其父王堂閣之上,著金寶屐、彼處而坐時,無畏德童女在家菩薩見諸聲聞,不起、不迎,默然而住,不共問答,不迎、不禮,不讓床座。阿闍世王說:為何不迎也不禮聲聞人?

  無畏德在家菩薩說:父王!您曾聽聞.轉輪聖王看到小王.而轉輪聖王起立去迎接小王嗎?當時阿闍世王回答說:不也。無畏德在家菩薩又說:

  父王!您是否聽說獅子看到外型像小狗的野干而獅子起立去迎接野干?王回答:未曾聽聞。

  無畏德在家菩薩說:如是。菩薩發心趣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轉輪聖王以大慈悲初發心已,何理要禮敬離大慈悲之小乘聲聞?大王!您是否曾見已求無上正真正覺之道的獅子獸王而禮小乘辟支聲聞人或禮毀戒者野干?您是否曾聽說奉行諸佛如來功德智慧如日月光者而禮聲聞人螢火虫光?

  大王!眾生若親近諸聲聞人而容易近灰者灰的發聲聞之心,若親近緣覺人而容易近灰者灰的發緣覺之心,若親近正真正覺而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聽了之後,蘇媽說:

  「那些自稱為信佛教的人,因為親近拒穿露出右邊肉肩的佛制染納衣等破戒比丘而因為近朱者赤的於未來會入第十八層地獄受苦,他們被破戒比丘害慘了。」。

  「轉輪聖王的修行地步呢?」。

  「無所得恭述恭鈔恭讀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法界品第四的部份經文──

  云何七大成佛?佛言:「娑婆世界中有千百億天地,其中有無量世界,其中有無數眾生。

  有智畜生行五戒道,死而生於人間界;不受自行而成庶人,受持修行而成大人;有智人間行十善道、死後必生成人間王,受自行成小國王,受持不修、行成大國王是名菩薩。初行道者:十信菩薩成鐵輪王,十住菩薩成銅輪王,十行菩薩成銀輪王,十向菩薩成金輪王。初地菩薩成四天王,二地菩薩成忉利王,三地菩薩成夜摩王,四地菩薩成兜率王,五地菩薩成化樂王,六地菩薩成自在王,七地菩薩成初禪王,八地菩薩成二禪王,九地菩薩成三禪王,十地菩薩成四禪王,等覺菩薩住於內院、入中修、盡無明,下生人間而成正覺,於內院是以最初修行故。」。

  蘇媽又說:

  「繼續丹霞、靈照、居士吧!」。 

  「無畏德在家菩提薩埵摩訶薩埵以頓教大乘佛法問迦葉、須菩提、舍利弗、目連等數位聲聞乘大阿羅漢而他們不能以大乘佛法回答,只好請佛說大乘佛法。」。

  「大寶積經、無垢施菩薩應辯會,波斯匿王的女兒無垢施童女在家菩薩,八歲時,以考試題考舍利弗、目犍連等數位聲聞大阿羅漢及無癡見菩薩等數位菩薩。因為第一義諦中則無言說,是故不可以言而答,因為諸如來菩提無作無分別而不可言說,因為問法真際而此理不可以言宣答,…。」。

  「因此丹霞考題及龎大士考題,考佛弟子對於本性之瞭解、第一、空、無相、第一義諦、般若波羅蜜、如來、佛。這是非常深的考題,萬一答非所問,那時的謗法罪會害人又害己,所以老蘇聰明一些,沈默。」。

  「你能不能像龎大士一般的寫禪語。」。 

  「我能力不夠。小牌的必定不敢與大牌的龎蘊在家菩薩比。」。

  這時候,琦兒正好在門口,無聲無響打開大門,蘇耀南看到入門,問:「走那條路回家?」。

  阿琦說:「中山北路。」。蘇耀南說:「看到蘇三吉嗎?」。阿琦說:「看到了。」。

  於是,耀南無言走到前院,向三吉揮手。三吉也向蘇耀南揮手。

  入室.坐定,耀南不起無起喝鐵觀音茶,說.「真香」。三吉非有想非無想、也喝鐵觀音茶說.「真.香。」

 

七、放下

  鄰居看到親友互相招呼及聽到言談,又喝茶,似乎很平常,於是問說:

  「禪宗的禪語,放下。放下什麼?」。

  耀南、三吉和蘇媽都不曉得從何處說。因為是放及下的兩大句話,或是唯一佛乘的放下,或是放下心外求法。

  放下只是兩個字的一個名詞時,那就容易回答,譬如:放下無明貪瞋痴,無明分為根本無明及枝末無明。

  十方諸佛、釋迦牟尼佛都是無師證無上正等正覺及無餘涅槃、廣度眾生。天人師佛才能破根本無明,當來下生佛因為尚未能無師證無上正等正覺及無餘涅槃而只能放下大部份的無明,至於地上菩薩以其於佛法經律論之聞思修深或淺而放下部份根本無明及枝末無明。

  若放下只是兩個字的一個名詞,再繼續說後面的方法或次序,五十或一百,甚至更詳細,都是比較容易說。

  如果是先「放」,然後「下」,兩個大乘佛法層次,那可是阿琦走中山北路六段看到蘇三吉,耀南、琦兒、三吉不時談天又喝茶,生活無盡,禪法無盡,實行佛法無盡

  問:

  「你們說的是佛法嗎?可是為何聽起來像說話談天?螢幕上的老優婆塞念龎大士的禪書,丹霞天然禪師一日來訪居士。纔到門首……。」。

  「菩提心譬如門,奉行佛法能弘揚佛法自覺覺他及自利利他是首要理念。」。

  「現在知道門首的禪義。天然禪師和龎大士互相考試之後,為何都說蒼天。」。

  「人運用腦及智慧行為能力時,會產生腦波或電磁波。饑而以貪產生饑不擇食的時候是貪腦波,若饑而平等的產生饑不擇食是善的腦波。他們彼此都奉行佛法,並且富含經驗的觀測對方的腦波而判斷對方的本意,然後回答和考試,因此可以知對方於佛法修證的功夫。

  無所得恭鈔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的部份經文──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意念.自心菩提心性本淨,意行而心性本淨。」。

  「為何如此禪語的發問、回答、印證、菩提言行?」。

  「心性本淨的具足如來智慧行為能力原本就是很隱密和微妙。」。

  鄰居又問:「這一章次中,印證很多次,告訴我們什麼?」。

  「定於不做任何惡,捨於無明。定於心性本淨,並且能捨法執及執著。定於實行三十七道品、佛法經律論,定於一行自心菩提心性本淨、摩訶般若波羅蜜、六波羅蜜、戒定慧。定於弘揚佛法而無所得。」。

  鄰居又問:

  「為何我看了,卻不懂?」。

  老蘇回答:「你是不是親近那些不是佛弟子而自言是佛弟子的破戒比丘或魔比丘?例如那些拒穿佛制露出右邊肉肩斑駁醭染納衣的破戒比丘等?是不是親近拒托鉢乞食的破戒比丘等?是不是親近貿易或買賣等破戒比丘等?是不是親近在寺廟積畜食物或自行煮食的破戒比丘等?是不是親近畜財寶的破戒比丘等?…。

  你若親近不是佛弟子的破戒比丘,因為誤信邪師,必定不能懂佛法,也不可能奉行佛經律論、戒定慧。所以誤信邪師者必定不能懂禪法。」。

 

八、不能放下嗎?

  電視螢幕上的老優婆塞正在念龎蘊在家菩薩的法語:

  「居士一日向丹霞前,叉手立,少時,却出去。

  霞不顧。士却來坐。

  霞却向士前,叉手立,少時,便入方丈。士曰:汝入,我出,未有事在。霞曰:這老翁出出入入,有甚了期?士曰:無,些子慈悲。霞曰:引得這漢到這田地。士曰:把什麼引?霞乃拈起士幞頭、曰:却似一箇老師僧?士却將幞頭安霞頭上、曰:一似少年俗人。霞應『喏』三聲。士曰:猶有昔時氣習在。霞乃拋下幞頭曰:大似一箇烏紗巾。士乃應『喏』三聲。霞曰:昔時氣習爭忘得。士彈指三下、曰:動天、動地。」。

  鄰居聽了問答題,因為不懂,於是問:

  「他們的問答,不知是什麼意思?」。

  老蘇說:「是不是如此?大士以菩提心性演示無為法運用有為法、世間法,叉手立而少時之後,却出去,廣度六道眾生。」。

  每一次的菩提運用都是自心菩提心性本淨,是名:大士、無著、如來清淨禪、宴坐。

  「霞却向士前,叉手立的演示會五力,而且自心心性本淨。」。

  「龎蘊在家大士說:塵境因緣觸心一行空。奉行菩薩道,然後清淨心性的意念言行都以空無想.無所有無所得.的奉行如來佛法,於未來或未來世都是以一大事因緣弘揚佛法而菩提心性本淨名未.有.事在。」。

  鄰居聽了清淨禪講說,嚇一跳,開口說:

  「我和你知行佛法的程度怎麼會相差那麼大。」。

  老蘇繼續說:

  「意念言行演示:本性這老者不動而次次意念言行,有甚?了?期?」。

  「大士演示:無,菩提運用都是自己生活安隱和慈悲啟發眾生生活安隱,些子慈悲。」。

  聽了之後,鄰居問:

  「把什麼引?霞乃拈起士幞頭而曰,以及士將幞頭安霞頭上而曰。他們在演示什麼?」。

  老蘇回答:

  「禪,禪那,禪波羅蜜,如來清淨禪。

  佛弟子奉行佛經律論、實行戒定慧、實行佛法。可是信行佛經律論的佛弟子是非常少的;盜用佛教名義而謗毀佛法戒律的破戒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卻很多,至於不願向善而追求五慾的眾生更多。

  佛弟子會遇到世間人給予的利、哀、毀、譽、稱、譏、苦、樂等八風輕賤;霞乃拈起士幞頭而曰,是不是代表世人予八風輕賤弘法的佛弟子?霞之拿走士之幞頭,代表當你被搶時,你如何奉行佛法?當眾生稱譽你似老師僧時,你又如何實行佛法?」。

  「龎大士將幞頭戴在霞頭上,代表世人或帝王強迫比丘破戒時,身體出家的比丘要如何處理?被毀譏時,佛弟子要如何處理?」。

  「霞回答諾三次,然後拋下幞頭。是不是代表忍辱面對世人給予的輕賤,而自心菩提心性本淨。譬如,律藏,天氣大寒,鳥獸凍死;佛告知比丘,應先懺悔,然後穿厚之俗衣於內,外應穿露出右邊肉肩的佛制斑駁醭染納衣。譬如,明朝帝王令比丘等穿帝王制圓領衫,當時的比丘及比丘尼可以內穿圓領衫而外穿佛制斑駁醭染納衣,既不令帝王感到沒面子,而且還可不犯佛戒律。可是,當時的比丘比丘尼喜於帝王給予的圓領衫名利衣,因為被八風吹倒了,所以被帝王看不起,評分時而給予賤八的地位;當時的釋諸宏魔比丘還在他的謗佛書中,自誇他穿了圓領衫;破戒比丘或魔比丘就是此種像貌,他們毀佛戒律而還洋洋得意的猛做猛說,完全不知慚愧。」。

  鄰居聽了,一副很得意的表情,問:

  「明朝很多比丘比丘尼破戒,被列入賤八。現在呢?小失和多得呢?他們常去的惑光山、磁吸功得穢呢?」。

  老蘇聽了,不禁感到一片悲憫。世人多有如此痴騃,已被破戒者灌入邪見而隨破戒者毀佛法戒律,卻還念念希望獲得巨大福報或功德。」。

  因此故意問他:

  「沒有穿袈裟沒有托鉢乞食的破戒比丘比丘尼出家人有要你們依經依律依法?實行佛經律論?奉行佛法戒定慧?捐款台幣伍拾萬元就有理事名位?捐錢布施有福報?到廟店工作有功德?」。

  「依經依律依法。」。

 

九、好處呢?

  鄰居回答:

  「他們說:布施的福報大。很吸引人,真的很吸引人,所以我們每個月都捐新台幣壹佰元給惑光山或磁吸功得穢的比丘或比丘尼。」。

  看到鄰居每個月都偷福報雞不得而蝕把米,還被破戒比丘比丘尼魔比丘魔比丘尼出家人騙,痴騃到不知如何形容的地步。

  於是問他:

  「你是依佛依法或是信破戒比丘?」。

  「信佛。」。

  於是又問他:

  「你信佛法經律論及戒定慧?或是信破戒比丘的話?」。

  鄰居回答:

  「當然信佛經律論及戒定慧。可是惑光山及磁吸功得穢的人,他們說的話也很迷人,令人不住就給他們鈔票。」。

  老蘇問說:

  「惑光山的老大是釋云云魔比丘,號稱信徒數百萬人,已騙得財產新台幣壹仟多億元,約合美金四十億元,在大陸及美國、加拿大、澳洲、歐洲某些國家都有龎大的寺店,專做企業化經營,既不穿佛制袈裟而故意穿他們的俗衣裳,並且拒托鉢乞食,每位比丘比丘尼領薪水或生活費、車馬費、買賣、貿易 ,由優婆塞或優婆夷幫他們買菜、煮飯......,生活的像富商大爺,…。

  他們能騙到美金大約三十億元,他們買不起佛制露出右肩的袈裟嗎?」。

  鄰居聽了,想了很久,找了一句搪塞的話:

  「夏天怕被太陽晒到右肩,冬天怕右肩太冷。」。

  看到鄰居的亂扯,感到很多人就是這樣,表面上是一副道德仁義,而暗處卻是偷盜詐騙,甚至更嚴重的人還毀戒或出賣國家,像惑光山及磁吸功得穢這些貨色表面道貌岸然的勸人做善事又辦學校等,可是卻是以身作則的教眾生外貌忠厚而內心貪求的破壞佛法戒律及道德、法律,惑光山等人還以身作則的教眾生如何讓樹的外表長高長大而爛壞樹幹內心、樹根、種子,使沒有種子及樹而造成樹的絕種。佛教面臨惑光山及磁吸功得穢等破戒比丘、破戒比丘尼、弊惡優婆塞、弊惡優婆夷以三毒灌輸給眾生而毀佛法戒律,使想信佛的眾生因為被磁吸功得穢等毀戒者所騙而不能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並且還招地獄之苦,以及後續的六道三塗苦厄報應。

  所以,老蘇依經依律的說:

  依經依律依法是必須先懺悔,然後俗衣裳穿於內,而最外面的衣服必須是穿佛制袈裟(佛制露出右肩的斑駁醭染納衣)。」。

  老蘇問鄰居:

  「惑光山及磁吸功得穢的那些毀佛法戒律的比丘或尼姑比丘尼,被八風吹倒了?」。

  鄰居想了想:

  「貪求名利供養的利,貪求名聲的譽,追求樂受的樂。」。

  於是,告訴鄰居:

  「大般涅槃經,佛告知比丘出家人們,若不能持戒而應立刻還俗,不應破戒的騙人信施。阿含經,佛告知比丘等,寧可穿火紅鐵衣疼痛而也不可毀戒。因為毀戒會遭受阿鼻地獄之苦,六道三塗苦厄,並且未來世容易愚痴,也不容易聽聞佛法。」。

  勸了鄰居,沒想到鄰居竟然說:

  「只給他們錢,其他的都跟我無關,是磁吸功得穢人員要承擔一切惡結果。」。

  於是無所得恭述佛藏經卷第三、往古品第七的部份經文──

  舍利弗!是苦岸比丘、一切有比丘、將去比丘、跋難陀比丘、皆計有所得,說有我人眾生壽命,徒眾熾盛,是四惡人多令在家出家住於邪見,捨第一義、無所有、畢竟空法,貪樂外道、尼揵子論。舍利弗!是四惡人所有在家出家弟子,常相隨逐、乃至法盡。

  舍利弗,是中有人知非法事受以為法,勤心行之;猶尚不得順忍,況得須陀洹果;是人猶尚不作消供養事.何況能生順忍,舍利弗,爾時在家出家弟子多墮惡道.不至善道,是諸.惡人滅佛正法,亦與多人大衰惱事,又是惡人命終之後.墮阿鼻地獄,仰卧九百萬億歲,伏卧九百萬億歲.左脇卧九百萬億歲,右脇卧九百萬億歲.於熱鐵上燒然燋爛,是中退死、更生,炙地獄.大炙地獄.活地獄,黑繩地獄,皆如上歲數受諸苦惱,於黑繩地獄死.還生阿鼻大地獄中;

  舍利弗,以是因緣──若在家出家親近此人、及善知識.并諸檀越.凡有六百四萬億人與此四師俱生、俱死.在大地獄受諸燒煮;如.是,舍利弗!是人所有善知識家.諸檀越家  弟子、諸師、隨順行者.凡在其數皆生地獄。

  舍利弗、汝等不能知其多少,唯有如來乃能知之,與此惡人墮大地獄俱生、俱死.凡有六百四萬億人,如是展轉一劫受苦,大劫將燒.故在地獄;何以故、舍利弗!破諸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其罪甚重,不為輕也。大劫若燒.是四惡人及六百四萬億人,從此阿鼻大地獄中,轉生他方在大地獄;何以故,舍利弗!重罪具足,其報不少.在於他方無數百千萬億那由他歲受大苦惱;世界還生.是四罪人及六百四萬億人并及餘人罪未畢者.於彼命終,還生此間大地獄中;……。」

  這下子,鄰居傻眼了。捐錢財給破戒比丘或隨從破戒比丘,因為計有所得,住於邪見,貪樂外道,捨第一義,破諸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罪人及弟子、跟隨者、捐錢物者(檀越)…,都將會在第十八層地獄受苦哀號,飽受六道三塗苦厄。鄰居的臉色極為蒼白,不知他是不是膽戰心驚,若是懼怕而此後知懺悔而諸惡不作,並且眾善奉行,那才能世世走向安隱之道。

 

十、長久

  鄰居想到捐錢財物等給破戒比丘(破戒乞士)或破戒比丘尼(破戒乞士女),造成幫助破戒比丘或破戒比丘尼毀佛戒律、謗第一義等,不只是沒有福報,還招來會入大地獄受苦的餘報,以及未來世盲、啞、殘、或當賤者的歹命,被破戒比丘等騙了而產生悽慘的未來苦果,心中極為懊惱。

  鄰居的心中,想遠離破戒比丘,但邪見還是一波又一波的產生,揪亂他的心,於是問:

  「捐錢財給惑光山或磁吸功得穢的花想比丘(心花想錢名利)或尼姑比丘尼(破戒比丘尼不是佛制比丘尼而像三姑六婆),有沒有功德?」。

  此時,電視中的老優婆塞(清信士)正在念:「丹霞一日見居士來,便作走勢。士曰:『猶是拋身勢。怎生是嚬呻勢?』。霞便坐。士乃回前,以柱杖劃地,作『七』字。霞於下面書箇『一』字。士曰:『因七見一,見一忘七。』。霞曰:『這、媯蛬y?』。士乃哭三聲而去。

  於是說:

  「以般若波羅蜜運用意念言行奉行佛經律論、一行佛智慧、無.無所得 
 無生法忍無生忍 空  無相.無願、能看見自心及心性如來廣度眾生,就是便作走勢及向大士考試,以及

  告訴:『十方諸佛將佛法經律論及戒定慧傳交過去七佛,第七佛是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說佛法經律論,佛弟子應奉行佛法經律論及戒定慧,才能不做毀佛法戒律的事,才能一心佛智慧的弘揚佛法,並且還能一心佛智慧弘揚佛法而菩提心性本淨。 』。

  鄰居!要常常恭讀佛經律論和奉行佛法,才能避免被惑光山及磁吸功得穢的破戒比丘比丘尼或魔類騙入地獄受苦。」。

  鄰居沉默,於是向他說:

  「念念無住、常見清淨自性的實行六度,此種涅槃善報,稱為功德。

  鄰居!無代表什麼?無代表何種狀況?無代表何種過程次序?無住之前,已經發生數百個運作次序,若不懂,就不可能知無住和奉行無住。若不懂無住,第一個步驟都不會,就沒辦法發生功德;第二個步驟是必須會奉行般若波羅蜜,之後而才能知常見清淨自性。若不懂般若波羅蜜,就沒辦法發生功德。鄰居!你知嗎?

  以前梁武帝請教禪宗達摩祖師,梁武帝問:『帝自己以往造佛寺、印佛經、勸人身體出家當比丘或比丘尼,有功德嗎?』。達摩祖師回答是沒有功德。」。

  此時的鄰居,想到佛經,佛告知佛弟子要避免接近破戒比丘等,破戒比丘之有所得言論都不能消信施之業,更不可能證聖或賢果位,只會被破戒者騙,因此又問:

  「士乃哭三聲而去?」。

  「是不是代表:因為悲憫眾生不肯恭讀佛經律論及不肯奉行佛法戒定慧,因此自己現在、未來及未來世世都奉行佛法經律論及戒定慧弘揚佛法,希望眾生能離苦,希望眾生都快樂。」。

 

十一、正行方向

  看到鄰居的惶,故意問:

  「惑光山的效忪者是多少?磁吸功得穢的效忪者是多少?」。

  鄰居說:「磁吸釋症癌說,大約有一千多萬人。惑光山的老大釋云云說,約有四百萬人。」。

  「鄰居!磁吸功得穢的效忪者有一千多萬人,若每人只送一件佛制露出右肩的斑駁醭染納衣,就有一千多萬件佛制露出右肩的斑駁醭染納衣。磁吸功得穢的尼姑比丘尼大約兩萬人,平均每位尼姑比丘尼可以分到伍佰件佛制 露出右肩的斑駁醭染納衣,一輩子都穿不完。

  可是花想破戒比丘和尼姑破戒比丘尼為何故意拒穿佛制露出右邊肉肩的袈裟?」。

  鄰居很不爽的說:

  「故意向釋迦牟尼佛佛戒律相違,故意弄叛變,故意追求漂亮俗衣裳的美觀,標新立異才能騙得眾生以為惑光山等人是敢於挑戰聖賢。」。

  此時,電視機螢幕上,老優婆塞正在念龎蘊在家菩薩的法語:

  「居士一日與霞行,次見一泓水,士曰:『便與麼也?還、辦、不出?』。丹霞曰:『灼然是、辦、不出。』。士乃戽水潑霞,二掬。丹霞曰:『莫?與麼?莫?與麼?』。居士曰:『須?與麼?須?與麼?』。霞却戽水潑士、三掬,曰:『正,與麼?時堪作什麼?』。士曰:『無外物。』。丹霞曰:『得便宜者少。』。士曰:『誰是落便宜者?』。」。

  鄰居問:

  「他在說什麼?」。

  老蘇說:「佛弟子運用意念言行而一行運用本性佛法水,一行運用而也可以法施及無畏施,並且世世念念奉行。若眾生不知而又習氣三有生活;此時佛弟子可以隨機會說法及勸息無明。說法一次即是慈悲,最多只能說法或勸眾生到第二次而避免對方惱羞成怒。

  丹霞曰:『莫?與麼?莫?與麼?』。若對方不願意聽或是假裝想聽而是想趁機毀謗僧;以往釋迦牟尼佛也多次被誹謗及被栽贓,所以佛弟子應小心說法及勸眾生,並且遠離那些斷善根者,所以逢莫,就應莫與,逢莫,莫與。

  佛弟子聽他人說法,應奉行長阿含經、遊行經中的佛法,究其本末,推其虛實,若對方說錯了而應勸對方不可習氣謬法及不可再流傳謬法;若對方說的法與佛法相合而應勸對方繼續奉行佛法及弘揚佛法,自己奉行佛法又勸眾生息惡,也勸眾生向善和弘揚佛法,內無所得,外無所有,三輪體空,所以得便宜少。真正能完全達三輪體空的是天人師佛。所以誰是落便宜者?」。

 

十二、勇敢向善走

  老蘇故意問:

  有一個人拿了一隻鎗,鎗口對著瞎子,一鎗就可以殺害瞎子。此人向瞎子說:不要惹我生氣,否則你身命危險。」。

  「瞎子不相信?會不會繼續招惹對方?」。

  鄰居回答:

  「可能。況且瞎子看不到,因為看不到,所以會以為對方開玩笑,因此繼續招惹對方而招致殺害。也可能故意招惹對方,因為瞎子並不相信對方的鎗真的具有殺傷力,並且也不相信對方敢殺害他,所以敢招惹對方。」。

  老蘇又問:

  「鎗及子彈是不是代表冒犯無明及三毒?破戒比丘及破戒比丘尼是眼睛亮麗者,又可以看佛經律論,他們是不是不知違犯佛語佛戒之後果?」。

阿琦說: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名利當頭,他們當然敢謗法而謀取名利地位,況且他們以為只犯一次戒,沒有什麼。」。

  老蘇說:

  「關係大了。一座寺廟內,若有一尊佛像及九尊菩薩像。某一位破戒比丘未穿佛制袈裟而出出入入的於佛像菩薩像前走了三趟,然後經由街道而進入市場買菜。於未穿佛制袈裟而言,這段時間,他犯了幾次戒?」。

  鄰居說:

  「犯了一次戒?」。

  阿吉搖搖頭。

  「五次?」。

  阿吉再次搖搖頭,問:

  「沒有穿佛制袈裟的破戒比丘,有多少人看到?」。

  鄰居回答:

  「街上若有五十人看到,可能犯了五十次戒?」。

  三吉又搖頭,又點點頭。

  鄰居很好奇的問:

  「多少次?」。

  老蘇說:

  「那些一般人看不到的,還有天上飛的,地上爬的。」。

  鄰居張口結舌的說:

  「一定犯了很多次戒。靈魂界的眾靈魂,狗、鳥、螞蟻、貓、蚊子……。」。

  無所得恭述佛說業報差別經的部份經文──

  「復有十業能令眾生得地獄報:一者、身行重惡業;二者 口行重惡業,三者、意行重惡業;四者  起於斷見。五者、起於常見,六者、起無因見,七者、起無作見,八者、起於無見,九者、起於邊見,十者、不知恩報,以是十業,得地獄報。

  復有十業能令眾生得畜生報:一者、身行中惡業,二者、口行中惡業,三者、意行中惡業,四者、從貪煩惱起諸惡業,五者、從瞋煩惱起諸惡業,六者、從癡煩惱起諸惡業,七者、毀罵眾生,八者、惱害眾生,九者、施不淨物,十者、行於邪婬,以是十業,得畜生報。…」

  鄰居哎哎叫:

  「未穿露出右邊肉肩的佛制斑駁醭染納衣的比丘或比丘尼因此破戒而不是佛弟子,但破戒比丘又自稱是佛弟子,他們又犯了口行惡業及身行惡業,前天可能犯五十次戒,昨天在電視節目做廣告生意而可能犯了十萬次戒,唉。」。

  鄰居說了之後,老蘇還是無所得的恭述遺教經的部份經文──

  「汝等比丘.當自摩頭,以捨飾好,著壞色衣;執持應器,以乞自活.自見如是。若起憍慢,當疾滅之;增長憍慢.尚非世俗白衣所宜,何況出家入道之人;為解脫故,自降其身而行乞耶

  汝等比丘!諂曲之心、與道相違。是故 宜應質直其心。當知諂曲.但為欺誑;入道之人則無。是處,是故汝等宜應端心,以質直為本。」。

  當時,電視機的螢幕,老優婆塞念說:「百靈和尚一日與居士路次相逢。靈問曰:『昔日居士,南嶽得力句,還曾舉向人?也無?』。士曰:『曾、舉、來。』。靈曰:『舉?向?什麼人?』。士以手自指,曰:『龎,公。』。靈曰:『直,是,妙德。空生,也讚。嘆?不及。』。士却問:『阿師。得?力?句,是,誰得知?師,戴,笠,子便行?』。士曰:『善為道路。』。靈更不?回首。」。

  大家同說:

  「龎蘊在家菩薩深行般若波羅蜜佛法,學識精深,禪語深妙。」。

 

十三、善事痤o達

  沉默了一陣子,鄰居又說:

  「佛為何允許彫塑佛像及菩薩像?為何某些外道攻訐?」。

  「恭讀阿含經,天人師佛於印度弘揚佛法的最初時期,當時的佛弟子尚未彫塑佛像以作學習及禮拜。後來,因為有些佛弟子懈怠,並且佛想去夜摩天為母說法;所以天人師佛到夜摩天為母說法期間,人間的佛弟子看不到釋迦牟尼佛,因此那些懈怠者又開始聞思修佛法,波斯匿王等人以栴檀木彫佛像或以黃金灌注成佛像而作為效法和每天禮拜。」。

  蘇媽聽了,問說:

  「效法?」。

  老蘇說:

  「天人師佛具足佛十號,三明、六通,四無礙辯,佛十力,十八不共法,三十二相。

  天人師佛當初為何勇敢遠離慾樂?並且發菩提心,成就三十二相善業而成為天人師佛。」。

  大家沉默,因為怕說錯而造罪。

  於是老蘇無所得恭述增壹阿含經卷第四十七(大正版大藏經四四○經)的部份經文──

  是時阿難將跋提婆羅至世尊所.頭面禮足並復白佛言.「唯然。世尊,聽我懺悔,自今以後.更不犯之;如來制禁戒,然我不受之;唯願垂恕。」

  念到這裡,老蘇吸了一口氣,準備繼續念。可是大眾卻說:

  「跋提婆羅比丘拒穿佛制斑駁醭染納衣,並且還三個月都不去禮敬佛,這種破戒比丘.只是為了獲得他人給予衣食財物供養.而身體出家當比丘的人,並不是為了超越三有四流生死大海。」。

  「天人師佛於印度弘揚佛法時,很多在家菩薩和聲聞果的優婆塞或優婆夷隨佛弘法,也有須菩提、目犍連、迦葉、阿難、舍利弗等一千二百五十位聲聞羅漢比丘隨佛弘法。

  唉!現在是末法時期,除了還有在家菩薩、聲聞果的優婆塞及優婆夷隨佛弘揚佛法經律論及戒定慧。至於身體出家的比丘或比丘尼幾乎都拒穿佛制露出右肩的斑駁醭染納衣 (袈裟),並且很多比丘或比丘尼不肯托鉢乞食,末法時期,可能沒有誠信佛的比丘或比丘尼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弘揚佛法了。」。

  「當時的跋提婆羅比丘還向天人師佛唱反調的說:『如來制禁戒,然我不受之。』。佛應身在人間傳法時期,已有很多破戒比丘為了穿衣吃飯而當比丘或比丘尼和不肯持戒;現在末法時期,已是破戒比丘滿街跑的不持行如來所制禁戒及定慧,還騙人的說他是正統佛弟子,要蓋寺廟、辦學校、企業化經營而才能佛法大興。於是那些未曾讀「佛所制禁戒」的眾生就被騙,有錢的人就給五十億新台幣,一般人每月給一千元新台幣。一般人很容易受騙,所以破戒比丘揚著佛教正統而毀佛法戒定慧;並且那些受騙而未來會入地獄的人,還為虎作倀的幫破戒比丘。」。

  破戒比丘比丘尼、欺誑諸佛者最喜歡說時代不同了,末法時代就是要這樣子弄,才能弘法,才能佛法大興。」。

  「可是呢?十方諸佛都說破戒比丘不是佛弟子。時代再怎麼不同,破戒比丘就是破戒比丘,都是毀佛戒者,破戒比丘都是勤入地獄者,破戒比丘都勤於六道三塗苦厄者。」。

  「我們繼續恭聽佛法吧。」。

  於是老蘇無所得恭述增壹阿含經卷四十七(大正版大藏經四四○經)的部份經文──

  是時,佛告曰:「聽汝悔過,後莫復犯。所以然者,我自念生死無數,或作驢、騾、駱駝、象、馬、豬、羊,以草養此四大形;或在地獄中,以熱鐵丸噉之;或作餓鬼,畯嘗w血;或作人形,食此五穀;或作天形,食自然甘露;無數劫中,形命共競,初無厭足。優 波離!當知如火獲薪、初無厭足,如大海水、吞流無足,今凡夫之人、亦復如是,貪食、無厭足。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生死不斷絕,皆由貪欲故;怨憎長其惡,愚者之所習。

  是故!跋提婆羅!當念少欲、知足,無起貪想與諸亂念。如是,優婆離!當作是學。……。」。

  聽聞佛法之後,大家都知天人師佛大慈悲,教眾生知苦及知苦危害力,希望眾生離苦而能世世快樂,所以佛制戒律,希望佛弟子奉行條條佛戒律而息惡。

 

十四、如何想

  可是呢?

  無所得恭述雜阿含經(大正大藏經一一四四經)大迦葉相應的部份經文──

  「世尊涅槃未久,時世飢饉,乞食難得。時,尊者阿難,與眾多年少比丘俱,不能善攝諸根,食不知量,不能初夜、後夜精懃禪思,樂著睡眠,常求世利,人間遊行,至南天竺。有三十年少弟子,捨戒、還俗,餘多童子。…。」。

  現在是末法時代,世界各國的眾多比丘比丘尼中,也沒幾人肯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所以幾乎都拒穿佛制露出右肩的斑駁醭染納衣乞食而成為破戒比丘或魔比丘。若遇到飢饑而眾生不給衣食財物,那些平時很自大的比丘或比丘尼可能都還俗了。若破戒比丘們肯還俗,也是好事一莊。

  大般涅槃經卷第七、如來性品第四,天人師佛說:比丘不應受畜金.銀、奴婢、僕使、牛羊貓狗等物、鐵釜,資生所須.屋宅、耕田、種殖.販賣、市易、自手作食.積聚穀米食物.好著好衣、………如是種種不淨之物;……如是之人,我今不聽在比丘中,應當休道,還俗;…………。

  這時候,老蘇想到優婆塞戒經的部份經文。

  無所得恭述恭鈔優婆塞戒經卷第一、集會品第一的部份經文──

  善男子,外道斷欲,所得福德,勝於欲界一切眾生所有福德;須陀洹人,勝於一切外道異見;斯陀含人,勝於一切須陀洹果;阿那含人,勝於一切斯陀含果;阿羅漢人,勝於一切阿那含果;辟支佛人,勝於一切阿羅漢果;在家之人,發菩提心,勝於一切辟支佛果。

  出家之人,發菩提心,此不為難;在家之人,發菩提心,是乃名為不可思議。何以故?在家之人,多惡因緣所纏遶故。

  在家之人,發菩提心時,從四天王乃至阿迦膩吒諸天,皆大驚喜,作如是言:「我今已得人天之師。」。

  之後,老蘇還是想優婆塞戒經。

  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一、悲品第三的部份經文──

  善男子,智者修悲,雖未能斷眾生苦惱.已有無量大利益事。善男子,六波羅蜜.皆以悲心而作生因。善男子!菩薩有二種.一者、出家,二者、在家。出家修悲,是不為難。在家修悲 是乃為難。何以故?在家之人,多有惡因緣故;善男子,在家之人,若不修悲則不能得優婆塞戒;若修悲已.即便獲,得;

  善男子,出家之人,唯能具足五波羅蜜.不能具足檀波羅蜜;在家之人,則能具足;何以故?一切時中,一切施故。…。」。

  這時候,鄰居說:

  「那些破戒比丘或比丘尼說:『沒有錢財衣物能力作布施的時候,只要心中想:我現在正在布施衣食財物給眾生,就完成布施了。』。」。

  老蘇聽了,笑著說:

  「釋迦牟尼佛說比丘要穿佛制露出右肩的袈裟托鉢乞食。可是破戒比丘拒穿露出右邊肉肩的佛制袈裟(斑駁醭染納衣),也不肯托鉢乞食。穿世俗衣服的破戒比丘是不是認為只要他心中幻想『他已穿了佛制袈裟』而此種幻想可以成就持戒?這種掩耳盜鈴的邪見是很可怕的。破戒的惡因果報應,於因果報應的時候,絲毫不差。」。說了之後,老蘇還是想優婆塞戒經。

  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一、解脫品第四的部份經文──

  善男子!真實義者,能得佛道。無量眾生修行佛道,多有退轉;時有一人,乃能得度,如菴羅花及魚子等。善男子!菩薩有二種:一者、在家,二者、出家。出家菩薩得解脫分法,是不為難;在家得者,是乃為難。何以故?在家之人,多惡因緣所纏遶故。」。

  恭讀優婆塞戒經經文,可知在家者多惡因緣纏繞而不容易修行。因此老蘇思考,是不是佛為了使眾生避開惡因緣纏繞而設立身體出家當比丘比丘尼的法門?讓意志力薄弱者先當比丘或比丘尼持戒,未來於戒定慧三學達到初地可當出家菩薩.再進修至八地可當在家菩薩

  恭讀佛經律論,佛教中,修行精深及菩提願行廣大的幾乎都是在家菩薩,目前出家菩薩只知地藏菩薩等幾人。於佛法經律論的聞思修及戒定慧修行而言,中外的比丘等的程度,以其言行及著作,例如其著作被催破的釋云云、症癌、岩仔等比丘比丘尼的程度達到幾乎完全不懂的可憐地步,可是他們卻極懂如何說謊。例如因為釋迦牟尼佛是出家人,他們就詭辯為比丘程度優於在家人,造成大部份眾生寧可跟隨破戒比丘謗法而拒聽優婆塞善好僧恭述佛法經律論。

  所以,在家菩薩,優婆塞淨信善好僧、優婆夷淨信善好僧們當遵佛教旨,恭讀佛經律論、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菩提願行、弘揚佛法,因為這是我們容易做到的;過去、現在,請天人師佛轉法輪弘揚佛法的是在家菩薩,最先被授記成佛的幾乎都是在家菩薩,當來下生佛都是在家菩薩,還可以成為天人師佛。人可以成為在家如來佛,譬如:南無正法明在家如來佛、南無菩提菩提在家如來佛、南無藥師在家如來佛;人也可以成為出家如來佛,譬如:南無然燈出家如來佛、南無阿彌陀出家如來佛、南無釋迦牟尼出家如來佛。

  此時,電視機螢幕上,老優婆塞正在念龎蘊在家菩薩的法語:

  靈一日在方丈內坐,士入來,靈把住.曰:「今人道?古人道?居士作麼生道?」。士打靈一掌。靈曰:「不得,不道。」。士曰:「道、即、有、過。」。靈曰:「還、我、一,掌來。」。士近前,曰:「試下手,看靈,便珍重。」。

 

十五、一行

  鄰居的女兒看到她爸爸在這裡談天,也進來了,說到佛像,鄰居女說:

  「看到佛像,就知禮拜佛,心中一片安寧。」。 

  鄰居說:

  「看到南無阿彌陀出家如來佛像,就想到西方極樂國土。」。

  鄰居女說:

  「看到南無藥師在家如來佛像,就想到可以消除危厄。」。

  老蘇說:

  「恭看南無正法明在家佛像,南無菩提菩提在家如來佛像,就想到大慈悲心及般若波羅蜜唯一法印,願自己及眾生都能成為天人師佛。」。

  於是大家都說出自己的想法。

  「恭看佛眼,就想到:天人師佛於過去世當菩薩時,於無量世,樂以善眼和視眾生,是故具足牛王眼相。」。

  「為菩薩時,於無量世供養師長、諸佛、菩薩,頭頂、禮拜,破憍慢故,是故具足無見頂相。」。

  「為菩薩時,於無量世,不誑十方諸佛 不誑十方諸菩薩不誑三賢不誑一切諸眾生故,是故具足眉間白毫光相。」。

  鄰居說:

  「恭視佛像,就想到:天人師佛於過去世當菩薩時,無量世,布施、持戒,修集道時、其心不動,是故具足足下平相。」。

  大家又接著說:

  「天人師佛為菩薩時,供養父母、師長、善友、興設種種施,是故具足手足有法輪相。」。

  「為菩薩時,於無量世,常化眾生,令修施、戒、一切善法,是故具足毛上靡相。」。

  「如來為菩薩時,受持經典.不違失故.至心聽法,為壞生死諸咎故,是故膝平正無節具足相。」。

  鄰居說:

  「恭視佛像,想到:天人師佛於過去世當菩薩時,多施眾生房舍、卧具、衣服、燈明,是故如來身形具足金色身相。」。

  於是大家又說:

  「為菩薩時,於無量世,至心受持十善法教,兼化眾生,是故具足肉髻及廣長舌。」。

  「為菩薩時,於無量世,等以慈善視怨親故,是故具足牛王紺色目相。」。

  「善男子!菩薩二種:一者、在家,二者、出家。出家菩薩修是業,是不為難;在家菩薩修是業者,是乃為難。何以故?在家之人,多惡因緣所纏繞故。」。

  此時,老蘇問大家:

  「佛堂供奉佛像、菩薩相、聖賢像、祖師像,作何用?」。

  大家齊說:

  「見佛思齊,見聖精進,見祖師弘揚佛法,啟發眾生發菩提心實行戒定慧而世世諸惡莫作,並且眾善奉行的成就三十二相善業而菩提心性本淨。」。

  老蘇又想到佛經的經文,釋迦牟尼佛第三阿僧祇劫之修行。

  無所得恭述惟日雜難經的部份經文──

  「菩薩受,百劫常一劫作沙門,九十九劫作白衣。…」。

  恭讀佛經,於過去世,然燈佛向梵志授記:『汝於未來世,當得成佛,佛號釋迦牟尼。』,於是修三十二相善業,百劫就成為釋迦牟尼佛,這百劫中而只有一劫去當比丘沙門,其他九十九劫去當白衣在家菩薩。

  此時電視機螢幕上,老優婆塞正好念龎大士的法語:

  「居士一日問百靈、曰:『是,這、箇、眼、目,免得人口麼?』。靈、曰:『作麼?免得。』。士曰:『情?知情?知』。靈曰。『棒!不打,無事人。』。士轉身曰:『打。打。』。靈方、拈 棒、起士,把住曰、與我免,看靈,無對。」。

 

十六、思考

  然後,老優婆塞繼續念:

  居士一日見大同普濟禪師,拈起手中笊籬曰:「大同師。大同師!」。濟不應;士曰:「石頭一宗 到師處 冰消?瓦解;」。濟曰:「不得。龎翁.舉灼然如.此。」;士拋下笊籬,曰.「寧知不.直一、文、錢。」濟曰:「雖不 直一 文 錢。欠?他又。爭?得.」。士作舞而去。濟提起笊籬 
曰 「居士!」。士回首,濟作舞而去。士撫掌曰:「歸,去  來。歸,去、來。」。

  鄰居甲說:

  「請問是什麼意思?」。

  老蘇又想到優婆塞戒經,於是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二、發願品第七的部份經文──

  「復有三事 一者.常以大乘教化眾生,二者、常修轉進增上之行.三者.於諸眾生不生輕想。復有三事──一者  雖具煩惱而能堪忍,二者、知煩惱過樂而不厭,三者、自具煩惱、能壞他結。復有三事.一者 見他得利、歡喜如己;二者、自得安樂、不樂獨受.三者、於下乘中不生足想。復有三事:一者、聞諸菩薩苦行 不怖,二者.見有求者 終不言無.三者終不生念:我勝一切;

  善男子 菩薩若能觀因  觀果.能觀因果,能觀果因;如是菩薩能斷因果,能得因果;菩薩若能斷得因果,是名法果;諸法之王,法之自在。

  善男子 菩薩有二種,一者、在家;二者.出家,出家菩薩立.如是願.是不為難。在家菩薩立.如是願.是乃為難。何以故?在家菩薩多惡因緣所纏繞故。」。

 

十七、判斷方式

  鄰居甲說:

  「我們住在商場旁,攤商掉下的魚肉殘屑,讓老鼠有得吃,生了很多小老鼠,常常看到肥得像小貓一般的老鼠在街上跑,老鼠還會順著瓦斯管或電視天線往上跑跳的到三樓。」。

  「老鼠會傳佈鼠疫、汗他病毒、跳蚤……真的很糟。」。

  鄰居說:

  「商場的那些攤販,良莠不齊,沒辦法。環境保護局人員每年都會噴殺蟲藥,里長也每年都分發一些滅鼠藥給住戶,讓住戶參加滅鼠活動。」。

  鄰居女又問:

  「釋云云破戒比丘或釋岩仔破戒比丘寫了一些謗佛法書,很會撈錢。」。

  老蘇說:

  「以前恭讀律部時,曾經讀到:目犍連尊者想到提婆達多等破戒比丘於地獄的近況,就飛身到地獄,看那些破戒比丘是否肯悔改。

  看了破戒比丘之後,要離去時,聽到某人喊他,目犍連尊者找找看,發現是以前勤說外道言論的人,這位在地獄受苦的外領者拜託目犍連尊者,請尊者,一定要告訴外領者的眷屬,讓其眷屬不要再誦念他說的那些外道言論文章。

  目犍連尊者問外道為何?

  在地獄受苦的外道說:

  「造重罪,靈魂隨入地獄受苦。只要有人誦念以前他說的外道言論文章,在地獄中的外領者立刻就像被鐵鎚擊到靈魂體,苦不堪言。所以請目犍連尊者勸那些眷屬.而請外道眷屬不要再誦念外領者說的言論文章。」。

  鄰居問:怎麼辦?

  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三、攝取品第十三的部份經文──

  善生言:「世尊,菩薩具足二莊嚴已;云何得畜徒眾弟子?」。

  「善男子!應以四攝而攝取之,令離諸惡,增諸善法,至心教詔,猶如.一子,不求恩報 不為名稱,不為利養,不求自樂,善男子,菩薩若無如是等事,畜弟子者名弊惡人、假名菩薩、非義菩薩、名旃陀羅,臭,穢不淨、破壞佛法,是人不為十方諸佛之所憐,念……。」。

  鄰居又說:「依佛教導,可以知道破戒比丘破戒比丘尼都是弊惡人、破壞佛法,不為十方諸佛之所憐念。」。

  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三、攝取品第十三的部份經文──

  「善男子,寧受惡戒.一日中  斷無量命根;終不養畜弊惡弟子,不能調伏;何以故,是惡律儀.殃齊自身;畜惡弟子,不能教誨  乃,令無量眾生作惡,能、謗無量善.妙之法 壞和合僧、令多眾生作五無間;是故劇於惡律儀罪;

  善男子,菩薩二種,一者、在家,二者.出家。出家菩薩有二弟子──一者.出家;二者.在家。在家菩薩有一弟子.所謂在家。」。

  此時,節目中的老優婆塞正在念龎蘊在家菩薩的法語:

  普濟一日訪居士 士曰:「憶在母胎時,有一則語。舉、似、阿師,切、不得;作道?理,主持。」。濟曰.「猶是隔生也。」。士曰 「向;道,不得,作.道,理。」。濟曰.「驚人之,句。爭?得,不怕?」。士曰 「如
,師;見;解,可謂;驚人」。濟曰:「不作,道理却成作道理。」。士曰:「不但隔一生,兩生。」。濟曰.「粥飯底.僧一,任點檢。」。士彈指三下。

 

十八、智慧能力

  鄰居這時候,突然問:

  「目前是釋症癌破戒比丘尼的跟忪者最多,大約一千萬人;有些跟忪者會笑惑光山釋云云的隨忪者只有大約四百萬人;隨忪者會笑罰鼓山的依忪者人數少,也會笑其他破戒比丘的廟店附忪者人數少。但是破戒比丘比丘尼的那些跟忪者、隨忪者、依忪者、附忪者都自言他們才是佛教的正統,並且嘲笑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的佛堂只有幾十所,佛弟子很少。」。

  鄰居女也說:

  「破戒比丘比丘尼及其人員忪者還嘲笑你們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破戒比丘比丘尼及其人員忪者還嘲笑你們恭說佛經律論而少有人肯聽,譏笑你們浪費筆墨紙張及郵費等。」。

  老蘇說:

  「那些破戒比丘及破戒比丘尼的隨從忪者也嘲笑佛堂的佛弟子,也有打電話作譏笑,也有寫信作嘲笑。」。

  「釋迦牟尼佛於印度弘揚佛法期間,也常被魔類及破戒比丘比丘尼及忪者嘲笑、誹謗、栽贓、傷害。當時除了提婆打多那群魔比丘及魔比丘尼之外,還有出名的惡性六群比丘專門毀戒和專門追求名利供養。 」。

  無所得恭讀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第四的部份經文──『世尊或有一時.於迦蘭陀竹林精舍 為其惡性六群比丘說教誡法。』。

  無所得恭鈔恭述妙法蓮華經、方便品第二的部份經文──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汝已慇懃三請,豈得不說,汝今諦聽,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說此語時,會中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五千人等,即從座起,禮佛而退。所以者何?此輩罪根深重,及增上慢,未得謂得,未證謂證,有如此失,是以不住;世尊默然而不制止。」。

  恭讀佛經,可知釋迦牟尼佛於印度說法期間,只有智慧眾生願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

  至於魔比丘及惡性六群比丘都利用佛教名義獲得衣食名利供養而都毀佛法戒律。當時法華會時,惡比丘等五千人以離開佛說法場的笑鬧釋迦牟尼佛。現今末法時期魔忪者及惡性忪者更多而嘲笑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的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佛弟子。」。

  可是未來的因果報應呢?以前的惡者報應可作參考。」。

  無所得恭鈔佛藏經卷第三、往古品第七的部份經文──

  「舍利弗!以是因緣。若在家  出家,親近此人,及善知識并諸檀越,凡有六百四萬億人與此四師俱生俱死.在大地獄受諸燒煮。…。」。

  鄰居說:

  「佛法是啟發願向善者聽和世世實行。」。

  此時,電視機螢幕上的老優婆塞剛好念:

  居士一日去看普濟,濟見居士來,便掩却門、曰:「多知老,翁莫與。相見?」。士曰:「獨坐,獨語,過;在?阿。誰?」。濟便開門,纔出,被士把住,曰:「師,多知?我,多知?」。濟曰:「多知?且置。」,閉門,開門、卷之、與舒、相較幾許。士曰:「祇此一問,氣、急殺人?」。濟嘿:「然。」。士曰:「弄巧成拙。」。 

  淨信優婆塞鄰居甲說:

  「磁吸功得穢的釋症癌魔比丘尼、惑光山的釋云云魔比丘、罰鼓山的釋岩仔魔比丘想名利而不持戒的招收大量忪者,並自誇他們招收了很多人信佛教,而事實是毀滅佛法戒律及毀很多人奉行佛法戒律的機會,稱為弄巧成拙。」。

  鄰居女問說:

  「佛是不是制定畜徒眾之規定?」。

  佛乘行者老蘇說:

  「佛經律論的規定很詳細。」。

  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三、攝取品第十三的部份經文──

  「常以四攝而攝取之,善能分別種種法相;不受法者,軟言調之。善男子,菩薩有二種──一者、在家,二者、出家。出家菩薩畜二弟子,是不為難。在家菩薩畜一弟子.是乃為難。何以故?在家之人──多惡因緣所纏繞故。」。

  鄰居聽了,說:

  「出家菩薩可畜二弟子,在家菩薩可畜一弟子。可是佛經律論舉說的在家菩薩很多,出家菩薩只知地藏菩薩。是不是因為在家者意志菩提願行深廣而超越眾多惡因緣纏繞,所以在家菩薩非常多?」。

 

十九、續航力

  琦是天人師佛的佛弟子,說:

  「我們佛堂,南無釋迦牟尼出家如來佛像穿佛制露出右肩的斑駁醭染納衣,南無藥師在家如來佛像穿著白色衣服。南無觀世音在家菩薩像穿著白色衣,南無文殊師利在家菩薩像穿白色衣,南無大勢至在家菩薩像穿金色衣,南無地藏出家菩薩像穿露出右肩佛制斑駁醭染納衣,迦葉大阿羅漢出家的比丘穿露出右邊肉肩的佛制斑駁醭染納衣。

  但是,惑光山、罰鼓山、磁吸功得穢等破戒比丘比丘尼開的寺廟、商店之佛像或菩薩像都露出肌肉胸膛。當今,色情街的妓女最少都還穿胸罩或內衣。為何佛像或菩薩像被彫刻成露出肉胸膛的色情像?」。

  老蘇一行三昧回答:

  「二千五百多年來,那些魔比丘及破戒比丘都持續的謗毀佛法戒律及佛像菩薩像,因此他們將佛像及菩薩像故意作錯誤彫刻露出肉胸膛,他們將佛像毛髮右旋的肉髻故意錯誤彫刻為尖錐狀,他們將天人師佛像眉間白毫故意作錯誤彫刻為一個痣,他們將穿佛制斑駁醭染納衣之出家如來像故意作錯誤飾貼金箔或穿俗衣裳,……。」。

  無所得恭述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卷第二十的部份律文──

  有一比丘白佛:『願聽我等、著純青、黃、赤、白、黑色衣。』。佛言:『純黑色衣,產母所著,犯者、波逸提;餘四色、突吉羅。』。

  時,諸比丘患頭冷病,以是白佛。佛言:『聽以衣覆,亦聽作帽,煖、則止。』

  有諸比丘不著僧祇支、入聚落,露現胸臆,諸女人見、笑弄。諸比丘以是白佛。佛言:『不應爾。入聚落、應著僧祇支,犯者.突吉羅。』。

  無所得恭述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部份經文──

  「若為女人說法,不露齒.笑,不現胸臆;乃至為法 猶不親厚。況復餘事」

  鄰居女聽了之後,說:

  「很肯定的,佛像、菩薩像、羅漢像都不能露出肌肉胸膛。」。

  「活光山、罰鼓山、磁吸功得穢的那些破戒比丘及魔比丘比丘尼們,把佛教當作一棵搖錢樹。他們知人貪愛樂受福報心理,也知人具有盲動跟隨的習慣性,所以他們利用人性弱點,以及利用報紙電視每天都需要大量社會事來填滿報紙的頁數和填滿當天電視節目報告新聞的一小時時間,破戒比丘等故意製造事件以吸引記者採訪,打開知名度之後,人員和財源滾滾而來,享用富裕的生活而完全棄佛法戒律。」。

  「如來佛教導眾生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弘揚佛法.依經依律的布施、辦學校、設立醫院、孤兒之收容所、老人及病患之收容所………等。」。

  「優婆塞、優婆夷等原本應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弘揚佛法的辦學校、幼兒園、醫院、病老的收容所、社會福利…等。

  可是惑光山、磁吸功得穢等魔比丘比丘尼故意穿世俗衣服、不實行托鉢乞食、吃晚餐、買賣、貿易、畜食物、畜財物…等等毀滅佛戒律言行而辦學校、醫院…等。」。

  「無所得恭述大般涅槃經卷第七、如來性品第四之四的部份經文──

  佛告迦葉.我般涅槃七百歲後,是魔波旬漸當沮壞我之正法,譬如獵師身服法衣,魔王波旬亦復如是.作比丘像.比丘尼像 優婆塞像、優婆夷像、亦復化作須陀洹身、乃至化作阿羅漢身及佛色身,魔王以此有漏之形作無漏身,壞我正法。…。」。

  此時,鄰居女又問:

  「破戒比丘比丘尼破戒出家人誹謗龍華派,為何你們還不肯直接說名道姓的揪出那些破戒比丘及魔尼姑?」。

  無所得恭述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部份經文──

  「於聲聞人,亦不稱名,說其過惡。…。」。

  老蘇說:

  「惑光山、磁吸功得穢…等破戒比丘及比丘尼都不是佛弟子,所以習慣的對人指名道姓作誹謗及栽贓。

  至於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的人士是佛弟子,所以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對於破戒比丘及魔比丘的毀佛法戒律言行都是『亦不稱名的說其過惡』,令魔類等有些面子肯向善,也希望眾生避免被騙入地獄受苦。」。

  此時,電視機節目上的老優婆塞正在念龎蘊在家菩薩的法語:

  居士到,長髭禪師值上堂,大眾集定;士便出,云:「各請自檢,好髭便示眾。」。士却於禪床右、立。時有僧問:「不觸主人公,請師答話。」。髭云:「識龎公麼?」。僧云:「不識。」。士便搊住其僧,云:「苦哉!苦哉!」。僧無對,士托開。髭少間,却問士,云:「適來這僧還喫棒?否?」。士曰:「待伊甘始得。」。髭曰:「居士只見錐頭利,不見鑿頭方。」。士云:「恁麼說?話某甲、即得?外人聞之要,且、不好。」。髭云:「不好箇甚麼?」。士云:「阿師只見鑿頭方,不見錐頭利。」。

 

二十、妙哉?妙哉。

  無所得恭鈔摩訶僧祇律卷第二十一.明眾學法之初的部份律文──

  佛住舍衛城.廣說如上。爾時難陀、優波難陀著細生疎衣 形體露現。又復──六群比丘著垢膩破衣,腰脇背肘露現。共入檀越家;為世人所嫌。看沙門釋子,如王大臣著細生疎衣,形體露現。見著弊衣者  作是言.看沙門釋子.著如是衣服形體露現,似如奴僕客作賤人,入家內,此壞敗人為有何道。諸比丘聞已;以是因緣 往白世尊。

  佛言:呼六群比丘來。來已。佛問比丘.汝實爾不。

  答言:實爾;佛言:從今日後當好覆身入家內。佛告諸比丘.依止舍衛城住者,皆悉令集。以十利故.與諸比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聞  好覆身.入家內應當學。

  以上比丘形體露現,犯眾學戒。

  無所得恭鈔佛說犯戒罪報輕重經的部份經文──

  佛告目連.諦聽,諦聽。當為汝說──若比丘比丘尼 無慚無愧輕慢佛說,犯眾學戒,如四天王天壽,五百歲墮泥犁中.於人間數九百千歲;

  無所得恭鈔摩訶僧祇律卷第二十二.明眾學法之餘的部份律文──

  佛住舍衛城、廣說如上。爾時.六群比丘交脚白衣家坐;為世人所譏;云何沙門釋子?如王子大臣交脚坐家內?此壞敗人.有何道法;諸比丘以是因緣──往白世尊。佛言.呼六群比丘來,佛問.比丘汝實爾不?答言:實爾。

  佛言.從今日後不得交脚,家內坐。佛告諸比丘──依止舍衛城住者,皆悉令集。以十利故 與諸比丘制戒 乃至已聞者,當重聞,不得交脚坐家內.應當學。

  無所得恭鈔大比丘三千威儀卷下的部份律文──

  踞坐有五事,一者.不得交足,二者.不得雙前兩足;三者.不得却踞兩手、掉捎兩足;四者.不得支柱一足申一足,五者.不得上下足。

  正坐有五事,一者.不得倚壁,二者.不得以手前據;三者、不得以肘據床  四者、不得伏.臥;以兩手捧頭  五者、不得以手指拄頰;

  復有五事:一者.不得倚左右人肩。二者、不得妄起,至上座邊坐。三者.不得妄咄叱、摩波利若下坐;四者.不得──解袈裟著上座舍出;五者、不得坐自搖、使床有聲;

  復有五事,一者.欲出當先正袈裟,不得參差。二者.欲正袈裟 視左右.不得令拂人面;三者.起時視地,不得過六尺。四者  起出不得使袈裟被地。五者.行直視前.不得左右顧視

  鄰居女問:

  「有些商店,內置半身的菩薩像,有些還彫刻成S型,請問可以嗎?」。

  琦說:

  「有些人還將羅漢像彫刻成歪七或扭八的坐姿或立姿。」。

  老蘇說:

  「有一次看彫刻展,看到某位新秀的作品,前述的問題全都有,毀佛像及毀菩薩像的罪、五逆罪、罪報、因果報應很嚴重,因此善意勸他。」。

  「結果?他很不高興。」,大家齊聲說。

  「『那位新秀很不高興的回答是藝術造型。』

  佛菩薩慈悲,很多彫刻者就打著藝術名義而毀佛像正確法相彫刻,也毀菩薩正確法相彫刻,他們常不肯聽勸向善,後果是罪、罪業嚴重。」。

  「他們只敢惹佛教徒,他們絕對沒有胆量惹其他宗教徒,因為惹了其他宗教徒會被抗議,甚至遭遇生命危險。」。

  聽到大家不約而同的發表意見,老蘇說:

  「佛經律論及戒定慧,佛弟子知佛的佛相儀容,每一尊菩薩也有菩提願行和菩薩相及儀容絕對要遵行而才能避免失誤。

  至於出家菩薩及聲聞羅漢,只有兩種姿態可彫,就是直直的站和坐的很端正。

  那些彫刻師或畫師以自己個人想法,而將出家菩薩或聲聞羅漢彫成穿俗衣裳或穿沒有補布的好袈裟、歪眼看物、袒胸或露腹,或貴妃托腮式、掏耳、挖鼻孔、襌定時而露出腳掌,手印在肚臍以下,抬頭而眼直視前方,未看前方大約一公尺地,……,可能已經自己害自己了。」。

  無所得恭鈔摩訶僧祇律卷第二十一.明衆學法之初的部份律文──

  佛住舍衛城.廣說如上。爾時六群比丘下著內衣、高著內衣、參差著內衣、百葉著內衣、石榴花著內衣、麥飯團著內衣、魚尾著內衣.多羅樹葉著內衣.象鼻著內衣。下者.齊踝,高者.齊膝;參差者:不齊正;百葉者:多作衣。石榴花者、一邊奄,麥飯團者、或頭如麥飯團,魚尾者:垂兩角似魚尾,多羅樹葉者:壠起如多羅樹葉,象鼻者、一角偏垂如是過;故為世人所譏。看沙門釋子著衣,如王子大臣、婬欲人;如是高下參差.乃至象鼻──此壞敗人何道之有。諸比丘聞已;以是因緣,往白世尊。

  佛言.呼六群比丘來。來已佛問:比丘汝實爾不?答言.實爾。佛言.汝云何?高下乃至象鼻著內衣。為世俗人所譏.從今日後,不聽如是著內衣,佛告諸比丘.依止舍衛城住者,皆悉令集,集已 佛於僧前自著內衣,告諸比丘.汝等當如是著內衣,如淨居天法屈右邊左邊著內衣。以十利故,與諸比丘制戒;乃至已聞者.當重聞──齊整著內衣。應當學齊整著內衣。

  無所得恭鈔優波離問佛經的部份律文──

  前後參差披衣.突吉羅

  於是請出優婆塞戒經,大家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三、供養三寶品第十七的部份經文──

  見塔廟時,應以金、銀、銅、鐵、繩、鎖、幡、蓋、伎樂、香油、燈明而供養之。若見鳥獸踐蹋毀壞,要當塗治、掃除,令淨。暴風水火之所壞處,亦當自治,若自無力,當勸人治,或以金、銀、銅、鐵、土、木。若有塵土,灑掃除拂。若有垢汙,以香水洗。若作寶塔及作寶像,當以種種幡、蓋、香、花奉上。若無真寶,力不能辦,次以土木而造成之。成訖,亦當幡、蓋、香、花、種種伎樂而供養之。若是塔中,草木不淨,鳥獸死尸及其糞穢,萎花臭爛,悉當除去。蛇鼠孔穴,當塞治之。銅像、木像、石像、泥像、金銀、琉璃、頗梨等像,常當洗治,任力香塗,隨力造作種種瓔珞,乃至猶如轉輪聖王。塔、精舍內,當以香塗。若白土泥作塔、像已,當以琉璃、頗梨、真珠、綾、絹、綵錦、鈴、磬、繩、鎖而供養之。畫佛像時,綵中不雜膠、乳、雞子;應以種種花貫、散花、妙紼、明鏡、末香、塗香、散香、燒香、種種伎樂、歌舞供養。如晝,夜亦如是;如夜、晝亦如是。不如外道燒酥、大麥而供養之。

  終不以酥塗塔像身,亦不乳洗。不應造作半身佛像。若佛形像.身不具足;當密覆藏;勸人令治,治已、具足;然後顯示。見像毀壞,應當至心供養、恭敬,如完無別。如是供養.要身自作。若自無力當為.他使亦。勸他人令佐助之。若人能以四天下寶──供養如來;有人直以種種功德、尊重.讚歎至心恭敬.是二福德等無差別;…。」。

  此時,電視節目中的老優婆塞正在念龎蘊大士的法語:

  居士一日與松山行。次見僧擇菜;山曰:「黃葉即去,青葉即留。」士曰.「不落黃葉又作麼生?」,山曰:「道取,」,士曰──「不為,賓。主大,難?」。山曰.「只為強作主宰,」。士曰──「誰不?恁麼,」,山曰:「不是.不是。」,士曰:「青黃不留處,就中;難,道。」。山曰──「也解.恁麼去?」,士珍重;大,眾。山曰──「大,衆放你;落機處」。士便行。

 

二十一、戒之妙

  鄰居說:

  「恭讀維摩詰所說經之後,思考:為何出家比丘等持戒難?為何優婆塞等在家人修行難?」。

  所聽到的問題都匯集到一個共同的盲點,就是不知苦及苦的危害力。

  因為實行佛法戒定慧的意志薄弱而被物慾支配,因此破戒而成破戒比丘。

  鄰居女微笑的說:

  「活光山和磁吸功得穢的破戒比丘及破戒比丘尼們常常故意將他們的寺店蓋在深山中,因此可以藉口附近住戶很少而規避托鉢乞食,更因此耕田、種植、買賣、積畜食物、畜財物,…。」。

  蘇媽說:

  「將寺店蓋在邊遠地區,藉口住戶稀少而違犯佛法戒律,這種居心不良而出家當比丘,佛經及律藏都已述說違犯佛法戒律的慘苦後果,我們就不多說了。」。

  「數年前,去印度,有到祇樹給孤獨園,附近住戶極少,可是釋迦牟尼佛還是每天持戒的穿佛制袈裟托鉢乞食、不畜糧食、不畜財物、不買賣,…。

  曾經參觀靈鷲山,那是一座大的片岩山,沒幾棵樹,連草都很少;若要喝水,要走到隔鄰的山而可能才有水,或是走到山下那條幾乎乾涸的河床找水,簡單形容靈鷲山,就像到了沙漠的邊緣,附近完全沒有任何住戶;釋迦牟尼佛每天同樣從靈鷲山山頂出發的走在山岩上,到了山下,再走山腳下的路,才能到城市。眾生的腳力都不同,因此這段路程大約是要走一小時或兩小時的時間。釋迦牟尼佛同樣每天穿佛制 露出右肩的斑駁醭染納衣托鉢乞食,勤行佛法戒定慧弘揚佛法。」。

  無所得恭述遺教經之部份經文──

  「戒是正順解脫之本.故名波羅提木叉,因依此戒、得生諸襌定及滅苦、智慧。是故比丘當持淨戒.勿令毀缺;

  若人能持淨戒,是則能有善法。若無淨戒,諸善功德皆不得生,是以當知;戒為第一.安隱;功德之所.住.處

  汝等比丘、已能住戒當制五根、勿令放逸入於五欲;譬如牧牛之人執杖視之.不令縱逸、犯人苗稼。若縱五根非唯五欲、將無涯畔,不可制也;亦如惡馬.不以轡制、將當牽人墜於坑陷,如被劫害,苦止一世,五根賊禍、殃及累世 為害甚重,不可不慎。是故智者.制而不隨,持之如賊.不令縱逸;假令縱之皆亦不久,見其磨滅

  此五根者,心為其主;是故汝等當好制心;……。」。

  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二、自利利他品第十的部份經文──

  「菩薩若欲為眾生說法界深義.先當為說世間之法.然後乃說甚深法界。何以故?為易化故。

  菩薩摩訶薩──應護一切眾生之心,若不護者.則不能調一切眾生。菩薩亦應擁護自身,若不護身──亦不能得調伏眾生。菩薩不為貪身命財.護身命財,皆為調伏諸眾生故。菩薩摩訶薩先自除惡,後教人除。若不自除,能教他除──無有是處。是故菩薩先應自施、持戒.知足、勤行精進,然後化人;菩薩若不自行法行,則不能得教化眾生。

  善男子,眾生諸根.凡有三種,菩薩諸根.亦復三種,謂下.中、上;下根菩薩能化下根,不及中.上。中根菩薩能化中、下;不及上根。上根菩薩能三種化。

  善男子,菩薩有二種.一者、在家,二者.出家。出家菩薩.自利利他,是不為難。在家菩薩修是二利,是乃為難。何以故,在家菩薩.多惡因緣所纏繞故。」。

  這個時候,電視機的螢幕上,老優婆塞正在念:

  居士訪大梅禪師,纔相見,便問.「久嚮大梅未審梅子熟也未」。梅曰:「熟也你.向;什麼處?下口。」士曰.「百雜碎;」。梅伸手曰:「還.我,核子來。」。士便去。

  三吉說:

  「恭聞佛經律論,可以諸惡莫作,並且可以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大寶積經、郁伽長者會,在家人也可恭讀比丘比丘尼戒,懂得越詳細,記得越詳細,生活上就可達到諸惡莫作而清淨生活。

 

二十二、不識清淨

  鄰居女問:

  「佛堂的佛弟子於佛法精進的人數多?或是放逸者多?」。

  老蘇心中想,如果精進的人數多,十方諸佛及諸大菩薩可輕鬆廣度眾生,就不必到五濁惡世的娑婆世界說眾生難信的佛法。

  此時,心中想到佛語,於是無所得恭述佛說阿彌陀經的部份經文──

  「……舍利弗!如我今者稱讚諸佛不可思議功德,彼諸佛等、亦稱說我不可思議功德,而作是言:『釋迦牟尼佛能為甚難希有之事,能於娑婆國土、五濁惡世──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中,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諸眾生說是一切世間難信之法。』。舍利弗!當知我於五濁惡世,行此難事,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為一切世間說此難信之法,是為甚難。」。

  聽了佛經經文之後,鄰居女說:

  「啊!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的佛弟子,於此娑婆國土的五濁惡世中,肯聽天人師佛教導而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弘揚佛法,並且摧破那些破戒比丘或魔比丘之謗毀佛法戒律言行,為一切世間說此難信之法,希望眾生避免被騙入地獄受苦,並且能安隱生活,真慈悲心,不可思議功德。」。

  聽到譽與稱,想到八風的可怕,老蘇謙虛的說:

  「佛弟子肯聽天人師佛教導而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弘揚佛法,希望眾生都能遠離種種苦惱而安樂生活。」。

  鄰居問:

  「常常遇到某些人,他們最愛說:我初一、十五、法會期間都儘量到佛堂參加禮佛及誦經,可是宗正為何還說我不夠精進?」。

  鄰居女問:

  「會不會常常遇到一些人,最愛說:我星期六及星期日都儘量到佛堂輪值日生,可是宗正為何還說我不夠精進?」。

  「佛教清信僧學院的優婆塞或優婆夷,有些是相當的精進,有些只有三個月努力而就懈怠了。」。

  「有時候,會以柔輭語兼具呵責語的說:初一、十五、法會都來佛堂禮佛和誦佛經,這是很好又很正確的善良行為。可是你五年都不肯思惟佛法,你就不容易將佛法運用於平常生活,也不能將如來清淨禪奉行於生活中。」。

  「初一.十五.法會都來佛堂禮佛和誦經,也參加佛堂的勤務工作,都非常正確,都很好。可是有一件事,令我常常想不懂,就是你自願參加佛教清信僧學院成為學生,可是讀經心得報告為何只繳出一篇,尚欠約一百篇讀經心得報告?我以為你故意罷寫而帶頭唱反調。」。

  鄰居女問說:

  「他們會不會不高興?會不會精進一些?」。

  這種問題層面太廣,不容易回答,於是問:

  「地球上的人類大約七十多億人,有多少位比丘及比丘尼?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弘揚佛法的比丘等,可能多少人?」。

  「很難回答。目前當比丘比丘尼的,猜想可能有三十萬人,可是肯依經依律依法及奉行戒定慧.穿佛制偏袒右肩袈裟.托鉢乞食、不畜財物、不畜資生物品、不自煮食、不買賣貿易,…,又肯弘揚佛法的比丘比丘尼,可能沒有三十位正統比丘或比丘尼?也有可能更少?」。

  聽到對方的答語,無所得恭述佛說無量壽經卷上的部份經文──

  「…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 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

  設我得佛.十方眾生發菩提心、修諸功德,至心發願,欲生我國;臨壽終時,假令不與,大眾圍遶現其人前者.不取正覺;…」。

  說了之後,恭述恭鈔佛說無量壽經卷上的部份經文──

  佛語阿難:「第三炎天,乃至色究竟天,皆依何住?」。阿難白佛:「行業果報,不可思議。」。

  佛語阿難:「行業果報,不可思議。諸佛世界亦不可思議,其諸眾生功德善力,住行業之地,故能爾耳。」。阿難白佛:「我不疑此法,但為將來眾生,欲除其疑惑,故問斯義。」。

  此時,電視節目中的老優婆塞正在念龎蘊在家菩薩的法語:

  居士一日.見.牧童,乃問路:「從什麼處?去」。童曰   「路也不識。」。士曰:「這   看.牛兒」。童曰:「這畜生。」士曰.「今日,什麼時也?」。童曰:「插田時。也。」。士大笑。

  聽了老優婆塞念龎蘊在家菩薩的法語,令人想到佛法,無所得恭述佛說無量壽經卷下的部份經文──「肉眼清澈,靡不分了;天眼通達,無量、無限;法眼觀察,究竟諸道;慧眼見真,能度彼岸;佛眼具足,覺了法性,以無礙智為人演說。等觀三界,空、無所有,志求佛法;具諸辯才,除滅眾生煩惱之患。從如來生、解法如如,善知習滅音聲,方便。不欣世語。樂在正論,修諸善本,志崇佛道。知一切法皆悉寂滅,生身煩惱、二餘俱盡;聞甚深法,心不疑懼。常能修行其大悲者,深遠微妙.靡不覆載,究竟一乘至于彼岸,決斷疑網,慧由心出。…。」。

  鄰居女恭聞佛法之後,說:

  「若願生西方阿彌陀佛極樂世界,或願生東方藥師佛淨瑠璃世界,或是願生南無正法明如來觀音耳根圓通世界,或願生南無菩提菩提如來文殊智慧圓滿世界,都是此世之後的願行。

  請問現在的生活,如何實行戒定慧?」。

  無所得恭述佛說無量壽經卷下的部份經文──

  佛語彌勒:「世間如是,佛皆哀之。以威神力,摧滅眾惡,悉令就善,棄捐所思。奉持經戒,受行道法,無所違失,終得度世泥洹之道。」。

  佛言:「汝今諸天人民及後世人,得佛經語,當熟思之,能於其中,端心正行。主上為善,率化其下,轉相令,各自端守,尊聖敬善,仁慈、博愛。佛語教誨、無敢虧負,當求度世,拔斷生死眾惡之本,永離三塗無量憂 怖苦痛之道。

  汝等於是,廣殖德本,布恩.施慧.勿犯道禁。忍辱、精進.一心,智慧,轉相教化,為德立善,正心正意、齋戒清淨,一日一夜,勝在無量壽國為善百歲;所以者何,彼佛國土──無為自然,皆積眾善.無毛髮之惡。於此修善.十日十夜;勝於他方諸佛國中為善千歲;所以者何?他方佛國,為善者多、為惡者少,福德自然.無造惡之地。……」。

  鄰居聽了,說:

  「六祖壇經,教大眾奉行佛法戒律,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

  「可是我們還是不會實行。」。

  「無所得恭述惟日雜難經的部份經文──

  菩薩坐禪六年,臨當得道,三毒俱起,婬怒癡使意念:『調達得我婦耶?為勝我耶?當復得我財產?』。意適生、即時息念。我從無數劫以來,斷是三惡。何以故復念?使滅,即得道。」。

  鄰居又說:

  「如何奉行?」。

  「無所得恭述惟日雜難經的部份經文──

  菩薩精進行二十劫可得佛。」。

  善者聽聞佛法經律論、戒定慧、菩提願行,歡喜奉行。

 

在家菩薩傳三 龎蘊在家菩提薩埵摩訶薩埵 

回首頁 回在家菩薩傳首頁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