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在家菩薩傳首頁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列印本頁

 

羅因在家菩薩──祈經第一

 

  壹介紹啟請第一的郁伽長者在家菩薩,第二位介紹羅因優婆塞善好僧的祈經德行。

  無所得恭鈔佛說道神足無極變化經卷第四的部份經文──

  復次,有四天下世界 如梵天形像──被服而為說法.彼世界如來不出家除鬚髮,復次,有如釋提桓因形體被服而為說法;或如日天王形體被服而為說法;或復如遮迦越王形體被服而為說法.如是.比

  目連  於是三千大千世界中如一切人之所願.而為說法。如是比無央數。

  無所得恭鈔舍利弗問經的部份經文──

  舍利弗從座而起.前白佛言.世尊!佛是法王,隨眾生欲散說法教.令諸天人恭敬奉持;或聞傳聞或行不行.云何名行法者?云何名不行法者

  佛言:善哉善哉;汝能為諸眾生,作如是問,諦,聽,諦聽.吾為汝說,夫行法者有聞而持有傳聞而持皆名曰僧。

  無所得恭鈔惟日雜難經的部份經文──

  人有居家得阿羅漢、阿那含、斯陀含、須陀洹者,亦有得阿惟越致菩薩者。

  無所得恭鈔增壹阿含經、序品第一:

  「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一、禪之姓

   儒生甲看到羅因,有些面熟,問說:「請教您,您是山東萊州府即墨縣牢山的羅因?或是江西的羅孟浩,幼即天資聰慧,為官清廉,中年辭官而信佛的那一位?」。

  這種直接又敏感的疑問,只好回答:

  「羅孟浩,幼即聰明,進士出身,為官清廉,中年辭官而信佛。您看看,我像嗎?」。

  「每一位眾生的每一次意念言行運用,必定遭遇兩種狀況,若跟隨色聲香味觸而容易起貪欲造殺盜婬妄等罪,若奉行清淨本性運用色聲香味觸法自覺覺他及自利利他而能造一切善及安寧生活。

  羅因或羅孟浩都是某人此世的代名詞,是生滅法和可運用為禪機的方便法。

  若我是羅孟浩,被稱為神童,讀書能過目不忘,才高六斗,我若寫一句,很可能造成某些人要讀很多很多佛經並且要融會貫通,而才能正確的解說?」。

  無所得恭鈔金剛心總持論.王舍城論第三十五的部份論文──

  文殊菩薩問佛:云何是王舍城?

  世尊曰:心喻舍,性喻王,清淨齋戒喻城晼F六根喻六部宰輔,六塵喻六賊強梁,六識喻六門出入,五欲喻五道穽坑,見聞覺知喻住國四相,同佐性王,一體家邦;性王一出,坐於心舍,常共六臣四相同理國政。若性王有道,不順私情,有功則賞、有過則罰,體天行道,死者無怨,如此刑政,能令在外戒棪磼T,六門警慎,六賊不起,在內六臣清政,四相體公,不敢作弊,內外如一,性王大平。若性王無道、聽讒納佞,背公向私,賞罰不平,上下相乖,在內六臣相背、四相作弊,在外六門不關、六賊亂起,攻破戒晼A入自家邦,劫自功德,福盡法無,身心落泊,便受沉淪。是故治世有法,治心有理,不公不行、不正不立,直交內外一如,上下無失,君臣道合,心性圓明,體用一致,性王君民同樂太平,故名王舍城也。

  「眾生心性本淨及具足如來智慧德相稱為羅。因為每一位眾生都是從清淨自性產生每一次的意念言行運用,對每一次的意念言行而言,清淨本性是名羅。

  人若遭遇華屋、美女、財寶等而起追求,那時候的心相可以稱為羅慾火或羅慾財?」。

  「無所得一行大般涅槃經佛法,正因佛性及緣因菩提,所以姓羅名因。鳩摩羅什三藏法師譯的摩訶般若波羅蜜經,菩薩字『無所有』。所以啊!字是名清。」。

  「如來智慧德相是名山,也稱為靈山。每一次遭遇色聲香味觸法的時候,我都努力的不碰任何惡,然後以清淨本性奉佛經律論及戒定慧菩提願行而稱為山東。

  無所得恭鈔長阿含經,遊行經中的部份經文──『當自熾燃,熾燃於法,勿他熾燃。當自歸依,歸依於法,勿他歸依。』。

  萊,有多種解;田地休而不耕是名萊,萊蕪是名野草,萊菔是名蘿蔔,萊山產檀香木及造紙的楮樹。若自心田地休貪嗔而不耕野草,即是諸惡莫作的善萊。若長了野草而可能長夜煩惱痛苦的苦萊

  雜阿含經。佛告阿難:『當作自洲而自依,當作法洲而法依,當作不異洲、不異依。』。可知奉行佛語自洲是名州。

  府是辦公場所,也是弘揚佛法的場所,已經講說佛法萊州府,現在講說即墨縣的佛法。

  無為法自心心性本淨奉行如來智慧德相是名即;運用有為法、世間法、生滅法能自覺利他是名墨。

  在天人師佛之下,在大菩薩之下,而在辟支及聲聞羅漢之上的菩薩弘法範圍是名『縣』。

  現在的意念言行奉行佛經律論、戒定慧、唯一佛乘、菩提願行、自覺覺他、自利利他而自心菩提心性本淨,未來也是奉行佛經律論、戒定慧、唯一佛乘、菩提願行、自覺覺他、自利利他而自心菩提心性本淨,未來世世也都奉行佛經律論、戒定慧、唯一佛乘、菩提願行、自覺覺他、自利利他而世世自心菩提心性本淨,是名牢山。」。

 

二、罪業消滅

  儒生甲又問說:

  「目前的難題,就是朝廷下旨要各宗教合一,怎麼弄呢?」。

  齋友聽了,立刻說:

  無所得恭鈔恭讀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第二、報恩品第二之上的部份經文──

  「為諸菩薩說應六波羅蜜,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究竟佛慧;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法;為求聲聞者,說應四諦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為餘眾生說人天教,令得人天安樂妙果。」。

  道士聽了,問:「強迫釋道儒合為一,怎麼弄?」。

  清信士說:「妙法蓮華經。依經依律依法實行戒定慧菩提願行弘揚佛法譬名道。實行佛道是名儒,就是佛道儒,明朝的帝王高興了,就懶得找碴了。」。

  儒生甲問:「可有貼切的?」。

  「六度集經卷八、明度,釋迦牟尼佛於過去世修菩薩行的時候,曾經有一世的姓名叫儒童。

  六度集經卷第三、布施度,釋迦牟尼佛於過去某一世曾為儒士,信佛。大乘經典也有儒的名詞,所以很容易解決皇帝下旨的考題。」。

  有一位旁聽者,很不高興的說:

  「朱元璋年輕時,常沒飯吃,為了不餓肚子.而去佛寺當沙彌出家人,然後又去從軍,由於某宗教成立香軍.幫朱元璋打下江山。朱元璋當上帝王,找了種種藉口而誅殺功臣。據說只有少數開國功臣沒有被誅殺。那個臭頭的心機手段太狠了。」。

  另一位聽眾說:

  「朱元璋曾經當佛教的沙彌出家人,害怕佛教產生第二位朱元璋爭帝位,因此規定年齡必須滿四十歲才可當比丘比丘尼出家人、寺廟蓋大了而捉主持入牢獄、故意叫比丘比丘尼出家人穿明朝皇制的圓領衫而迫比丘比丘尼毀佛法戒律及未穿佛制露出右肩袈裟…。」。

  齋友問:「道教的大師!皇帝怎麼對待你們?儒家的大師!皇帝待你們如何?」。

  只見各宗教人士齊聲說:「那些朱頭朱腦的人,因為擔心皇位被別人坐了,所以我們都是年年難過,關關就過。」。

  第一位旁聽者又說:「常被藉口所害而入獄稱為關關就過。」。

  「朱元璋以香軍得皇位,所以特別猜忌在家的宗派。常常藉『莫須有』的罪名消滅在家宗派,甚至藉口某寺廟的書含有不敬詞句.而就下旨,說是邪教的消滅該宗派全部的寺廟,可能幾十所或幾百所。

  「明朝錦衣衛虐殺官吏及平民,手段都很殘酷。秦始皇焚書坑儒而下旨儒家是×教,魏太武帝及後周武帝及唐武宗都曾毀佛教寺廟經書而也下旨栽贓佛教是×教,歐洲的內麻皇帝也曾經禁止天主教及基督教而稱之為×教,…」。

  說到最後,幾乎是每一種宗教宗派都曾被帝王禁止傳教和誣指為邪教。

  「羅因!你被莫須有的關入牢房時,怎麼生活?」。

  「觀想如來清淨禪,就能消滅重罪業。」。

  「儒師!你被『大不敬』罪名侍候時,在牢房中,痛嗎?」。

  「就是念大學和孟子;『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

  「道師!你呢?」。

  「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

  清信士說:

  「我若被人輕賤,常常念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的部份經文。善男子!善女人!受持讀誦此經,若為人輕賤,是人先世罪業應墮惡道,以今世人輕賤故,先世罪業即為消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三、五步六冊和五部六冊

  優婆塞善好僧說:

  「縱使千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

  道士問說:

  「官方對你寫的五部六冊很有意見,你如何說?」。

  羅因清信士說:

  「天人師佛佛旨令在家菩薩依佛經依律依佛論,依法編寫「五步六冊總傳承本」及「五部六冊太空傳承考試本」及各種弘揚佛法文章。五步六冊以循還問答方式弘揚佛法。至於五部六冊是考試本,所以沒有循還發問,冊文或詩頌,還包含辨正題、是非題、刪錯字題、填充題、問答題、詞句調整題、願行題。

  例如:考試本中,寫『修行要達諸佛不到之處』。你們認為如何?」。

  「啊!」,很多人都驚呼出聲。

  道士說:「必定的!你會被罵的很慘。」。

  旁聽乙說:「官吏會說你自大,不會佛法,欺騙良民,然後栽贓的關你入獄,或禁止你弘揚佛法。」。

  淨信善好僧說:「那些穿皇制圓領衫的破戒比丘,會狂罵你是自認為比佛還行。他們的口水和汙墨會多到像水災的滾滾洪流,讓你大嘆弘法困難。」。

  羅因說:「修行要達諸佛不到之處,這是填充題;修行要達諸佛的不到根本無明之處,修行要達諸佛的不到貪嗔痴處,因為諸佛沒有貪嗔痴。

  道師!儒師!各位的看法呢?」。

  「當然了!道行要達聖人李耳的不到貪嗔痴處。」。

  「正行要達至聖先師孔子的不到貪嗔痴處,德行要達亞聖孟子的不到貪嗔痴處。」。

  儒士又說:

  「官吏說你寫的五部六冊詞句常常俗俚不經、敗俗傷化。某些官養的賤等破戒比丘說你不懂無為法而假裝懂,又抄一些佛經詞句來騙人。」。

  齋友回答:

  「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無所得恭鈔大梵天王問佛決疑經、序品第一的部份經文──

  是三王者.成強,三;才說人.性,德,依俗說法示第一義.皆是觀音大悲應化。

  「儒士!你的故鄉,有幾個人讀過書?」。

  「大約五至十人曾讀書,能寫簡單的文字;至於儒家的四書、五經,就少有人讀過了。」。

  「那就是百分之九十的人.是沒有讀過書的人,若教沒有讀過書的人般若波羅蜜多心經、金剛般若波羅蜜經、阿含經…,他們會聽懂嗎?」。

  「對於未曾讀書識字的人,若能聽佛經而懂波羅蜜,可能性很低。大多數人聽到般若、波羅蜜多、觀自在、五陰、五蘊、六塵、空相、不生、不滅、究竟、涅槃、莊嚴、即非佛土…,因為聽不懂而不想聽。」。

  「儒士!若你想教目不識丁的人聞思修佛法,用什麼方法?」。

  「只能以他們生活中,所見到所接觸.所應用的事物及感受.而啟發理解佛法,然後願意趣行佛法」。

  此時,羅因問說:「若還要合於大乘本生心地觀經,『為諸菩薩說應六波羅蜜,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究竟佛慧。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法。為求聲聞者,說應四諦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為餘眾生說人天教,令得人天安樂妙果。』。儒士!您將如何編寫?」。

  儒士、道士、齋友.旁聽還在思考如何回答時,羅因又說:

  「悉達多太子到城外郊遊時,經過東城門、南城門、西城門、北城門,看到生病而痛苦的人、死去的人、體弱行動不便的老人、比丘出家人…等,親見眾生之老、病、死、苦的後患無窮,以及離慾而能安樂生活。

  之後,悉達多太子到荒野苦行六年,發現苦行並不能成佛及解決種種煩惱及苦楚,所以不再苦行了。

  喝了羊乳之後,走到河內洗澡,然後到大樹下坐好,看夜間的天空,一顆流星劃出一條白光,消失了,直接觸心,觀看自心清淨心性的運用,證無上正等正覺及無餘涅槃,成為天人師佛;此時思考如何將清淨心性運用塵物自覺覺他及自利利他的法則教導眾生而讓眾生世世念念都遠離三有四流生死大海,經過四十九天的思考計劃及說法給在家菩薩等聽而確定十二部經典,廣度五乘眾生。

  因為眾生於平常生活中,最容易看見和接觸的是天、地、日、月、父、母、兄弟親友、山、川、風、雲、雨、水、熱、冷、饑、脹、病、苦、生、死、花、木、錢、財、貧、富、尊、卑…等,及遭遇苦受、或樂受的失去,或怨憎會增加新的痛苦…等。

  以釋迦牟尼佛實行戒定慧的經驗,消除無明煩惱痛苦,眾生生活中而最容易看見及接觸的痛苦題材,依經依律依法的合編五步六冊總傳承本及五部六冊太空傳承考試本,啟發眾生不作諸惡,眾善奉行;菩提心性本淨.自心菩提心性本淨。」。

  此時,淨信善好僧問:

  「五部六冊的架構呢?」。

  羅因回答:

  「眾生自性本淨,發菩提心.世世菩提願行而心性本淨,一行摩訶般若波羅蜜.六度萬行,天人師佛廣度眾生。

  眾生遭遇塵境時,運用陰、蘊、根的生活,稱為自然。所以凡夫眾生是時善而又時惡。因此啟發眾生奉行佛法。

  凡夫遇塵境塵緣時,而想離苦而得人天安樂,是名人天乘。

  凡夫遇塵緣時想離苦而得聲聞安樂,是聲聞乘。聲聞乘有二種涅槃,一種是未發菩提心的涅槃而古代不了義的譯為有餘涅槃,二是有發菩提心的涅槃而稱為無餘涅槃。

  無餘涅槃:天人師佛之無餘涅槃,菩薩之無餘涅槃,聲聞羅漢之無餘涅槃。

  眾生發菩提心,奉行佛經律論、戒定慧,菩提願行、自覺覺他、自利利他,是名菩薩;菩薩分為五十二種智慧果位菩薩;奉行佛經律論、戒定慧,自心三寶、菩提願行、自覺覺他、自利利他的菩薩是名地上菩薩。

  無所得奉行自心三寶、般若波羅蜜、自覺覺他、自利利他是名唯一佛乘的菩薩。

  清淨心王看塵境出現,知色聲香味觸等之成住壞空,意之生住異滅,因此自心不住於外、也不住於內,也不住於中;彼陰無常、磨滅、不堅固、變易法、心樂清淨解脫是名空,空有佛所用的空、唯一佛乘的空、最上乘的空、大乘之空、辟支佛之空、及聲聞乘之空。無所得恭讀恭鈔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第三的部份經文.『日夜能觀妙理空,一切罪障自消除,是名最上持淨戒。』。空的施行次序最少大約一百。

  一切惡都不作是名禪,一切善奉行是名禪,也稱為路。

  清淨心王是名無,一行以一切惡都不做及一切善奉行的運用有為法、世間法、生滅法、六根、五陰、六入、十二入、五蘊、菩提願行能自覺覺他、自利利他。

  無所得恭讀恭鈔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第三的部份經文──若人觀;知實相;空.能滅一切諸重罪;猶如大風吹猛火,能燒無量諸草木;諸善男子 真、實觀,名為諸佛秘要門;若欲為佗廣分別,無智人中勿宣說」

  旁聽者說:「能夠更詳細說嗎?」。

  羅因說:「無明.貪嗔痴塵境稱為有。自心菩提心性本淨是名『無』。自心菩提心性本淨具足佛圓滿智慧,世世念念發菩提心是名『無有』。實包含大乘之實,及辟支聲聞之實,實、實相、空、空心、空身、空相、空性。」。

  道士說:「若被蚊子叮呢?」。

  齋友說:

  「被蚊子叮?蚊子在身上.叮人時,人的身體產生觸的感覺而將觸的感覺資訊傳到色陰,再變為受陰而知癢痛,若想陰對癢痛產生貪嗔而稱為造罪,若想陰奉行佛法、知癢痛屬無常變易.空而沒有嗔,又想到蚊子屬害蟲可能傳佈瘧疾或登革熱病而拍死蚊子,這是以世間善心造殺生罪,其罪輕而也須持咒懺悔及消滅罪業。

 

四、智慧

  旁聽甲說:「五部六冊,怎麼讀,都不懂。」。

  齋友說:「五部六冊是太空考試本,應奉行長阿含經、遊行經中的經文作思考、分析、判斷、計劃,再以合於佛法經律論的心理言行表達,弘揚佛法經律論。」。

  齋友無所得恭讀恭鈔長阿含經、遊行經的部份經文弘法。

  「復次比丘作如是言:我於彼村彼城、彼國,和合眾僧多聞耆舊,親從其聞親受是法,是律、是教。

  從其聞者不應不信,亦不應毀,當於諸經推其虛實;依法.依律究其本末。

  若其所言非經非律非法者,當語彼言:佛不說此;汝於彼眾謬聽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違,賢士,汝莫持此,莫為人說;當捐捨之;

  若其所言依經依律依法者,當語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說。所以者何?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應;賢士!汝當受持,廣為人說,慎勿捐捨。此為第二大教法也•」。

  聽法之後,道士說:

  「太困難了。這種啟發眾生信佛信佛法的方式,必須知行甚深佛法和記住大量佛經佛律佛論,然後還須熟知其他宗教的典籍法要、社會百姓的風俗習俗,並且通曉文字的各種含義實義;有如此程度的人,就是一位菩薩就是一部經典寶庫。」。

  清信女說:「是寫幾句?還是寫一本書?」。

  齋友說:「很多著作。還有科儀的天經、太陽經、太陰經………,很多本。將篇名、卷名、章名、次第名等都刪去,再將冊文增多一些,就成為厚厚的一本五部六冊考試本了。到目前為止,能大榜及第的人是少數。」。

  儒士說:「沒有篇名、卷名、章名、次第名?這種考試太深了,幾乎大部份的人都猜不到,更讓那些想害你的人藉口你只會寫一些俗俚詞句和抄一些佛經。」。

  齋友說:

  「請問你,儒士!參加科舉考試時,考官會告訴你,考題出自十三經的某經某章嗎?」。

  清信士說:

  「現在知──佛弟子於說法時或寫文章時,應依佛法、依經、依律而說寫,你依佛經依佛法.依佛律而說寫,這是對的。那些謗罵者就是謗佛。那麼,請您將運用俗俚詞句寫的冊文先做講說。您要依佛經、依律、依法!讓我服氣!」。

  羅因說:「可以或不可以只講關鍵處,避免一字一字說?」。

  「儒士說你像一部活字典,很想以最困難的方式考你。」。

  齋友說:

  「讓小牌說,若不夠,再由大牌講說。」。

  「五部六冊考試本。

  夫苦 行悟道 卷者 乃十三年參道行腳也」。

  「五步六冊總傳承本。

  進根

  夫苦 行悟道 卷者 乃十三年參道行腳也」。

  「眾生都具足心性本淨的能力。

  調御大丈夫、醫生丈夫、教師夫子、正妻夫人、官吏士大夫、餘夫、農夫、民夫、丈夫…等等,時時刻會遭遇生苦、老苦、病苦、死苦、行苦、苦苦、愛別離苦、求不得苦、怨憎會苦、五陰熾盛苦………,是為夫苦。

  此時,要記得避免再造任何新的苦。

  意行、口行、身行都是無常的運用。

  知曉般若波羅蜜;並且奉行般若波羅蜜名為悟。

  人天乘、聲聞乘、辟支乘、大乘、唯一佛乘都稱為道。

  眾生依經依律依法.奉行戒定慧、菩提願行、自覺覺他、自利利他而心性本淨是名卷。眾生心性本淨的奉行戒定慧、般若波羅蜜、自覺覺他、自利利他是名舒。卷舒代表空有不二之運用。

  乃──即是或於是,此篇是精進根,可以說為『於是精進』。

  十代表佛十力、菩薩十力。

  三代表過現未來心不可得。

  年代表每一次的圓滿成就,例如地球繞太陽一週而稱為一年,五穀豐收而稱為豐年。

  參代表臨濟三關:現在奉行佛法與弘揚佛法,未來奉行佛法與弘揚佛法,未來世世奉行佛法與弘揚佛法。

  道是摩訶般若波羅蜜大道。

  行,腳;也。行就是代表:意行、身行、實行、品行、菩提行、口行、奉行、行家、行雲流水、行列………等,腳代表事物的基部、足、步行的能耐是腳力、足行走是腳步、古人的善行稱為腳步、立場也稱為腳步、書頁之附注稱為注腳、腳色…等,亦表決斷、囑咐…等。」。

  「道士!十三年就是奉行十波羅蜜(十),而過去心現在心未來心無所得(三),能成就菩提願行的豐年(年)。」。

  「淨信善好僧!若不夠詳細,我可以再加上四諦、三十七道品、十波羅蜜,那時候………。」。

  「可以說十天、都說不完。」。

  「儒士!那些人謗罵五部六冊寫俗俚詞句。您看呢?」。

  「他們是不懂而謗罵為俗俚詞句。」。

  此時,旁聽者說:

  「行腳也,是不是奉行(行)佛經律論,學佛的腳步(步)和囑咐(也)?是不是自己有菩提願行(行),這是菩薩的腳本(腳),應決斷的行動(也)?是不是奉行佛經律論、戒定慧的善行(行)腳步(腳)要決斷(也)?……?」。

  「對!你很有智根,再來就看慧根了。」。

 

五、是諸佛教

  儒士說:

  「你如何教導?」。

  「每一位眾生於同一時間內,可能具有多種身份,人民、男人或女人、夫或妻、宗教徒、父或母、子或女、事業主或員工…。」。

  旁聽者問道士:「你現在有幾種身份?」。

  道士回答:「明國人、男人、道士、爸爸的兒子、女兒的父親、學生的教師…。」。

  齋友說:

  「覺知和分辨,客塵的處理,自覺利他的運用,非色對待。人聽到他人的發問,聲音和內容到達耳朵、耳根、色陰、產生感受、想、行、識,若沒有惡,而就是完成了第一個程序。

  意念本無客塵;若逢塵境而產生憶想、創造、計劃、思考、分析、決策、行動、記憶,都沒有使用諸惡,就是完成了第三個程序。

  對過去沒有追憶雜憶妄想,現在無妄想妄念,對未來也沒有雜念妄想,完成了第四。

  此後,若發願而願世世奉行本性智慧行為能力的菩提生活方式,是菩薩的生活。

  無所得恭鈔恭讀大樹緊那羅王所問經卷第四的部份經文,『菩薩發心已,勝一切聲聞、緣覺。憍尸迦.無有能勝於菩薩者,唯除如來,何以故  從於菩薩出生如來。從於如來出生一切聲聞緣覺。』。

  可知若觀看自己本性運作,恭讀佛經.依經依律依法,實行聞思修戒定慧,這是佛教臨濟宗無為教眾生善行而可發菩提心一行六度萬行成為天人師佛廣度眾生的弘法方式。

  是教菩薩法的基本方式,能擴及十波羅蜜和成為天人師佛廣度眾生,也是讓百分之九十那些未識字者能成為善逝的最大最有效教育方式。」。

  但是明朝帝王視各宗教人士都可能再出第二位朱元璋或香軍,便以帝王專制政權迫害各宗教,強逼佛、道、儒、神明等合而為一種宗教,讓各宗教的信仰者互鬥而無暇爭帝位;造成佛弟子不能用佛教名義,道教不能用道教名義,儒家學子不能用儒家名義,對於佛教、道教、儒家、神明…等的全部各宗派人士是極大傷害和痛苦。

  佛教臨濟宗無為教被明朝帝王弄成『無為教』,因此被世人誤會為新的宗教或神秘宗教。佛、道、儒、神明…等的各宗派也被增胖而被稱為紅教、白教、玄真教、谷神教、黃陽教……。教導被增胖為宗教。」。

  「正法明如來知眾生被迫害,因此邀請聖人李耳、至聖先師孔子、忉利天帝、神明…等共商因應。天人師佛、聖人李耳、至聖先師孔子、天公都同意共同成立佛、道、儒、天公的聯合救助眾生系統而救助眾生。佛教以佛經律論之經文或名詞作因應,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之經文、本生經之儒,……等,以佛道儒及三教共一家等詞句讓那些寵者有些面子而不再以更苛酷的迫害殘殺佛弟子。」。

  「你們如何應付?」。

  「吾道一以貫之。給那些寵者一些面子,避免逢苦而再次的焚書坑儒。」。

  「第二十二章,抱一為天下式。第三十九章,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給那些寵者一些面子,避免造成再次的毀道行為。

  然後是第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啟發帝王讓各宗教各宗派各自向善成長。」。

  「儒士!道士!五部六冊考試本具無為法嗎?」。

  「很多。夫苦 行悟道 卷者 乃十三年參道行腳也」。

  「聽了大乘佛法講說,種種佛法程序,講的很仔細了。」。

  「要不要說它三千個次序?」。

  「講俗俚詞句示第一義的佛法吧。」。

 

六、啟發覺悟

  一行無為法的人,一切言行,只有程度的深淺或義理層次的寬廣,是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這些並不是破戒比丘、魔比丘和帝官所能懂的。

  於是,羅因說:

  「前文說的是進根,現在說念根吧。」。

  「五步六冊的冊文。

  念根

  倚托

  天 地覆載 父母生身」

  「五部六冊考試本的冊文是:

  倚托

  天 地覆載 父母生身」。

  齋友說:

  「讓我說吧。若是義理深廣的冊文,才由羅因和尚說」。

  「五步六冊此處冊文的提示是念根,而五部六冊沒有提示。」。

  「要思考及思念達成不造惡,要思念諸善奉行,並且念念菩提願行,是大乘念根的義意。」。

  「倚托。倚的含義是倚靠,依樣,依次,依從,依據,依歸,依法辦理,依然故我,無依;四依是依法而不依人,依義而不依語,依智而不依識,依了義經而不依不了義經。

  托的含義是托捧、托舉、托運、托盤、托墊、托生。

  所以啊!倚與托是可以啟發──於生活所接觸事物而觀知本性之運作及思考、分析、判斷、憶想、決策、行為…等。例.如念根之念,要以何為依據?以本性為依據。托舉什麼?不做任何惡。要以何為依歸?以本性作三自歸。什麼是托盤和托舉什麼?戒.持戒是托盤,佛性是托盤,托舉菩提、涅槃   
  般若波羅蜜摩訶般若波羅蜜而身心安樂。 托運,以佛性之意念言行托運無量眾生清淨生活。如何知惡而避免造罪?知道苦受及造成苦的原因而息滅苦因及息滅苦果。什麼是依樣?天地覆載…。」

  「你真的會三乘佛法。五部六冊的任何冊文,到了你的腦中,你就能以世間法、教導眾生實行無為法,再導入諸乘。唯一佛乘、辟支乘、聲聞乘、人天乘,都被你全說了;再講說下去的話,再說一個月,你都還能說。」。

  「那些謗五部六冊的人,這下子,全都撞到謗法罪而慘了。」。

  「齋友!何謂依次?何謂依法辦理?何者是依然故我?」。

  「天」 地覆載 父母生身。

  「本原具足智慧行為能力是名天或稱為自性,本來的智慧行為能力是名天性,過去所造的善報或惡業稱為先天,從今起自己不做諸惡也能眾善奉行是名後天,天演示善行順序次序名為天干,天出現太陽而光明普照的啟發自覺利他稱名天日,天演示日月星系萬物名天空,天演示永遠善行又能諸惡不做而名為天罡。念天、天道、天機、天象、天堂、天神、天人、天尊、天意、天良、天下、天府、天譴、天公地道、天長地久、天人師、天倫…。」。

  「所以.看到天、太陽、月亮、星星、人、動物、山、川、雲、雨、水、農作物,善或惡,景觸天空而覺知及分辨,及本性運用清淨天性,所以能知天象及天機而不執著先天善惡業,以清淨天意運用事物且合天道,才能夠避免天災,因而引導眾生以天罡而天倫生活;並且更增進的念天,念天產生五乘善良眾生,一是人間善乘,二是天堂的天神天人乘,三是辟支或聲聞乘人,四是大乘者,五是最上乘或唯一佛乘者;希望天上人間都是善人。」。

  「若想講得多又廣,必須用很多時日作講說。所以只以最簡單及最簡捷的詞句,將天作了初步說明。」。

  「請告訴我,那幾部佛經說念天?」。

  「增壹阿含經、大般涅槃經。」。

 

七、地怎麼產生?

  此時,齋友故意微笑的說:

  「儒士!道士!那些寵臣罵五部六冊考試本是俗俚詞句。那些破戒比丘寵物罵五部六冊考試本是不懂無為而說無為,且說無為是無不為?你們看呢?」。

  「照見本性,實行空三昧,然後觀照無,發菩提心,運用無生法忍,才能般若波羅蜜,之後還必須分辨何者是善而隨機做適當的自覺覺他及自利利他。」。

  清信士說:

  「五步六冊總本或五部六冊太空考試本的論文,仔細的分析,好像是以兩種方式寫作,一是先說佛經而再以人間常見的天地事物啟發眾生懂本性而發菩提心成為佛之繼承者,二是以世人常見的天地事物及悲歡離合而再啟發漸入佛法諸乘。」。

  淨信善好僧回答:

  「依佛依經依律依法,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二、自利利他品第十的部份經文,『善男子!菩薩信根,既自利已,復利益他。自利益者,不名為實;利益他者,乃名自利。何以故?菩薩摩訶薩為利他故,於身、命、財不生慳 悋,是名自利。菩薩定知,若用聲聞、緣覺菩提教化眾生,眾生不受,則以人天世樂教之,是名利他;利益他者,即是自利。……。」。

  齋友繼續說:

  「五步六冊及五部六冊考試本的冊文及詩曰或詞曰………等,常以字數三、三、四共十字的文字押韻作詩或詞,唱念時,好聽又容易懂,這是專門設計給那些不識字的人聽而啟發奉行十善業及觀察本性智慧行為能力之運用,啟發眾生於未來世能無師自悟而成為天人師佛;也恭鈔佛經律論之部份經文或論文等而放於每一篇冊文之前、或中間、或最後,啟發眾生於此世即可信行佛法善業,以本性良好地基及地力而勤於地支,地盡其利的讓地產及地物豐富,達到地久天長的妙吉祥生活。」。

  旁聽者問:

  「地代表什麼?」。

  「無所得恭鈔恭讀華嚴經卷七十八、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十九的部份經文:菩提心者,猶如大地,能持一切諸世間故。」。

  此時,齋友問:

  「有沒有容易學習的方法,讓不識字的人們能消除苦惱?」。

  儒士回答:

  「就是像你們編一些好聽又好記的詞句歌唱,讓不識字的人於工作時、平常時、苦惱時,都能唱一唱,想一想,往好處去,避免做錯、避免造罪。」。

 

八、快樂如唱

  此時,旁聽者很想聽六個字講說,可是儒士和道士想聽那些更平凡的詞句而卻具足諸乘佛法的說法。

  清信士說:

  「說一些被誣衊的冊文;例如初參一步,再參一步,阿彌陀,念彌陀,四字佛,六字佛。」。

  淨信善好僧說:

  「小牌先說。若小牌的實力不夠,再由菩薩摩訶薩說。若菩薩摩訶薩的實力還不夠圓滿,請天人師佛教導指示。」。

  「懼怕無常生死之苦,初參一步;…‥」。

  「無所得恭述法句譬喻經卷第三.安寧品的部份經文──昔佛在舍衛國精舍。時有四比丘坐於樹下、共相問言──一切世間、何者最苦。一人言.天下之苦,無過婬欲;一人言:世間之苦 無過瞋恚;一人言:世間之苦,無過飢渴。一人言:天下之苦.無過驚.怖。共諍苦義云云不止。

  佛知其言,往到其所,問諸比丘屬論何事。即起作禮.具白所言.

  佛言:比丘,汝等所論,不究苦義,天下之苦,莫過有身;飢、渴.寒 
熱.瞋恚、驚,怖,色欲、怨 禍;皆由於身。夫身者.眾苦之本 患禍之元,勞心極慮、憂畏萬端,三界蠕.動,更相殘賊,吾我縛著.生死不息  皆由身興,欲離世苦當求寂滅   攝心守,正,寂然無想 可得泥洹    
此為最樂

  於是世尊即說偈言.

  熱無過婬;毒無過怒,苦無過身,樂無過滅

  無樂小樂小辯小慧,觀求大者 乃獲大安。

  我為世尊.長解無憂;正度三有;獨降眾魔。

  當清信士恭述佛經之部份經文之後,淨信善好僧說:

  「佛說法引導眾生,也常以世人常遇之苦而令眾生觀苦和知苦,啟發眾生肯離苦而願行最樂?在佛經經文中,是不是也運用世俗的饑、渴、寒、熱、驚怖、色欲、怨、禍,皆由於身;引導眾生知身之危害力,啟發眾生願行大安?」。

  道士回答說:

  「沒辦法。我們遇到一個愛烹走狗的家族,特別喜歡借題發揮而殘殺功臣。」。

  儒士也說:

  「沒辦法。我們遇到一個喜愛殘殺自家人的家族,叔叔搶了姪兒的位子而當皇帝,他的皇子皇孫大概以為天下人都像其先祖,所以給人民種種苛政、酷刑或殘殺。」。

  儒士又說:

  「土皇帝將境內百姓分出等級,妓女是最低級,不守戒律的比丘比丘尼是第八級而與媒婆或產婆同級。」。

  「羅因菩薩!你若是羅孟浩,曾為官清廉而應屬於第一級的高級百姓。你若家族是軍人家族而屬於第二等級的高級百姓。你為何放棄地位及安定生活?

  為何要在土皇帝殘苛政權下而弘揚佛法?」。

  「在印度戰國時代,眾生隨時會遇到殘殺或饑苦,所以釋迦牟尼佛捨棄王位而於印度各國各地講說佛法,希望眾生離苦而最樂。」。

  「中國的春秋時期,各國互相征伐,百姓也是隨時會遇到戰亂殘殺或逼苦,所以聖人李耳以道德經而希望百姓能知大患,並且執古之道而以御今之有,玄之又玄。

  戰國時,兵器發展迅速,戰況更猛烈,百姓塗炭,所以至聖先師孔子周遊列國而希望各國王侯息戰,讓百姓安樂生活。之後,亞聖孟子也發揚儒學。

  佛與聖人都是在人民最苦而想學習離苦之道時,走入人間而講說離苦之法,以及勝樂之路。」。

  「佛弟子學天人師佛成佛的經驗而願於未來世成為天人師佛廣度眾生。」。

  「啊?你想身體出家?」。

  「天人師佛有兩種外型,一是在家如來佛,二是出家如來佛,釋迦牟尼佛是出家的如來佛。」。

  「正法明如來是在家如來佛,菩提菩提如來也是在家如來。」。

  「無所得恭鈔恭述佛說道神足無極變化經卷第四的部份經文──

  復次.目連!於,是三千大千世界,百拘利四天下世界彼如來隨一切,意而為說法。復次,有四天下世界,如梵天形像被服而為說法,彼世界如來不出家除鬚髮。復次,有如釋提桓因形體被服而為說法或如日天王形體被服而為說法,或復如遮迦越王形體被服而為說法…。」。

  旁聽女高興的說:

  「在家天人師佛,還有觀世音在家菩薩,文殊師利在家菩薩,普賢在家菩薩,大勢至在家菩薩,優婆塞善好僧,優婆夷善好僧,都是在家。從此以後,若我的孩子信佛教,也可以聞思修佛法而成為在家的善好僧、在家菩薩,未來世成為在家如來佛。能在家修行,可以成無上正等正覺,我不必擔心我或我的孩子必須身體出家當比丘或比丘尼才能修行而造成我家沒有後代子嗣的問題,我也不必擔心若我的孩子當比丘而毀佛戒的問題。」。

  說到毀佛戒的問題,淨信女嘆了一口氣,接著說:

  「你看看那些比丘、比丘尼,幾乎都不肯穿偏袒右肩的斑駁醭染納衣這種佛制袈裟,他們破壞戒律而不是佛弟子。他們也幾乎不肯托乞食而毀戒律,毀具足戒不是佛弟子。

  因為破戒比丘比丘尼不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他們還畜財物、喜於惡口、兩舌、自讚、毀他、爭名…,所以明朝帝王及其臣僚很看不起這些破戒比丘,弄了一件帝制圓領衫給破戒比丘比丘尼穿;當破戒比丘穿了帝制圓領衫這種俗衣裳而成為魔比丘,後果就是極慘。土皇帝及其臣僚還將他們列入風評極差的那些類型,比妓女高一些些。」。

  「被色聲香味觸牽著走的人,成了土皇帝的寵物,輪諸苦。」。

  「羅因優婆塞善好僧!當年你是不是未穿帝制圓領衫那種混元衣.而被找了藉口,關在牢中。」。

  「先世罪業即為消滅,未來世當證無上菩提。」。

  清信士說:「那些比丘乞士應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而將帝制混元衣穿在內,然後外穿佛制偏袒右肩袈裟。」。

  儒士說:「好男人!志向光明遠大。」。

 

九、苦邊受

  「懼怕無常生死之苦,初參一.步」。

  「每一次心理,從產生、運行、遞交、到結束,就是一次心理的變易生死;眾生每一世的身體,從出生、茁壯、衰老、到死亡,就是經歷一次身體的分段生死;下一次若是生在天界,又是一次身體的分段生死,名為無常。因為心相從產生到覺知;至覺知之時,產生的過程已經結束了而稱為虛妄。」。

  「人若對於眼、耳、鼻、舌、身、意、色(身體)、受、想、行、識、色(物質)、聲、香、味、觸、法產生貪或嗔,會衍生求不得苦、怨憎會增加痛苦、五陰熾盛苦、愛別離苦…,嚴重的衍生會產生殺盜淫等及六道三塗苦厄。」。

  「人若逢苦而想離苦,最好是不做任何惡,並且能息滅無明及貪瞋痴。然後能奉行菩提心性及諸善奉行,自淨其意。」。

  「本性是名初。現在奉行佛經律論、戒定慧、自心三寶、菩提願行、弘揚佛法,此世之未來也奉行佛經律論、戒定慧、自心三寶、菩提願行、弘揚佛法,未來世世也奉行佛經律論、戒定慧、自心三寶、菩提願行,弘揚佛法是名參。

  『無所得恭述大方廣佛華嚴經(六十華嚴)卷第五的部份經文──

  文殊,法常爾,法王唯一法;一切無礙人,一,道出生死。

  一.切諸.佛身,唯.是,一法身,一心一智慧;力無畏亦然。』。

  恭聽佛經經文,可知一的佛法。

  步他是梵文的音譯,步他的了義是佛。

  已經用如來清淨禪講說『懼怕無常生死之初參一

  「願祝眾生世世念念都沒有無明而遠離諸苦,並且眾善奉行,最好能成為天人師步他而廣度眾生。」。

  這時候,旁聽者說:

  「佛是印度話的音譯,我們不懂印度話,更不懂義理,很多人因為不懂而排斥。所以請告訴我們,何謂佛?」。

  淨信善好僧說:

  「讓小牌先說。先說唯一佛乘的門戶。」。

  「諸惡莫作,諸善奉行,心性清淨,是名諸佛。」。

  「所以啊!只要佛弟子發菩提心,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心性清淨,即名諸佛而於此世即可奉行唯一佛乘弘揚佛法。」。

  旁聽者又問:

  「請說詳細一些。」。

  善好僧說:

  「心性本淨本具如來智慧德相,本性運用本覺智慧諸法.啟發眾生也能以本性運用本覺智慧諸法平常生活;而自性本淨是名佛,亦名覺。

  追求心外法的眾生稱為外道而沒有覺。」。

  旁聽女問:

  「什麼是菩提心?」。

  「無所得恭讀恭鈔法集經卷第三的部份經文──

  空、無相、無願、無戲論法,名為菩提。………

  於一切法,著我、我所,此非菩提。

  覺一切法、平等,知一切法、真如,名為菩提。」。

  「發願世世奉行菩提的平常生活,並且願於未來世成為天人師佛廣度眾生,名為發菩提心。」。

  「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一的部份經文──

  菩提有三種──一者.從聞而得。二者 從思惟.得;三者、從修而得;聲聞之人,從聞得故,不名為佛。辟支佛人,從思惟已,少分覺故,名辟支佛;如來無師.不依聞.思,從修而得;覺悟一切,是故名佛.」

  無所無所得恭鈔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一的部份經文──

  善男子!如琲e水,三獸俱渡,兔、馬、香象。兔不至底.浮水而過;馬或至底,或不至底,象則盡底;琲e水者,即是十二因緣河也;聲聞渡時.猶如彼兔。緣覺渡時.猶如彼馬。如來渡時,猶如香象.是故如來得名為佛;聲聞、緣覺.雖斷煩惱.不斷習氣;如來能拔一切煩惱習氣根源,故名為佛。……。」

  旁聽者問:

  「習氣根源是什麼?」。

  「原始無明稱為習氣根源。若遭遇色聲香味觸而內心習慣性的產生喜歡或厭惡稱為習氣。」。

  「無所得恭述優婆塞戒經卷第三、息惡品第十六的部份經文──善知方便調伏眾生,名調御丈夫。能令眾生不生怖畏.方便教化離苦、受樂,是名天人師,知一切法.及一切行故名為佛;…。」。

  旁聽女聽了之後,說:

  「世世發菩提心,才能達到如來能拔一切煩惱習氣根源,成為佛超越三界。」。

  「那些沒有以本性產生意念言行運用的人,即使愛心或可憐他人困苦而布施,因為習氣或追求未來的福報,還在三界輪轉。」。

  「哇!原本是耕田想種稻或麥,卻撒到小稗種子而田裡長了雜草?」。

 

十、眼根圓

  淨信善好僧說:

  「說法令自己快樂,你們也法喜充滿,所以很詳細的說。」。

  「五步六冊總傳承本或是五部六冊考試本的冊文是活潑運用戒定慧的詞句。」。

  『懼怕無常生死之苦 初參一 步 』,最少的程序是三大程序。懼怕無常生死之苦的眾生,可以從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眼、耳、鼻、舌、身、意、眼行、耳行、鼻行、舌行、身行、意行、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五陰、色、聲、香、味、觸、法、五蘊…等時時正觀;所以呢?『觀世間一切萬物,諸行無常;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諸乘眾生若不想再造苦厄害自己受苦;必須知道一切萬物及諸行無常,就不要追求樂受,也不要對苦受產生強烈排斥及嗔怒,更不可沉迷於世間中。只要不造惡,就是一種自救;遇到病苦或他人加諸之橫逆,也是沒有怒怨嗔,而就不必飽受苦上加苦的種種苦況。

  若是眾生喜當人天乘可以奉行十善。

  若心喜獨善其身的眾生可以奉行聲聞乘。

  若樂於兼善天下的眾生可以奉行大乘,並且還可精進唯一佛乘而於未來世成為天人師佛。

  已經奉行『初參一 步』的大乘佛弟子,還是每年每日,時時刻刻應觀看本性智慧行為能力運作無為法、有為法、世間法、生滅法的方法,習慣念念奉行般若波羅蜜福慧菩提願行。」。「然後呢?」。

  「恭述佛經的部份經文而解說被稱為俗俚詞句的冊文佛法。」。

  「無所得恭述恭鈔大正版大藏經雜阿含經一一七二經的經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拘睒彌國瞿師羅園。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譬如有四蚖蛇,凶惡毒虐,盛一篋中。時有士夫,聰明、不愚,有智慧,求樂、厭苦,求生、厭死。

  時有一士夫語向士夫言:汝今取此篋盛毒蛇,摩拭洗浴,恩親養食,出內以時。若四毒蛇脫有惱者,或能殺汝,或令近死,汝當防護。

  爾時,士夫恐怖馳走;忽有五怨,拔刀隨逐,要求欲殺,汝當防護。

  爾時,士夫畏四毒蛇及五拔刀怨,驅馳而走。人復語言:士夫!內有六賊,隨逐伺汝,得便、當殺,汝當防護。

  爾時,士夫畏四毒蛇、五拔刀怨及內六賊,恐怖馳走,還入空村。見彼空舍,危朽腐毀,有諸惡物,捉皆危脆,無有堅固。人復語言:士夫!是空聚落,當有群賊來,必奄害汝。

  爾時,士夫畏四毒蛇、五拔刀賊、內六惡賊、空村群賊,而復馳走。忽爾道路臨一大河,其水浚急。但見此岸有諸怖畏,而見彼岸安隱、快樂,清涼、無畏。無橋船可渡得至彼岸。

  作是思惟:我取諸草木,縛束成栰,手足方便,渡至彼岸。作是念已,即拾草木,依於岸傍,縛束成栰,手足方便,截流橫渡。如是士夫,免四毒蛇、五拔刀怨,六內惡賊,復得脫於空村群賊,度於浚流,離於此岸種種怖畏,得至彼岸安隱快樂。

  我說此譬,當解其義。比丘!篋者,譬此身,色四大,四大所造、精血之體,穢食長養,沐浴.衣服,無常、變壞、危脆之法。毒蛇者,譬四大,地界、水界、火界、風界;地界若諍,能令身死,及以近死;水、火、風諍,亦復如是。五拔刀怨者,譬五受陰。六內賊者,譬六愛喜。空村者,譬六內入。

  善男子!觀察眼入處,是無常、變壞。執持眼者,亦是無常虛偽之法;耳、鼻、舌、身、意入處,亦復如是。空村群賊者,譬外六入處。眼為可意、不可意色所害;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為可意、不可意法所害。浚流者譬四流,欲流、有流.見流、無明流。河者譬三愛,欲愛、色愛、無色愛。此岸多恐怖者,譬有身。彼岸清涼安樂者,譬無餘涅槃。栰者,譬八正道、手足方便截流渡者,譬精進勇猛。到彼岸婆羅門住處者,譬如來、應、等正覺。

  如是。比丘!大師慈悲,安慰弟子,為其所作,我今已作,汝今亦當作其所作。於空閑樹下,房舍清淨,敷草為座,露地、塚間,遠離邊坐,精勤禪思,慎莫放逸,令後悔恨,此則是我教授之法。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這時候,旁聽女說:

  「經文中,佛以俗俚字句,例如毒蛇、篋、日、士夫、摩拭、洗浴、恩親養食、惱、近死、馳走、五怨、拔刀隨逐、要求欲殺、內六賊、空舍、群賊、大河、地、水、火、風、身、穢食…等作為譬喻無明、三毒、三愛、三有、四流、六愛喜、苦惱等之危害,而啟人避免造惡害人害己,更啟發眾生於佛法八正道精進而渡十二因緣河,才能到達如來無餘涅槃彼岸安隱快樂。

  讀了「五步六冊傳承本」和「五部六冊太空傳承考試本」,可以發現是先恭鈔佛經的部份經文,然後寫冊文詩曰而作啟發,讓識字者讀給不識字者聽,啟發眾生世世念念走向安隱快樂;或是寫了詩文或冊文先作啟發眾生知苦和觀察本性的運作,然後再恭鈔佛經律論的部份經文或佛論而讓懂字的眾生知佛法,讓懂字的眾生能念經文及冊文或詩曰給不認識字的人聽,而啟發眾生世世念念都不做惡,並且能善行,最好能像禪宗中土六祖惠能大師從不識字而悟菩提心性弘揚佛法,或是像維摩詰在家菩薩、龎蘊在家菩薩、傅翕在家菩薩弘揚佛法。」。

  「將冊文詩曰等與佛經律論而作比照,五步六冊的冊文詩曰等都與佛法相應而與佛經律論合。至於五部六冊考試本,若與佛經律論作比照,五部六冊考試本充滿了填充題、選擇題、是非題、刪字句題、問答題、字句重編題。只要讀者作了答案,就可判定是文殊師利在家菩薩程度,是初地菩薩程度,或是辟支佛或聲聞羅漢程度。當然了,土皇帝養的寵物也會立刻被認出來,因為寵物只會毀佛戒律而又謗佛,並且只會栽贓和惡口妄語,而沒有能力奉佛經律論的依經依律依法推五步六冊或五部六冊之虛實及究其本末。」。

  「正統佛弟子是奉行佛法經律論、並且依經依律依法對別人的文章推其虛實和究其本末。

  那些破戒比丘都不是佛弟子,當然敢誹謗。」。

 

十一、如如說

  這時候,儒生說:

  「某些冊文或詩曰被罵的特別嚴重,又怎麼說?例如:

  嘆人身不長遠 心中煩惱 父母亡一去了 撇下單身。

  幼年間無父母 成人長大 無倚靠受苦惱 多受恓惶。

  痴心腸想父母 長住在世 忽然間父母亡 痛苦傷情。

  虧天佛保佑我 成人長大 食長齋怕生死 要辦前程。

  想父母不見了 煩煩惱惱 想生死輪苦 嘆殺人心。

  忽然間亡故了 生身父母 又不知我死後 何處托生。」。

  道士笑著說:

  「看上去,很像述說你幼年的生活情況,是嗎?」。

  看到他們的好奇,旁聽者神氣的說:

  「處處都是好題材,根本沒必要以自己幼年生活作題材寫文章。這是羅因清信士知每人都會遭遇父母亡故的事,所以以之作題材而弘揚佛法。」。

  羅因清信士說:

  「正確。」。

  齋友於是說:

  「先讓小牌說。」。

  「這是臨濟三關啟發眾生現在如何不做苦厄業和能夠實行善行,此世之未來歲月如何不做苦厄業和向善,未來世世如何不做苦厄業和能善行善逝。」。

  「無所得無所得無所得恭鈔罵意經的部份經文──

  惡有父母,癡為惡父,愛為惡母。

  善亦有父母,三十七品經為善父,六波羅蜜為善母;復有父母,佛為父,法為母,隨佛語,案法行,是為父母行。」。

  儒士說:

  「由於你的佛法講說,再想佛經,就比較容易理解。同一段冊文,你如何以多種乘的理念作講說?」。

  齋友說:

  「嘆人身,這四個十字頌是頭一個階段。痴.心腸,這四個十字頌是第二。想父母,這四個十字頌是第三個階段。」。

  「1.『嘆人身不長遠心中煩惱』是題目,人現在若不知奉行三十七品經善父及六波羅蜜善母稱為父母亡,若誤用癡惡父及愛惡母一念去做惡稱為一去了,撇下單身遭受愛別離苦、求不得苦、行苦…等。

  2.所以眾生若能捨棄痴愛稱為父母亡,以本性奉行明父及六波羅蜜善母是名一去了,就能菩提心性清淨而超越三有四流苦海是為撇下單身。」。

  「1.前一念稱為『前』,次續的智慧言行稱為幼年間,人若次續之意念言行不奉行明父及六波羅蜜母稱為無父母;後念即使成人長大也是無倚靠,若遭遇諸受苦惱時(受苦惱),也是心中多受悲傷、驚慌、煩惱稱為多受恓惶。

  2.人若前念奉行明父和六波羅蜜母,次續的意念言行也奉行三十七品經父和六波羅蜜母稱為幼年間,可以以清淨心性奉行三十七品經和六波羅蜜母稱為無父母,可以成為奉行唯一佛乘的人稱為成人,更可以發菩提心而成就三十二相善業稱為長大;這種以菩提清淨心性奉行佛經律論及戒定慧與菩提願行、自覺覺他、自利利他是名無倚靠,生活中即使遭遇種種受或苦惱,或是多受悲傷驚慌煩惱而自心也是心性本淨。」。

  聽到這裡,旁聽女問說:

  「維摩詰所說經、佛道品第八的部份經文,譬如高原陸地,不生蓮華;卑濕淤泥,乃生此華。如是見無為法,入正位者,終不復能生於佛法;煩惱泥中,乃有眾生起佛法耳。

  又如植種於空,終不得生,糞壤之地,乃能滋茂,如是入無為正位者不生佛法;起於我見、如須彌山.猶能發于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生佛法矣;是故,當知,一切煩惱為如來種。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無價寶珠。如是.不入煩惱大海 則不能得一切智寶」。

  儒生說:

  「五步六冊傳承本或五部六冊考試本,是先恭鈔佛經律論的部份經文或佛論,再寫冊文或詩頌;或是先寫冊文或詩頌,然後再恭鈔佛經律論的部份經文或佛論,是不是啟發識字者或不識字者都能於煩惱生活中而超越煩惱痛苦,卑濕汙泥中而生蓮華,眾生於煩惱中而為如來種,於煩惱大海中而得一切智寶?」。

  羅因優婆塞善好僧回答:「是。」。

  道士說:

  「痴心腸,這四個十字頌,又是怎麼說?」。

  淨信善好僧回答:

  「那是佛法生活化的佛法冊文」。

  「1.『痴心腸 想父母 長住在世』是題目,人對於此世之未來生活,若以沉迷世法之痴心腸而想明父及六波羅蜜母稱為想父母,也想此世念念奉行稱為長住在世,這種以痴心腸的心念言行不能見如來。無所得恭述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的部份經文──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

  「人對於現在及未來生活,發現痴為惡父的時候,此時就沒有奉行三十七品經善父及六波羅蜜善母稱為父母亡,就會遭遇五陰熾盛苦、苦苦、刀兵苦…等稱為痛苦傷情。以後,幸虧發現自己具足本性天性及可信佛和信行佛法佛性稱為虧天佛,幸虧自性天性佛性趣行佛法保佑我的意念言行向善稱為虧天佛保佑我,才能繼續走向成為天人師(成人)具足三十二相善業(長大)。不實行金剛般若波羅蜜.只吃素食的人不能成佛,牛馬羊都吃素而未來還可能在三界六道受苦,所以眾生發菩提心  實行六波羅蜜,要辦前程而永遠超越三有四流生死大海。」。

  「想父母,不見了,煩煩惱惱。這是因為世世念念都會運用想,也是世世念念都會遭遇生苦、病之苦、老之苦、五陰熾盛苦、愛別離苦、死之苦…等。如何解決諸苦的困擾而不沉淪於六道三塗?這是很重要的問題。

  若以世間人的想法看想父母的四個十字頌,只是擔心關於未來世世輪苦及擔心托生於六道三塗之苦。

  若以明父和六波羅蜜善母的方式而言,冊文含義就很廣大了。」。

  「無想是無為法,不見或不知是如來法,了是透徹瞭解、完全解決、完全結束。想是世間法。」。

  「雖然最初以有為法的想而思惟明父及六波羅蜜善母稱為想父母。卻發現本性能不見而能透徹瞭解無為法、有為法、世間法、生滅的運作,並且能完全解決煩惱諸苦及意念言行的每一次都是完全圓滿結束稱為不見了。遭遇世間種種煩惱時而正是成就一切智寶的時候。

  雖然想的運用是變異生死稱為想生死,它屬於心理方面的一種輪苦。若錯用心、就是已殺了自心運用本性成為天人師佛心的生活而稱為嘆殺人心。

  若是心轉意的奉行三十七品經善父及六波羅蜜善母,當時就是那些痴惡父及愛惡母都亡故了稱為亡故了生身父母。若世世都奉行如來法這種『不知』稱為『又不知』,就是每一世我死後的何處托生方法。」。

  道士聽了說:

  「啊!同一個名詞,可以作為句首,也可以作為句尾,境地都不同。那些寵臣或寵物罵你寫俗俚句及學問低,他們的罵話簡直是形容他們自己的最恰當話。

  羅因和尚!若你的戒定慧三學及學問不夠好,那些謗罵你的人豈不是罵自己類似於尚未讀書識字的文盲。

  羅因微笑而禮貌的回答:

  「那是因為信佛,信行佛法經律論及戒定慧,所以恭行長阿含經、遊行經中的佛語,依佛經律論佛法而寫。」。

 

十二、定

  齋友接著說:

  「前已說了眼看的,現在要談的是耳聽的。別人說話,自己聽到了,稱為耳聽的。」。

  「又參一步想,我這點靈魂,不知?何處住。所無量;劫來生了又死,死了又生四生六道受苦,轉到如,今;今。得人生百年光景,如夢如幻。死後又不知何處受苦去了。為人在世大夢一場,今朝不保來朝,要尋出身之路,懼怕生死輪之苦,不肯放。參,再參一步。」。

  「又參一步想。大部份的人看到或聽到這句話,會以為是往下一個步驟想。

  五步六冊與五部六冊都同時具有的冊文或詩曰等,幾乎都包含同時啟發眾生知苦而不做任何惡,以及向善而成就諸善業,並且要讓百分之八十的不識字者能避苦和善行,所以要用很多心思和想法,例如可以將苦及其危害寫出文章,再寫出唯一佛乘的詞句,還可寫出大乘文章的詞句,以及寫出辟支聲聞乘文章的詞句,然後寫出人天乘的文章詞句,將這五種文章作總和,留下共同的詞句,以唯一佛乘的詞句作大乘啟發運作,便成為五步六冊的冊文或詩曰等。

  至於五部六冊考試本,因為是考試本,當然也放了一些機關,看一看答者是那一種程度。」。

  儒士聽了之後,問:

  「為什麼要用這種方法寫?」。

  「無所得恭述恭讀維摩詰所說經佛國品第一的部份經文──

  佛以一音演說法.眾生隨類各得解。」

  「佛弟子實行佛法,未來世能成為天人師佛,所以於此世就學佛以一音演說法,希望眾生隨類各得解。」。

  齋友又說:

  「前已講說『初參一 步』佛法。至於『又參一步想』的佛法,又提醒您以『初參一 步』運用想稱為『又參一步想』。」。

  「我這點靈魂呢?」。

  齋友說:

  「古代的佛經都沒有標點符號,讀佛經是必須很小心的讀,很仔細的讀,一字一字的讀,經文的十個字而可能包含五句話和諸乘佛法。五步六冊的冊文,也是儘量以佛經方式而寫。(佛經律論,大約於西元一九五○年,被學者放了標點符號而造成頓教大乘法次法向大量減少,極為可惜。為了避免流失大法,五步六冊或五部六冊內恭鈔佛經律論的部份經文或冊文詩曰等而故意放標點符號於佛經經文或冊文的右邊,以便啟發佛弟子於頓教大乘佛法及修行次第或諸乘方面精進。)」。

  「一般人看了冊文,會認為是再進一步的想,我這個靈魂,不知何處住所?無量劫來生了又死,死了又生,四生六道受苦,…。」。

  旁聽者好奇的問:

  「是不是只想到一小部份?是不是還有更深的禪意?」。

  「又再奉行『初參一 步』的運用想,真我意念言行一次般若波羅蜜就是已奉行靈及魂歸心性本淨,以後能『不知』,就知何處住而能心不在內和不在外和不在中間,所知及所用都是大乘無止盡的自覺覺他及自利利他。即使遭遇時光或五陰等等劫掠、意念的變異生死或肉體的分段生死而隨業受報的在地獄或當畜生四生六道受苦,也要記得『初參一 步』及『再參一 步』,又參一
 步,就能不做任何惡,並且能消罪業,又能奉行佛法善逝稱為轉到如……。」。

  旁聽者說:

  「深!很深!」。

  齋友說:

  「菩提菩提!菩提精進。不放逸,不放逸不放逸,才能離苦而安樂。」。

  齋友又說:

  「無所得恭述雜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雜阿含經九二六經)的部份經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那梨聚落深谷精舍,爾時,世尊告詵陀迦旃延:當修真.實;禪。莫習強良禪。如強良馬.繫槽櫪上,彼馬不念我所應作.所不應作,但念穀草;如是丈夫,於貪欲纏,多所修習故;彼以貪欲心思惟,於出離道不如實知,心,常馳騁.隨貪欲纏而求正受。瞋恚 睡眠、掉悔疑.多修習故,於出離道,不如實知,以………疑;蓋心思惟,以求正受

  詵陀,若真生馬,繫槽櫪上.不念水草.但作是念駕乘之事;如是丈夫不念貪欲纏住,於出離如實知;不以貪欲纏而求正受;亦不瞋恚、睡眠、掉舉、疑纏多住,於出離瞋恚、睡眠、掉悔.疑.纏如實知;不以……疑纏而求正受。……。

  聽說法之後,旁聽者說:

  「那些破戒比丘拒穿露出右邊肉肩的佛制袈裟(斑駁醭染納衣)而被佛呵責不是佛弟子,因為他們貪欲的穿世間俗衣裳而成為魔比丘。毀滅具足戒的破戒比丘拒托乞食,以貪欲在寺內自行煮食物,都成為謗毀佛法戒律的魔比丘。」。

  「實行貪的破戒比丘自害害人入地獄.餓鬼.畜生。」。

  此時,道士問:

  「再來呢?」。

  「鼻部包含鼻、鼻孔、鼻腔、肺、呼吸道……等,所以可以呼吸、聞出香味或臭味。呼氣與吸氣是與生俱來的運作及不可控制的。鼻遇到臭味,人可以暫時停止呼吸和走出臭味範圍而此行為是可控制的。眾生若聞到食物美味而以痴惡父及愛欲母,做了偷盜惡業,因果報應就入了馬或豬等動物胎,以豬馬動物身工作還債,更慘的是被宰殺而割肉還債,稱為牛馬豬羊飛禽走獸都有父母所生。

  在外客人若奉行三十七品經善父及六波羅蜜善母稱為也有還家之日。

  若遇到六塵爭論而自心一行摩訶般若波羅蜜,以無為法領導陰界入及有為法、世間法等奉行菩提願行.而心性本淨是名無有家鄉。

  能奉行無生法忍、般若波羅蜜,才能回家鄉。

  人若用痴欲惡父及愛欲惡母,此時雖知自己能行般若波羅蜜而因為未奉行般若波羅蜜,所以未能回家鄉而在外流浪,飽受六道三塗苦厄。」。

  「孫甫宅是人名嗎?或是無明之孫代表執著世間法;也可能是明父?」

  聽到旁聽者的發問,齋友說:

  「孫是姓,子的子稱為孫。甫是尊敬,若尊重至聖先師孔子(字仲尼)而尊稱為尼甫。」。

  儒士笑著說:「羅因清信士!孫甫宅的機關很多。」。

  「眾生心性本淨及具足如來智慧德相,但眾生若以痴為惡父及以愛為惡母,稱為孫甫宅有一明師,因此不能明心見性;若以痴愛心理念佛經或持佛名號,金剛般若波羅蜜經說那些以痴愛心理求佛法者,都是行邪道而不能見到自性如來。」。

  「無所得恭鈔恭述七知經的部份經文──側耳聽有兩輩、一人聞法受持,一人聞法不受持。聞法受持者可稱譽;不受持者無稱譽。受持有兩輩:一人聞而思義、一人聞不思義,聞而思義者可稱譽、聞而不思義者無稱譽;聞法思義有兩輩.一人如經義解 受法如法立,一人不如經義解 不受法不如法立;如經義解者可稱譽、不如經義解者無稱譽。如經義解有兩輩,一人但自安己.不安他人.不多安人.不哀世間.不利天下,一人自能安己 亦安他人,多安天下,愍傷世間,利寧天人。

  諸比丘當別知!其自安己,能安他人.多安天下    愍傷世間。利寧天下者.是人為最上最長最尊極尊」。

  「眾生若鼻聞香或臭.當觀無常.當觀自性,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儒士聽了說:

  「羅因清信士!你於字、詞句、思惟方面都極精深,因此能妙用字句弘揚佛法而寫佛法文章。」。

  齋友接著說:

  「眾生若鼻聞香或臭,耳聞佛法經文,眼恭讀佛經律論。但眾生還以痴愛八邪道方式持佛號或想見清淨心性,此錯誤心理不能見到自性阿彌陀佛,所以羅因在家菩薩寫五步六冊冊文或詩曰告訴他們:

  念彌陀 無晝夜 八年光景 朝不眠 夜不睡 猛進功程

  使盡力 叫一聲 無生父母 恐怕我 彌陀佛 不得聽聞 」。

  然後又說:

  「無所得恭述大方廣寶篋經卷中的部份經文──

  我、我所力   是為魔力;大慈悲力 是菩薩力。貪、瞋癡力,是為魔力。三解脫力是菩薩力;生死之力 是為魔力;無生無滅,無有諸行.無生忍力 是菩薩力。」。

  「所以啊!恐怕我,除了代表擔心自己,還提醒眾生要恐怕我及我所等魔力之危害。」。

  「說了避苦厄業,再來就是奉行菩薩力,所以接下的冊文是啟發眾生奉行諸善而安樂。」。

 

十三、佛語

  旁聽優婆塞想了想,問說:

  「冊文中,阿彌陀佛、彌陀佛、彌陀、四字佛、六字佛,是相同嗎?」。

  羅因在家菩薩回答:不同運用。

  齋友說:

  「阿彌陀佛是佛號.佛果、菩提、圓覺。名為四字佛。

  南無阿彌陀佛是名六字佛。

  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彌陀佛。阿是梵音的音譯,中文義譯是無。不會實行「阿」代表尚不會以自心菩提本淨持佛號的方式,或代表尚不會無為法又想念佛的方式。

  彌陀是印度話,代表世間有限的世智壽命。」。

  清信士說:

  「你已經將舌、身、意、修行次第、果位、廣度眾生…等,都清楚的講說了。」。

  儒士接著說:

  「那些官養的破戒比丘罵你說四字佛、六字佛、阿彌陀佛、彌陀佛…‥。原來是破戒比丘自己破戒又放逸,修行及學識不足,又喜誹謗、道聽塗說。」。

  齋友微笑的說:

  「釋迦牟尼佛證無上正等正覺及無餘涅槃之後,天界的大梵天王在家菩薩、帝釋天帝在家菩薩請佛說法,佛說華嚴經的前半部。然後,佛走到鹿野苑想度憍陳如等五比丘,憍陳如等五比丘看到釋迦牟尼佛時,不肯禮敬和不理會釋迦牟尼佛;佛叫他們,五比丘還以瞧不起的心理叫釋迦牟尼佛的俗家小名。五比丘後來悔改了而成為佛弟子。

  恭讀妙法蓮華經,佛將說妙法蓮華經之前,有一些比丘比丘尼及優婆塞優婆夷不願聽而離開,當這五千人離開後,佛才說妙法蓮華經。

  可知,任何時代,都有求慢、無慧比丘比丘尼不肯依經依戒律依法聽佛教導而謗佛,也有求慾比丘比丘尼毀佛法戒律,而還有惡優婆塞跟著毀佛法。

  時代再怎麼不同,毀佛戒的破戒比丘都不是佛弟子,破戒者所造之苦厄業而於未來都會面臨。」。

  「無所得恭述大般涅槃經卷第十七梵行品的部份經文──諸佛世尊,常說是言:有二白法,能救眾生.一.慚;二.愧。

  慚者──自不作罪;愧者.不教他作。慚者,內自羞恥;愧者,發露向人。慚者──羞人,愧者.羞天。是名慚愧;

  無慚愧者,不名為人 名為畜生。

  有慚.愧故,則能恭敬父母師長。有慚愧故,說有父母兄弟姊妹。」

  齋友又說:

  「無所得恭述維摩詰所說經問疾品第五的部份經文──

  雖行於空,而植眾德本,是菩薩行;

  雖行無相.而度眾生──是菩薩行,

  雖行無作 而現受身.是菩薩行」。

 

在家菩薩傳二 羅因在家菩薩──祈經第一

回首頁 回在家菩薩傳首頁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