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在家菩薩傳首頁 下一篇文章 列印本頁

 

在家菩薩傳

    ■

 

  天人師佛.在家菩薩摩訶薩.出家菩薩摩訶薩.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人天乘。

  有弘揚佛法的主因,若是時機成熟,眾緣和合,水到渠成,可能可以寫幾位在家菩薩摩訶薩、清信士、清信女的佛法生活。

  佛經經文有記載的,或中土的在家修行者。

  第一位是郁伽長者。

  無所得恭鈔在家出家菩薩戒經(大寶積經郁伽長者會)的部份經文──

  「佛告阿難:

  是郁伽長者住在家地,是賢劫中多化眾生;非出家菩薩百劫、百千劫,何以故?阿難!百千出家菩薩所有功德,不如是郁伽長者所有功德。」。

 

 

郁伽長者──啟請第一

 

一、長者的風範

  印度舍衛國,位居琲e中下游,平原廣闊,泥土肥沃,水源豐富,日照穩定正常。當時的人,重視耕種技術,農業極為發達,人民安居樂業。

  舍衛大城埵陶\多達官顯要和商界名門,譬如:給孤長者、法施長者、名稱長者…。當時的印度,類似一種戰國時代,幾十個大小國,會互相征伐,偶爾國王會詢問長者關於征戰利弊、水旱災難、物資救濟、施政得失報告…。在家族中,因為德高望重,喜慶宴會、探視病人、排解糾紛,常常必須親自出席,極為辛苦。在生活中,必須規劃未來的家庭生活,管理財產,教育子女,指揮員工工作,時間總是不夠用。

  首都舍衛大城中,有一位郁伽長者,是佛弟子,常去祇樹給孤獨園禮敬佛,聽佛說法,然後將佛法生活化,實行佛法。

  當時制度,長者的農田,可以給佃農耕種,收取稻麥租金。那一天。又是承租者付稻麥租金的日子。 

  只見積欠房屋租金的商人老黑哀求說:

  「近來生意不好,所以沒錢付房屋租金。請長者繼續將房屋租給小弟,生意好轉之後,再將房租全部付清。」。

  長者沉默著,沒有應允。

  依照合約,需要請公證官處理。

  公證官裁示:「依照最初約定,房屋租期到期,承租戶理當完整歸還房屋和付清房租。今年年初,老黑賺錢,買房屋田產和娶小老婆;現在做生意不賺錢,就要屋主陪同虧損租金,這是利己而損人的事。所以只好依法裁決,才能合法合理保障人民利益。」。

  下一位是年輕的商人,負責承包石頭泥土運送工程,年輕商人說:「長者!請不要扣工程款,牛車是牛拉的,牛累了,就耽誤了,以後不敢了。」,一再哀求。

  長者還是沉默,沒有說好或不好。

  某人說:「年輕人!你承包的工作是很重要的工程。上一次大水沖掉了河堤,淹了大水,稻禾都淹死了。水退了之後,田裡都是砂石而不能耕種,很多佃農因此失去耕種機會,因而家人常挨餓。你為了多賺錢,買了一些老牛拉車,碰巧又遇到下大雨,道路沖失,所以延誤了工程。

  做承包工程的人,要誠懇、重視信用,信用是最優秀的本錢。只一件工程可能賺得並不多,信用可以令你細水長流、活水賺一輩子錢,並且使你具有良好商譽。」。

  最後決定,工程都已經完工了,不扣錢,但是避免和沒有信用的人來往,避免延誤工程,因為天災是不等人的。

  繼續進來的是一位佃農,彎著腰,一面走路一面向長者敬禮,手上還抱著一個石頭。

  長者看見了,說:「上半年因為河堤還沒修好,下大雨時,會淹水,所以不收任何田地租金。雖然你勤快,在泥砂田裡種了一些花生蔬菜薯類,還是不必付租金,那些收穫都歸你所有。」。

  老農感謝的一再敬禮,然後說:「這個原石很漂亮,石上的圖案花紋,像一隻大象,非常細緻優雅,請長者留著觀賞。這是大水沖到田裡的石頭,田裡的任何物品都屬於長者的。小農清除砂石時,發現了,立刻送到大院,請收留。」。

  一般佃農的家計,是相當清寒的;遇到水患,失去了稻麥收成,只能在砂石田裡,種一些薯類雜糧,然後到長者大戶人家做雜工。如今在田裡撿到一個漂亮石頭,不敢私自佔有,還親自送交地主。

  長者說了:「送給你,作為送石頭的工資吧。」。

  群眾都知長者一向極為慎言慎行,重視諾言,現在長者將雅石送給佃農,只用「工資」作為帳目。大家都非常好奇。

  就有人小聲的問同伴:「什麼意思啊?運送石頭的工資?」。

  知大眾心中的想法,某人說:

  「在地主的田裡挖到雅石,知說雅石是地主的資產之一,這是智慧。將雅石送交地主,代表意念沒有被石頭征服。他已經擁有智慧寶,實在沒有更好的可以送他,只好送他石頭作工資。」。

  長者就是這樣子,自己聞思修佛法,並且將佛法實行在生活中,待人接物時就發揮出來了。若是遇到違紀的人,他尊重國法,依法處理。對於容易疏失犯錯的人,他會慈悲勸勉,明示誠信是最好的本錢。

 

 

二、佛威神

  原本是舍衛國祇陀王子所有的花園,被一位鼎鼎出名的給孤長者看上了,想向王子購買,然後奉獻出來,作為佛說法和居住的精舍;幾經溝通,王子捐樹,給孤長者捐出土地庭園,就是有名的祇樹給孤獨園。

  園中,小丘綿亙,清涼柔順的溪水、婉轉的在溝中流著,小鳥啾啾,鳥雀飛翔,花木扶疏。石頭鋪成的道路,通往每一處房舍,便利中,充滿了寧靜。

  園中的幾處,有菩提樹。釋迦牟尼佛住的精舍,右前方大約一百多公尺處,也有三棵菩提樹,傳說是阿難尊者種植了第一棵,之後再繁衍出這三棵。

  佛住在精舍時,也會在菩提樹下,向佛弟子說法。

  那一天,佛在祇樹給孤獨園中的給孤窮精舍,阿難尊者等大比丘僧一千二百五十人俱,菩薩五千人。彌勒菩薩、文殊師利菩薩、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等諸大菩薩而為上首。

  郁伽長者與家人員工,前來精舍禮佛,都想恭聞佛法。

  另外,還有法施長者、名稱長者、善與長者…等,及其家人員工,也到達精舍,想恭聞佛法。

  大家在佛足前,禮敬天人師佛,之後,再從佛右手邊,繞佛三圈,然後找一個有樹蔭的地方坐下,或是找一個平整的位置坐下,準備恭聽佛法。

  此時,郁伽長者觀知長者們都已到達。

  承佛威神,郁伽長者向佛.合掌,尊敬向佛說:

  「弟子想請問佛法,願佛准許發言,並聽內容。」。

  佛說:「如來常聽。長者!准你請問,詳細說出你不懂的疑難問題,我解說,你就容易了解。了解才能解除困擾,了解才能實行佛法,喜悅肯定自心及其運用。」。

  天人師佛大慈悲心,笑容滿面的用溫和語言說話,即使是佛弟子請教佛法,佛還是稱呼弟子為長者或姊妹,所以佛弟子背誦佛經戒律時,都同樣的背當事人姓名或稱呼,敬重就是這樣子代代相傳下去了。

  很多人或許曾經想到,鳩摩羅什法師譯出佛名號時,有十一種尊稱。再加上其他數位譯師譯出的佛名號,譬如:眾佑、步他、大聖人…,總計大約有二十種名稱,為什麼最常恭讀的是佛?

  獲得天人師佛准許。郁伽長者發言請問:

  「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解向大乘,信於大乘…聞無量佛智,欲修佛智,發大莊嚴,知生死中、無量苦患,於無量阿僧祇劫、心無憂惱,於無量劫流轉生死而心無倦。

  …云何在家菩薩住在家地,如來所,隨順修行而不損壞助菩提法?於現法中、無纏覆業,得增勝行?云何行法?云何修善?

  出家菩薩云何可住?云何不住?」。

 

三、紹隆三寶

  郁伽長者請問之後。

  天人師如來說:「長者!你請教的,是你們最適宜聽的,是你們最適宜理解實行的,是你們最適宜傳佈的,…。

  長者!仔細聽!常常聞思修,現在為你說在家出家菩薩所住學得勝利。」

  郁伽長者欣悅的說:「是!世尊!弟子受教而聽。」。

  佛開示了,柔和、安詳、優美的聲音,在空中,傳送到大家的耳朵,愉悅了大家的心,大眾聚精會神的聽著。

  「長者!在家菩薩應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以此三寶功德迴向無上正真之道。」。

  總管想到了一些事,譬如,聽到了,很多弟子懂了,很多弟子清楚的記住了。可是也有人是初學,想知曉名詞,繼續深造。發菩提心而在家庭生活的佛弟子,稱為在家菩薩,這是從發菩提心作立足點的稱呼。若是精確一些,發菩提心,聞思修佛法,定力達到某種階段,是實合的在家菩薩。

  佛告訴我們,不要心外求法。願意禮佛,願意恭聽佛法,還要實行。天人師佛實行佛法,所以寂滅大樂。佛的感受又不能給我們分享,也沒辦法送給我們。所謂,飯要自己吃,自己的肚子才會飽。

  一個身體健康的人,有食物在面前而不願吃食,卻叫別人拿食物給他,並且要別人餵他,還叫別人給他瀉藥通便,偶爾幾次是可能的,但時間及次數多了,就很有問題了。

  想到佛法寶貴,趕緊專心聽法。

  佛音無量無邊無盡,說歸依佛法僧、歸依自心三寶,種種次第。

  無所得恭鈔大寶積經.郁伽長者會的部份經文:

  「……復次,長者!在家菩薩見如來已,修於念佛,是名歸依佛。

  聞於法已,修於念法,是名歸依法。

  見於如來、聲聞僧已,而不忘失菩提之心,是名歸依僧。

  復次,長者!若菩薩願常與佛俱而行於施,是名歸依佛。

  守護正法而行於施,是名歸依法。

  以此布施迴向無上道,是名歸依僧。」

 

四、琱[的快樂

  人與人想處,有一天必有分離的時候,這是大家都會面對的事情。在車站裡,開車的時候到了,有些人高興的互說再見,有些人依依不捨的含淚揮手,高興也好,悲傷也罷,列車開動了,完成了分離,事實造就了無可奈何,或許有些人充滿了思念。

  車站裡,有人士在談話。

  小甲問:「年輕小哥!請問家住那裡?」。

  大乙說:「住在大城的家裡。」。

  小甲又問:「你家附近環境如何?」。

  大乙很俏皮的問:「家有很多種,房屋也有很多種,環境多到說不完,不知要說那一種。」。

  小甲想知大乙在說什麼,所以詫異的說:

  「家有很多種,請告訴我,大致上有那一些。」。

  「明白道理的家,另外還有不明白道理的家。

  明白道理的家叫在家。不明白道理的家也叫在家。

  明白道理的家叫出家。不明白道理的家也叫出家。」。

  小甲聽了,想著:「怎麼聽起來,都很像。」。

  大乙說:「想起來很像,同卵四胞胎,本是同根生,趣味不一樣。」。

  大乙又說:

  「有的安穩快樂,有的愁眉貪苦,

  有的逍遙自在,有的罪業煩惱。」。

  這一句話,小甲聽懂了,接著說:「每天太陽理當從東方出現,黃昏時候在西方消失,陰天就看不到太陽了。」。

  大乙很有感性的說:

  「佛弟子在家男女,佛讚淨信善好僧

  若能喚起菩提種,恰如小甲進大乙。」。

  這個世界必須實行忍,才能精進,稱之為娑婆世界。媽媽懷孕的時候,充滿了危險及痛苦;嬰兒出生時,在產道擠壓摩擦,也是充滿了危險和痛苦;父母必須勤勞工作和教育子女。生活的壓力、老病苦楚,每天都可能遇到。

  郁伽長者感受老病苦楚與經驗,為了自己的未來可以生活得更好,眾生可以生活的更好,請教佛法。

  清信士總管說出:

  「彼岸長久快樂,此地煩惱痛苦,

  兩者直接溝通,淨信上橋安樂。」。

  想起以往生活點滴,前塵與影事,原本清淨;思修佛法時,有時候這些陰識塵就冒了出來,有可能是煩惱障,也有可能是上進的階梯。

  那是很多年前發生的事情,當時總管住在城市邊緣。有一年秋天,天氣相當寒冷,有點像早冬,冷風吹過來,會有涼颼颼的感覺。有一天午夜,被一陣又一陣的恐怖聲音驚醒了。一時之間,沒有辦法分辨是那一種動物在哀號,那種哀號充滿了驚慄和痛苦。

  於是,走到窗戶旁邊,從窗戶小縫向外察看,明亮的月光照在大地上。終於發現是兩隊狗在打群架,母狗上面有一隻公狗,這隻公狗被一隻大花狗咬住了。公狗想跑,又跑不動,只能痛苦哀號。其他的狗,有的咬母狗,有的咬大花狗,大約有二十隻狗在撕殺與號叫,這種場面令人相當震撼,有點面臨戰爭的感覺,相當可怕。

  纏鬥了大約一頓飯的時間,兩邊的狗受傷了,也累了,沒有當初的力氣和狠勁了,有些狗甚至只能臥在地上喘氣。

  這時候,有一位鄰居拿了一支長木棒,口中大聲呼喝,慢慢的走出來。其他鄰居有的手拿木棍,有的拿鋤頭,有的拿籠子,都是大聲呼喝,並且慢慢走向打架的狗。

  狗聽到呼喝聲,看到一群人拿著鋤頭木棍籠子,同時大聲呼喝著,朝牠們走來,呆了幾分鐘,知曉若不迅速逃跑,被人捉住了,後果可能會很慘。

  只見,有的狗瘸著受傷的腿跑了,有的是耳朵沒有了,有的是狗背上有深深的牙齒撕咬痕跡,幾乎都是受傷流血的跑了。

  但是,有兩隻狗還在原地,狗身上,又是傷口又是血,痛苦的抖動和號哭;狗或許猜到,若是被捉住了,可能將是一陣又一陣毒打,甚至成為人們進補的材料。總管感受到,那兩隻狗面臨毒打及死亡威脅時的恐懼,以及沒有能力逃跑的無奈。

  鄰居們看到那些打架的狗跑了。只剩那兩隻不能將性器官分開的公狗與母狗,又看到他們一身是傷,同情之下,鄰居們笑一笑、說一說,各自回家了。

  總管看到這一幕,心中想著,成語有「狐群狗黨」,今天他親自看到兩群狗,在霸狗的指揮之下,衝向對方,狠命撕殺,極為可怕。

  總管還想到「爭風吃醋」這一句成語,今晚也看到兩群狗因為爭風吃醋,在午夜搏命,極為慘烈。

  總管還看到卡住的那兩隻狗,分不開,幾乎喪命的情形。

  想到天人師佛譬喻說法。

  對快樂的感受產生不滿足和強烈需求,稱為貪。貪與欲念結合,就會造成因果報應,後果是很淒慘的。

  就像那隻公狗與母狗,為了追求性方面的快樂感受,忘記對方是屬於敵對者的成員,幾乎造成喪失生命的危險。此次雖然幸運躲過了,但是未來呢?

  「狗子!還有佛性嗎?」。

 

五、若是忘記了,怎麼辦?

  佛經有一則故事。過去世,有一隻野干在上野外課,野外課是很辛苦和很可怕的;找不到食物,必須挨餓,沒力氣走路,明天若更沒力氣,說不定就餓死了;下雨天,沒有雨衣穿,也沒有雨傘撐,全身濕淋淋的,風一吹;冷得發抖,頭昏眼花,若是勾到樹枝,摔到河裡,後果可能會很慘。

  靈魂界,若是某位沉迷欲望,糊塗了,看到侍者親切招呼,「大師請入座」,萬一投錯了胎,後果可慮。

  那隻野干辛苦的上野外課,肚子餓了,想找食物吃;老鷹豹子們也在找食物吃。野干抬起頭,看到一隻大隻的動物向牠衝過來,並且是一隻肉食動物,牠當然只好逃了。

  野干東奔西躲,跑得氣喘如牛,在危險逼迫之下,有縫就鑽,一不小心,掉進一個深洞中。獅子用盡方法捉不到野干。等久了,在無法可想之下,獅子只好離開了。

  俗話說:「躲過了一次,躲不了一世。」。

  野干掉入洞中,雖然躲過了一次被其他動物捉殺的危險。可是洞又深,土石又硬,野干也爬不出來。時間不知道什麼叫做人情味,一分鐘又一分鐘的過去,野干越來越餓,越來越沒力氣,心中著急,驚恐萬分;死亡的陰影出現了,對於一隻普通動物而言,面對死亡是一件相當可怕的威脅。

  既然一定會死,煩惱害怕只會把自己傷害得更深,野干不想了。在洞中休息,腦海中想起一些法理,想著想著,連續的想著,忘記了煩惱死亡。

  有一位天神在天界生活,心電感應,發現地球上有一位修行者在精進,這麼純淨強勁的腦波是珍貴稀少的。因此天神下降到地球上,想拜訪這一位大修行者。找了找,腦波是從一隻野干發出來的。天神詢問,野干說了經過,在必死之下,不想煩惱。藏識中的修行經驗被發覺了,野干開始實行正法,所以發出純淨強勁的腦波。

  那次野干生活,是此次賢劫第四佛釋迦牟尼佛的過去世歷程之一。悲愍眾生,所以天人師佛說了許多過去世的經歷。

 

六、好。

  天人師佛說唯一佛乘、方便說諸乘,萬流歸大海,這些都是郁伽長者歡欣聽聞的。唯一佛乘心元首,種種方便成就三十二相善業。也有一些人,方便精進,然後進入唯一佛乘。

  長者知道,子女向善,願意做好事,願意說好話,願意奉養父母,教育子女,都稱為好。

  記得天人師佛曾經說了一件意義深廣的佛法。

  父母生了子女,要適當的給予養育,並且要教育子女,讓子女知曉什麼是善,什麼是不善,什麼善事可以做。

  父母關心子女,在經濟情形允許之內,很多父母都會給子女適當的生活條件,滿足食衣住行的需要。並且讓子女上學,學習文字、語言、智慧、知識、技術…。

  有些父母,在日常生活中,有時候會以關懷的方式教導子女,有時候會以較為嚴格的方式對子女作規定,若子女犯錯嚴重時而父母也可能對子女作出罰則,都是希望子女成為一位優秀守法的人才。

  「若是生了子女,不養、不教,子女做錯或違犯國法,父母必須承擔一部份因果報應。」。

  現代的社會,有些法律規定,未成年者犯法,可以公佈父母的姓名,受害者還可以向該未成年者的父母追索各項損害賠償。

  沒有關在牢房中,父母子女和樂生活稱為好,這是古代人希望的生活方式之一,現代人也可能這麼想。至於後代又後代的人呢?可能都希望國泰民安,全家人能和樂的生活在一起吧。

 

七、供養佛法讚。

  沒有毀佛戒,稱為出家。沒有關在牢房中,稱為出家。沒有跟隨惡比丘做壞事,稱為出家。沒有掉入邪見中,稱為出家。沒有供養破戒比丘,稱為出家。沒有無明,稱為出家。沒有貪瞋痴,稱為出家。沒有謗罵優婆塞善好僧,稱為出家。

  郁伽長者恭聽佛法,聞思修佛法,身心清淨安寧,沒有無明。

  佛法令總管極為感動。

  「菩薩隨所住處,若不教導眾生,致使那些眾生妄生種種邪見而造惡業,墮落於地獄、畜生、餓鬼等三種痛苦極惡生活區域,這類不教眾生的菩薩是被諸佛訶責的。」。

  奉行佛語,清信僧隨所住處,應當教導眾生,使眾生免於三惡道輪。以前有提婆××比丘造重罪,現今有罰鼓山岩仔比丘在謗毀佛法,岩仔自願跑三惡道,大家對他是無可奈何;至於有些岩仔比丘的跟隨者,他們自願給錢跟隨岩仔謗毀佛法跑三惡道,也是無可奈何的。

  若有比丘寫說:「有身體出家人的地方,在家人不能說法」,那是謗毀如來法的話。

  提婆比丘造重罪,死時、見大火光燒身,悔而念「南無」,就死了,入阿鼻地獄,極為痛病。在阿鼻地獄中,有多痛苦?優婆塞戒經描述就是痛到沒時間理會周圍事物,痛到沒有能力忍受…。阿鼻地獄的一天是多久?優婆塞戒經也記載非常清楚。

  雖然提婆比丘死時後悔,還是必須在阿鼻地獄中痛苦生活一劫。賢劫就是一劫。賢劫有千佛。現在釋迦牟尼佛是賢劫第四佛。

  佛語都是無上法寶,希有難迎,極為珍貴。

  若有人被破戒比丘岩仔騙了,跟著謗罵優婆塞善好僧及其宗派,造了惡因,因果報應必定絲毫不爽,可怕極了。

  王先生向小陳說,曾經有幾次,連汽車的方向盤都轉不動,當時以左手摸一摸右手,發現右手臂有一處竟然是麻木的,就像少了一些神經。用點力按,還有些疼痛。回想起來,是以前右手打到門框;於是停了車,在痛處作了推拿按摩。每次大約推拿三十分鐘,推拿十多天,右手恢復正常工作能力。

  小陳說,他比較吃虧,年輕時是運動選手。有一次比賽時,撞裂了腳骨,雖然當時作了正確醫治,骨骼恢復正常機能,年輕時沒有妨礙。但是年老體衰,那個腳骨附近的肌肉筋骨,偶爾就是又酸又痛,很不好受。也是在曾經受傷的部位,作推拿按摩。

  彼此說了一些復健、推拿、吃補藥、運動…方面的經驗,兩人的共同結論,就是:小心行動、愛護身體,最好不要受傷。

 

八、柔軟之家

  家有兩類。無所得恭鈔佛本行經卷第五、歎錠光佛品第二十四的部份經文──「佛說明法、清淨太平、入泥洹城、猶如歸家。」。

  觀看天人師佛的紫金色皮膚,佛身發出比太陽光亮的透明光。總管想起了大乘經典,般若波羅蜜經經文中的一首偈,「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總管知曉這首偈的基礎法義,要知如來心,不要心外求法,不可執著比丘相或優婆夷相。天人師佛說:「…住於不善覺故,住不調伏,住無慚愧愚小凡夫,住不善行諸惡過咎,是故名家。…」。佛大慈悲,這是以種種譬喻,教眾生脫離煩惱,不要心外求法。

  總管想起華嚴經及幾部佛經的經文,在如來家,無所得恭鈔華嚴經卷二十八的部份經文──「願一切眾生在居家地,住於佛地,普令無量無邊眾生發歡喜心。」。

  總管知曉,一個人若能知行自心佛性,即使外表現居士相、農夫相、女人相…,都可以立地成為一位地上菩薩,因為佛性人人都有,只有會不會用的問題,沒有身體出家或身體不出家的問題。

  就像前幾天,比丘甲與居士甲話家常,比丘甲說:「看到居士,有時候自己會有點緊張。萬一遇到維摩詰居士或文殊師利居士,大菩薩看到比丘說法落於邊見,會指導進入般若波羅蜜。可是聽者若不能立即理解,愛悔交加,汗流浹背。偶爾會產生想遇到居士、親聆其教導的想法;可是真遇上了,卻緊張,還會產生自己想快點脫身的想法。」。

  比丘甲繼續說:「上一次,我們在廣場說法。比丘乙說出家的好處,清信士乙拍拍手,一直說:棒!棒!當比丘乙說在家的種種苦楚時,清信士乙大聲說:王豆浮!讚!」。

  看到清信士乙這麼捧場,比丘乙說了法後,主動會見居士乙。

  清信士乙說:「比丘!維摩詰居士說,煩惱即是菩提。煩惱與菩提是不一,也是不異。那麼在家是不是就是出家?

  無常、變易、磨滅、清淨,話落何家?」。

  比丘甲說:「我們當時,不知要如何回答。很想請教他,可是自己又以為比丘比較大牌,所以沒有開口。」。

  清信士甲說:「那你們回到寺廟,有沒有請教長老?」。

  比丘甲說:「有!可是被長老訓了。後來佛寺的大師聽說了,又訓了一次,叫我們不可輕視在家人。」。

  「怎麼說呢?」,居士甲好奇的問著。

  比丘甲說:「那位居士說,話不投機、半句多,上下貫通、半調子。

  當我們請教佛寺大師時。大師說:居士告訴你們,說法要大乘辟支聲聞人天都普及,不可向釋迦牟尼佛唱反調。」。

  居士甲聽了,更加好奇的說:「那半調子是不是說你們?」。

  比丘甲說:「我們也請教了大師。大師說:你們遇到頓教大乘的修行者,居士說的是金剛棒。

  若能流露一些美好的空間給聽眾,自我啟發也是很有人情味的。」。

  「只有這樣嗎?」。

  「有!還有!很多。以後有機會再說吧。」。

  「是啊!上下貫通怎麼可能是半調子。」。

  比丘終於忍不住的說:「話不投機那一句才深呢。」。

 

九、眷屬無柱

  恭視天人師佛,佛眼詳和美妙,淡天藍色與淡綠色和成極美琉璃青色,瞳孔的顏色比虹彩的顏色深,看不到一般人眼球的白色部份;大眼睛,像牛王的眼睛。

  看到了佛眼,真的會忍不住的說:好漂亮的大眼睛,未曾見過這麼漂亮的眼睛。令人心神安寧、十分舒坦。

  無所得恭聽佛法:「…又復在家,一切苦惱悉在中現,害先善根,故名在家。…」。

  一位富豪,有一些眷屬。以前,帳房在記帳算錢,偶爾會將錢放在桌面上,算一算,將之放成同一數目的幾小堆錢塔,然後記帳。

  總管看了說:「閻羅王」,帳房邊寫邊說的應語:「秋後算帳。」,「在如來家,在家人。」。

  農夫插秧,水田中,產生了漣漪。總管打趣的說:「種什麼田?」。

  農夫應聲回答:「看天田」,「為何故問?」。

  「無柱!會嗎?」。

  「若拿一枝竹條插在稻桿中,會是什麼狀況?」。

  「出產煩惱的出家人。」。

  兩人哈哈大笑,農夫向總管說:「你來田裡插秧。我問你。」。

  農夫上了田埂,問:「識什麼,弄什麼?」。

  站在水田中的總管回答:「缺水缺土」,農夫樂極了說:「挖一條溝,枯木逢春,鐵樹也會開花。」。

  「看到柱嗎?」。

  「無來無去。」。

  「什麼?」。

  「柱啊。沒有留過。」。

  農夫接著說:「夏天的時候,看著季節和氣候,拿著鋤頭,一鋤一鋤,挖著稻田中的泥土,汗流浹背。到了中午,手掌起了水泡,肚子又餓。說一句。」。

  總管說:「從那個方面?」。

  農夫說:「東南西北上下」。

  總管笑了一笑:「東方太陽上昇,色受想行識。南方,比丘托缽乞食自活。西方,念念無餘涅槃。北方,居士在家。上方都是願成天人師佛。下方處處廣佈佛法。」。

  「再說詳細一些吧。」。

  「工作賺錢很辛苦。豐年應蓄雨年糧。」。

  「說得好。唱一首耕田歌,明天會更好。」。

  總管工作著,用低音部的低音唱,並且沒有用力:

  「年初睆t春時雷,

  細雨飄飄勤耕田,

  慎防狂風淹大水,

  初夏收穫心坦然,

  中夏行行做勞動,

  行收生活心安樂,

  時時瞬間有差馳,

  只須記得能還靈。」。

  雖然思考詞句,並且正經的唱歌,可是手也沒有閒著,繼續五行成一排的插著稻秧,一排又一排,已經完成了幾十排。農夫用手拍著秧桶,和音的唱:「菩提願行圓滿成就,菩提願行圓滿成就,又一次菩提願行圓滿成就。」。

 

十、聚集

  天人師以美好音聲,宣說正法,佛音清淨無邊:「…未作善根掉動不造,已作悉令散滅,智者所呵,謂諸佛聲聞若住是中、墮於惡道,若住是中、墮貪嗔痴,是故名家。」。

  郁伽長者感觸極深,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總管內心非常感動。天人師之可以成佛,就是勇猛精進,並且極為詳細說法,只望眾生莫入三塗苦楚。

  總管想起了往事「提波打多」想要當比丘,後來為什麼,不清楚了。

  總管想著:「想要出離煩惱家,所以有些人成為優婆塞住阿蘭若,有些人當比丘。可是提波打多比丘是一位專門出產煩惱家的出家人,後果很淒慘。」。

  「長者有田產,有員工。買賣田宅物產時,簽寫買賣契約,互相遵守約定。也簽寫工作契約,制定工時,工資、工作條件等等,勞資雙方互利。

  想要脫離三有四流生死苦海,恭請如來佛教導。天人師佛教導實行摩訶般若波羅蜜,實行六度,持戒…。

  若是在家庭生活修行佛法?可以當優婆塞或優婆夷,或成為在家菩薩。

  若想脫離家庭而聞思修佛法,可以身體出家,奉行比丘戒或比丘尼戒。

  身體出家者自願當比丘,發了願,受比丘戒具足戒,就是向自己簽寫實行比丘生活實行佛法的契約書。

  自願當佛制比丘,必須遵守許多重要規定,身體健康,在二十歲至七十歲之間就受比丘戒,穿偏袒右肩染衣,托缽乞食自活,不蓄財物,過午不食,不在寺廟設爐灶煮食,…。

  天人師佛給了向上菩提精進方式,比丘自願受戒。若有人不奉行,除了自欺自害,可能還犯了違犯佛語。

  想起了長工小強,他的工作是管理果園,很勤勞的一個人,照顧果樹就像在照顧老弱婦女,所以水果長得又大又多,並且汁甜味美。水果標價出售後,還肯幫助購買商分類裝箱,建議運行路線,所以購買商常會硬塞一些錢財給小強。

  小強認為既然領了長者所給的照顧果園工資,工作時間內的他人贈予就屬於長者的,因此將之上送。長者發給小強,小強才會收受。」。

  娑婆世間,處處都是五欲陷阱。小強一心持行佛法,安然無諍生活,這是總管極為稱讚的。

 

十一、良好生活規劃

  時光飛馳。對根器猛利的修行者而言,恭聽天人師佛說法,就超越許多劫,所謂一彈指已歷六十小劫,增進了自心智慧。

  聽到釋迦牟尼佛說:「…我之所護,施、持戒、慧、進、不放逸、助菩提法、諸善根等,此是我有,隨我所至、彼亦隨去。…」。

  總管想起了布施,布施分為財施、法施、無畏施。

  梵語優婆塞,中文稱為清信士,梵語優婆夷,中文稱為清信女。

  比丘是乞士,比丘尼是女乞士,乞士與乞丐是不同的。

  佛制比丘是受比丘戒具足戒,必須奉行穿偏袒右肩染衣、持戒、過午不食、乞食…。

  乞丐不穿偏袒右肩比丘染衣、蓄財物、不持戒…。

  優婆塞淨信稱為善好僧,是佛制優婆塞善好僧。

  比丘持淨戒稱為善好僧,是佛制比丘善好僧。

  總管想起了上一次的事情,伐木工人在砍巨樹,鐵刀砍在樹木上而發出砍樹撞擊聲,樹木倒下的聲音,工人吆喝聲,工人搬木材的喘息聲,風吹樹梢的嗚呼聲,只見一片忙碌。

  木材堆集場,女工阿美在煮午飯。鍋子上了爐台,洗好了米,放入鍋中,加入適量的清水。然後往灶內填入一根粗木柴。拿了一籃蔬菜,走向溪邊,準備洗菜。

  溪邊坐著兩個人,一位是鄰居無非優婆塞善好僧,另一位是住在溪前岩洞的一位比丘持戒善好僧。兩人看著山林溪水,清淨安享寂滅。

  阿美走到溪邊,踩到一顆鵝卵石,摔倒了,掉進溪水中,濺起了水珠。聽到聲響,轉頭看過去,發現有人摔入小溪中,兩人都快步的走到溪邊,拖起阿美,問她有沒有受傷。

  「發現手肘撞傷。」。

  比丘將阿美的傷口洗乾淨;回到木材堆集場,無非優婆塞回家拿了一些治傷藥。在堆集場,取了煮飯滾水、放涼,再洗阿美的傷口,然後幫阿美塗藥。兩人並且幫助阿美洗菜和煮菜。

  阿美是一位優婆夷淨信善好僧,帶著考試的口吻說:

  「答對,中午有飯吃。那個女人掉在水中,像什麼?」。

  「在玩水。」,無非優婆塞善好僧說。

  「溪水無情。」,出家人善好僧說。

  「用手拉那個女人的腳,拉出溪流,是拉物品嗎?」。

  「施。」。

  「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佛法,藥醫不死人,說一句。」。

  「在家人努力傳佈佛法。」。

  「出家人不可家。」。

  優婆夷淨信善好僧說:「中午有飯吃嗎?」。

  無非優婆塞淨信善好僧說:「若本,我們就有飯吃。」。

  比丘說:「若布施,我我不敢我我。」。

  優婆夷於是坐在木頭上,想那生活細節,滅罪消愆。

  兩人煮菜時,工人們也回到堆集場。一聲又一聲的感謝,伐木工人邀請兩人一起吃飯。

  優婆夷善好僧又說了:「裝什麼?」。

  無非說:「不敢裝無明貪、嗔痴。」。

  比丘說:「佛制比丘是不敢拿飯缽裝毒蛇,無明。」。

  這位優婆塞阿蘭若出家人和比丘阿蘭若出家人,接受布施。

  這位優婆塞阿蘭若在家人和比丘阿蘭若在家人,接受布施。

  本是一氣生,相勸又何妨。

 

十二、菩薩聞佛語

  微風輕輕吹著,太陽漸漸上升,身體影相也緩慢移動,事事都是如幻、如化、無常、變異,然後走向磨滅,也讓總管走向空無相無願平等願行而至心感謝佛恩。

  「…復次,長者!在家菩薩聞過去佛語,若不值佛及與聖僧,彼應敬禮十方諸佛,諸佛本行、乃至成佛、悉生隨喜,…。」。

  高興的微笑著,自己得遇天人師佛,親見天人師佛,並且可以恭聞佛法,理見自性佛。總管繼續想著,坐在總管房中想到了四十二章經中,釋迦牟尼佛聽到有一位比丘背誦迦葉佛的佛經,聲音不同於平常音聲,知那位比丘有退失的想法,佛因此主動的勸那位比丘,修行要不緩也不急,才容易繼續精進。

  修行有頓與漸,總管是直接從清淨心性入門,所以特別喜歡聞思修大乘經典,雖然尚不能聞一知百,但是也常常能聞一知十或舉一懂三。

  有些修行者不會實行如來藏,但是還是很認真聞思修佛法,時時刻刻觀察色受想行識,老實修行就是好,可以福慧精進。譬如滴水可以穿石,總有實行佛性的一天,而超越三有四流的迫害。

  統計了佛本行的故事,數百則故事中,只有幾次現身體出家的比丘相,這意味著,只要肯聞思修佛法,在家庭生活或身體出家都可以福慧精進。天人師佛曾經告諸比丘:

  「今有四人,聰明勇悍,博古明今,法法成就。云何為四?

  比丘多聞、博古明今,在大眾中最為第一。比丘尼多聞、博古明今,在大眾中最為第一。

  優婆塞多聞、博古明今,在大眾中最為第一。優婆斯多聞、博古明今,在大眾中最為第一。是謂,比丘!有此四人在大眾中最為第一。」。…。

  四眾都是第一,沒有第二,絕對平等,沒有不公平待遇。

  那麼若是標榜身體出家最大?小心!千萬不要向釋迦牟尼佛唱反調。

  與狼共舞的人,當然隨時都會產生怨憎遭遇的痛苦,也會產生愛別離的痛苦,就像吃了太多纖維極粗的食物,將胃弄痛了,甚至造成消化不良或腸道阻塞。

 

十三、戒

  記得以前,叫總管去看一位身體生病的親友。總管聽到當時的談話,內容空如,沒有拖泥帶水。

  「你身體四大不調,因此生病了?」。

  「誰弄亂了四大?」。

  「惡業;惡報。」。

  「惡業從哪兒出現?」。

  「善與不善。」。

  「不善造成妨礙四大,這是可以了解的。行善也會四大不調?」。

  「自以為是布施做好事而給破戒比丘錢財衣物,卻造了謗佛罪。」。

  「前天、昨天和今天,有沒有去廁所?」。

  「不吃感染病菌的食物。每天正常生活,適當運動和工作,這是很好的。」。

  大乘戒就這麼的被長者和親友形容出來了。

  不是規定,只是保護自己和愛護眾生。

  天人師佛實行清淨心性,以清淨心性保護自己和愛護眾生。

  菩提心是戒,佛弟子實行菩提心保護自己和愛護眾生。

  清信士總管看了看,拿了一個橘子,剖為兩半,將半個橘子給親友,並且說:「敢吃生冷食物嗎?」。

  「給他飯吃,再教他耕田種稻麥雜糧,這是大布施。」。

  「實行佛性的人,不做違反本性的事。」。

  「路上有沒有看到優婆塞淨信善好僧的僧坊?」。

  優婆塞淨信稱為善好僧。比丘持淨戒而稱為善好僧,是不是比丘既然立志除去煩惱和斷除殺盜淫妄,並且請了比丘戒,持戒是比丘的本份,所以比丘持淨戒稱為善好僧。

  親友繼續吃橘子,邊吃邊說:「這一瓣稍微乾了些,可是很甜,還可以聞到橘子皮的油脂香味。」。

  聽了,稱讚:「在菩提家,看到僧坊,已入僧坊。」。

  親友問總管:「會吧?」。

  總管吃了一瓣橘子,說:「要不要拿一些橘子皮晒乾?可以作藥。或是明年春末,梅子成熟時,陳皮加上甘草,放一些糖,可以做陳皮梅。」。親友立刻咳了幾聲,說:「等著你做烤鹽橘止咳。」。永琱坐丑A佛法傳布了。

  「…在家菩薩若入僧坊,在門而住,五體敬禮,然後乃入,當如是觀:此處即是空行之處,無相行處,無作行處,慈悲喜捨四梵行處,是正行正住所安之處,…」。

 

十四、清清楚楚

  人有肉體,肉體是可以看到的。若是對肉體加以偽裝,還是不是可以輕易分辨那是男人或是女人?以及年齡?

  波斯匿王有一次去禮敬佛,看到有位身材高大的婆羅門從旁邊經過,看到他們有俊秀的外表,走路端莊,波斯匿王竟然忘情的說:「那位一定是阿羅漢。」。  

  天人師佛聽了之後,說:「他們不是阿羅漢。」。

  波斯匿王見過許多菩薩,也看過很多阿羅漢,但還產生了誤以外表俊秀者為阿羅漢的言行。

  所謂: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波斯匿王因為佛慈悲糾正他,才避免了追逐肉體假像的橫禍。

  天人師佛啟發眾生實行唯一佛乘,為了讓眾生趣入佛乘而方便說為諸乘。妙法蓮華經記載,「如來見諸眾生樂於小法,垢重者、為是人說:我少出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垢很重很重的眾生,是不是跑入地獄受苦?

  垢重的眾生,是不是身體家庭生活而心在煩惱?

  垢重的眾生,是不是身體脫離家庭而心在煩惱?

  樂於小?聲聞人是樂於小法的人。

  阿羅漢是聲聞乘的最高果位者,還是歸類於樂於小法的人。

  阿羅漢有兩種,有一種是證有餘涅槃的阿羅漢,還有一種是證無餘涅槃的阿羅漢。

  因為智慧,產生了十地菩薩與大阿羅漢或有餘涅槃阿羅漢。

  頓教菩薩很多是直接運行如來藏或佛性。

  那麼,垢淺的眾生,是不是身體在家庭生活而心在菩提家?

  郁伽長者恭聽佛說法,經文是這樣:「…長者!出家菩薩在阿練兒處,作如是觀:『我以所緣住阿練兒處?非但空處名為沙門。是中多有不調、不寂、不堅、不相應,亦住是中,所謂鹿、獼猴、鳥獸、師子、虎狼、賊旃陀羅、是等無有沙門功德。

  是故,我應具阿練兒行、沙門義利。』。…

  記得那一次的說話,就是年底獎賞員工辛勞的午餐聚會。很多人在一起談天,有些人說到工作技巧,有些人談到管理經驗,還有一些生活集錦,充滿了和諧和歡樂。

  當然,大家都肯定一件事,娑婆世間就是這麼一回事,有好人,也有犯法造惡業的人;四眾都是第一,身體出家的比丘最困難的事情之一是持戒,在家庭生活的優婆塞最困難的事情之一是修行。

  山林、荒野、寺院、佛堂…,都是阿練兒處之一,要怎麼選擇,都要靠自己了。

  …「復次,長者!出家菩薩住阿練兒處,無怖無畏,應如是學:『若有畏者皆由著我,皆由執我,我為初首。皆由愛我,起我見、我想、我持,我妄想於我,守護於我。若住阿練兒處不捨執我,是為失利。』。長者!若住阿練兒處,無有我想,是住阿練兒處。…」。

 

十五、佛之稱讚

  佛說了大法,八千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諸位長者得無生法忍。

  那時,郁伽長者說:

  「世尊!我在家中,如世尊教,當如是住,增廣佛道,諸出家戒我亦當學。」。

  那時候,世尊微笑了。諸佛常法,若是微笑的時候,放出種種顏色的光輝,青色光、黃色光、赤色光、白色光,從臉面出現,遍照無量無邊世界,光的亮度超過梵世諸天天人的身光,以及超過日月光的亮度。之後,佛光繞佛身三匝,進入如來頭頂。

  阿難尊者,看見佛微笑,從座位上起立,整理露出右邊肩膀的比丘衣,偏袒右肩,右腿膝部著地的實行高跪式禮佛,請教佛:

  「大德世尊以何緣由微笑?因為諸佛世尊不做沒有善緣的微笑。」。

  佛說了郁伽長者住在家地,賢劫中、諸佛出現於世間,郁伽長者常在家供養恭敬賢劫諸如來,護持正法,常在家中住出家戒,廣聞如來無上菩提。

  阿難尊者聽了佛語,向郁伽長者說:

  「郁伽長者!你見聖者賢人(阿利樂、阿黎耶)在家庭中生活而還能實行佛法聖智嗎?」。

  郁伽長者回答說:

  「大德阿難!不能成就大悲的人,不應自說我是安樂者。

  大德阿難!菩薩摩訶薩忍一切苦,不捨眾生。」。

  總管了解了,諸佛廣度眾生,說了十二部經典,將唯一佛乘方便說為大乘、辟支乘、聲聞乘,以及人天乘。設立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修行方式,都是方便讓眾生有個習慣的生活方式,而能進入佛乘,從此息滅無明,永離三有四流苦惱。

  若是身體出家才能好好修行,父母配偶子女允許,那就身體出家當比丘吧。

  若是離不了家庭,又不想呆在家庭中苦惱,似乎只有看自己的善決了。

  佛告訴阿難:

  「是郁伽長者住在家地,賢劫中多化眾生。非出家菩薩百劫百千劫,何以故?百千出家菩薩所有功德,不如是郁伽長者功德。」。

  佛稱讚郁伽長者住在家地,賢劫中多化眾生。這個在家地,必定安穩快樂。

 

在家菩薩傳一   郁伽長者──啟請第一

回首頁 回在家菩薩傳首頁 下一篇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