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

佛經    佛經中淺鈔    佛法文章

 

回首頁 回調御丈夫首頁 上一篇文章 列印本頁

 

保安頌

 

  無所得恭鈔長阿含經、遊行經中的部份經文──

  「復次比丘作如是言:『我於彼村彼城、彼國,和合眾僧多聞耆舊,親從其聞親受是法,是律、是教。』。從其聞者不應不信,亦不應毀;當於諸經推其虛實;依法.依律究其本末。

  若其所言非經非律非法者,當語彼言:『佛不說此;汝於彼眾謬聽受耶。所以然者,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違,賢士,汝莫持此,莫為人說;當捐捨之;

  若其所言依經依律依法者,當語彼言──『汝所言是真佛所說。所以者何?我依諸經依律依法,汝先所言.與法相應;賢士!汝當受持,廣為人說,慎勿捐捨。』,此為第二大教法也.…」。

  無所得恭鈔妙法蓮華經、安樂行品第十四的部份經文──

  「於聲聞人,亦不稱名,說其過惡;亦不稱名,讚歎其美。」。

  恭讀佛經,天人師佛令佛弟子摧破明朝連遲大師釋諸宏試道類的謗佛文章,當先摧破試道類的「症訛集」謬論。

  佛弟子必須從其所聞依經依律依法究其本末。

  無所得恭鈔律藏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第十五(大正版大藏經)的部份律文──

  「苾芻以汁.澆在衣上?佛言:不應先於盆中置染汁已、然後投衣.便多著汁。

  灑時流下?佛言:不應多著,或時染少、令衣斑駁.佛言:不得極多極少。……。

  ……即於簷前染衣,令染汁污地;俗旅見問:聖者何因?此處得有流血?答言:非血,是我染處。…」。

  恭讀佛制定的戒律,佛制定比丘比丘尼只能穿佛制偏袒右肩斑駁醭染納衣這種袈裟。若比丘比丘尼拒穿佛制偏袒右肩斑駁醭染納衣而穿俗衣裳或被褐或穿美好袈裟五色之服呢?

  無所得恭鈔佛說法滅盡經的部份經文──

  「佛告阿難:吾涅槃後.法欲滅時.五逆濁世魔道興盛;魔作沙門,壞亂吾道;著俗衣裳.樂好袈裟五色之服。……。」。

  恭讀佛經,可知穿俗衣裳或好袈裟的比丘比丘尼都是魔類,釋諸宏在其著作的生活談文章中,自言都穿「圓領」袈裟托鉢乞食,還說很多比丘不肯乞食。

  可是呢?應當穿佛制偏袒右肩斑駁醭染納衣托鉢乞食而釋諸宏卻穿圓領衫的俗衣裳,又妄稱是袈裟,是一隻魔作沙門壞亂吾道,著俗衣裳的明朝魔比丘。

  釋諸宏的謗佛文章很多,在症訛集謗法文章中,「謗稱梵文的涅槃即中文的寂滅」。

  天人師佛如何教導眾生呢?

  無所得恭鈔雜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雜阿含經二九三經)的部份經文──

  「此甚深處,所謂緣起;倍復甚深難見,所謂一切取離、愛盡、無欲、寂滅、涅槃。…」。

  恭讀恭鈔佛經經文,行定慧一是一切取離,至定慧四是寂滅,次序五是涅槃。釋諸宏謗涅槃即中文寂滅而成為弘六道三塗諸苦的諸宏大師。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的著作,「五步六冊」是任任法嗣總傳承的寶典;「五部六冊」是太空傳承本,也是考試本。

  因為菩提願行而願意弘揚佛法,想到邊遠山區或荒漠地區的眾生,可能沒有錢請佛經律論恭讀,或是即使有錢也請不到佛經律論恭讀。

  天人師佛佛旨令佛弟子編「五步六冊」及「五部六冊」。可是痴貨釋諸宏卻謗之「愚者多從之」。

  「五步六冊」或「五部六冊」的冊文中,都有恭鈔佛語「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也恭鈔大寶積經、大般涅槃經、大方廣佛華嚴經、妙法蓮華經、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佛說四不可得經、大方便佛報恩經等幾十本佛經經文論文。

  無所得恭鈔增壹阿含經卷第一、序品第一的部份經文──

  迦葉問言:「何等偈中出生三十七品及諸法?」。

  時,尊者阿難便說此偈:

  「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所以然者,諸惡莫作,是諸法本,便出生一切善法,以生善法,心意清淨。是故,迦葉!諸佛世尊身、口、意行,常修清淨。」。

  迦葉問曰:「云何?阿難!增壹阿含獨出生三十七品及諸法,餘四阿含亦復出生乎?」。

  阿難報言:「且置。迦葉!四阿含義,一偈之中,盡具足諸佛之教及辟支佛聲聞之教。……。」。

  但是釋諸宏的症訛集卻毀謗為「彼將萬行門都廢置」的愚語,可悲。

  無所得恭鈔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第六的部份經文──

  「覺海性澄圓,圓澄覺元妙;元明照生所;所立照性亡。迷妄有虛空;依空立世界。想澄成國土,知覺乃眾生。空生大覺中,如海一漚發,有漏微塵國,皆依空所生;漚滅空本無;況復諸三有,歸元性無二;方便有多門.聖性無不通,順逆皆方便。初心入三昧,遲速不同倫…」。

  恭讀楞嚴經,可知「有漏微塵國,皆依空所生,漚滅空本無。」。所以「空、無相、無願」、般若波羅蜜,唯一佛乘;佛弟子知行「空」,再知行「無相」及「無願」,然後發菩提心而奉行般若波羅蜜自覺覺他自利利他。可是呢?釋諸宏試道類自己捨「無相、無願及般若波羅蜜」而執著空,宏仔自己捨六度萬行而卻謗聖賢。

  無所得恭鈔雜阿含經、(大正版大藏經.雜阿含經二九三經)的部份經文──

  「如此二法;謂有為、無為 有為者.若生;若住、若異、若滅。無為者.不生、不住、不異、不滅;…。」

  無所得恭鈔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卷第四的部份經文──

  「阿難!第一義者,汝等若欲捐捨聲聞,修菩薩乘,入佛知見,應當審觀因地發心,與果地覺、為同為異。

  阿難!若於因地,以生滅心為本修因而求佛乘不生不滅,無有是處。以是義故,汝當照明,諸器世間,可作之法,皆從變滅。」。

  恭讀雜阿含經和楞嚴經,可知:生、住、異、滅是有為法,若以有為法為本修因而求佛乘不生不滅,是一種魔境。

  可是釋宏仔卻狂言以「終日為」這種有為法而妄稱是真無為,他的謬語與佛法相違。「終日為」必定無明及六道三塗苦厄,宏揚六道三塗苦厄的宏仔很會害人。

  恭鈔恭讀長阿含經、遊行經中的經文,天人師佛令佛弟子──從其聞者不應不信,亦不應毀;當於諸經推其虛實;依法依律究其本末。所以,羅因在家菩薩恭鈔佛經律論,弘揚在家法門弘揚佛法。

  可是釋諸宏這隻試道者在症訛集中卻謗為雜引佛經。宏仔的著作很多,但是大多數的文章幾乎都是東抄西湊而從頭到尾都與佛法相違,可悲;其他剩餘的文章或詩,幾乎與佛法沒有關聯,只是談風景生活的世間詞句,宏仔的生活很世間化,當然不懂佛法。

  恭讀佛經律論而推宏仔文章之虛實本末,確定宏仔未穿佛制偏袒右肩斑駁醭染納衣是魔比丘而毀無量佛法法門的一闡提者。

  宏仔毀戒又謗佛,不可能知無為法,才會寫出很幼稚的謗佛文章。宏仔毀謗羅因的文章內容而剛好是形容宏仔自己,很可悲。

  宏仔毀謗佛.毀謗六祖壇經、毀謗羅因在家菩薩,還謗言祖師不懂無為法。

  無所得依經依律依法恭鈔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的部份經文──

  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恭讀古代印刷的佛經或大藏經,完全沒有點或標點符號。所以佛弟子恭讀完全沒有任何標點符號的佛經經文,當奉行佛法,慎辨字句。

  無所得恭鈔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的部份經文──

  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無所得恭鈔金剛般若波羅蜜經的部份經文──

  「世尊!我今得聞如是經典,信解受持.不足為難;若當來世.後五百歲.其有眾生得聞是經,信解受持,是人即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所以者何?我相即是非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是非相。何以故?離一切諸相即名諸佛。」。

  恭讀恭鈔佛經律論,佛弟子聞思修佛法實行戒定慧和依經依律依法自覺覺他自利利他。

  英文於明朝開始傳入中國,到今大約六百年了,英文也是一種共通的國際語文。宏仔和很多懂英文的人們,因為不懂無為法而造成謗譯,或只敢將中文以音譯而成為「語言代溝」,英語系眾生看不懂那些「代溝名詞」。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優婆塞善好僧至今為止,已經譯寫佛經經文七百多個字或名詞,其中很多是新創造字。佛十號圓滿譯寫十號,梵文佛圓續A-Budh,Budh-A;Budha. Buddha

 

  如來:保安堂佛弟子譯為Nature-accordance。火光試道類音譯為Ju-lai

  善逝:保安堂菩薩道佛弟子譯為willingness-will。試道類譯為well departed

  世尊:保安堂佛弟子譯為The Veneration of the world。試道類謗譯為lord of worlds(謗為救世主)。

  觀世音菩薩:保安堂弘菩薩道佛弟子了義譯為 The Nature Audio-visuality Bodhisattva。毀佛禁戒者譯為 The goddess of mercy

  觀自在菩薩:保安堂優婆塞善好僧譯為 The Audio-visuality Nature Bodhisattva。試道類火光等人沒有能力了義譯寫。

  齋:保安堂佛弟子無所得了義義譯為 touch-Nil。試道類沒有能力譯寫。

  戒:保安堂佛弟子持行正平等戒了義譯為 extinguish wrong 也可以譯為Buddha-words。破戒者只會寫為rule, prohibition, command 等。

  南無:梵語nām的音譯──唸為「那」,中文了義義譯是南。nām-A被念為nama音譯為那謨,是錯誤的念法。保安堂唯一佛乘佛弟子無所得將nām-A譯為to recur in Nil。但火光試道類照樣錯念為namahnamo

  無:印度語是A。保安堂佛弟子譯寫為Nil,只有Nil與「無」一致,所以只能以Nil作實義譯寫。但是毀戒者,只會在英文前加uninnonot。例如阿訌、岩仔或火光等試道類,他們根本弄不清楚空、實、無、非、不。

  無相:保安堂實行空無相無願佛弟子譯為Nil-vexation-photo,簡捷了義、並且圓含修行次序。可是火光等試道類譯為without formno marks。即使讀書讀到英語文學博士而也只是世智,對於notwithoutNilnaughtno等,英語系眾生講話的習慣是不是曾經仔細觀察和研究呢?

  無為:保安堂佛弟子優婆塞善好僧譯為Nil-making。火光等試道類並不懂無為,所以謗譯為non-activenot subject to cause

  無生:保安堂佛弟子譯為Nil-birth

  無生義:保安堂實行無生忍佛弟子無所得義譯為 significance of Nil-productiveness

  無生法忍:保安堂佛弟子優婆塞善好僧譯為the Nil-creation-logic-patience。無生、無生義、無生法忍,都運用「生」,可是英文字都不同,這些都不是阿訌或阿姸或火光等試道類可想像的。

  禪:保安堂優婆塞譯為Nature-action。但活 光等試道類譯為meditationreflection,完全不懂禪是什麼。

  智與慧與智慧:保安堂佛弟子將智作創造字wisement,知菩提清淨的運用稱為智。趣行佛法稱為慧,保安堂佛弟子創造字wisetion。可是活×試道類都用wisdomunderstanding等。

  證:保安堂唯一佛乘優婆塞作創造字NatureifyNatureity。火光試道類不知「證」的修行程 序,只會譯為to provetestifysubstantiate…等。

  悟:保安堂最上乘佛弟子無所得作創造字buddhiifybuddhiity。但是火光試道類沒有能力趣行悟。

  歸命、皈依:保安堂發菩提心佛弟子無所得無所得無所得作創造字buddhiize buddhiizing。但是活 光等,謗法寫為turnrely

  識和其他的識:保安堂佛弟子優婆塞淨信善好僧看到policy-maker最符合八種識的識,就運用了。至於其他的識。藏識(treasure-gift),意識界(consciousness-company),識陰(soul-undertone),身識(body-decision-maker),意識照用英文原有的the conscious。但是活 光試道類只會世智辯聰的識而寫為perceivingrecognizingdiscerningunderstanding…等,他們不知什麼是識和如何運用,只會亂抄和隨便湊。

  五陰:保安堂發心優婆塞將五陰譯為five undertones。但活 光等試道類完全不懂五陰是什麼,也完全不懂五蘊是什麼,因為不懂就將五陰和五蘊混為一個名詞和一種作用。只會毀謗法而不重視內證。若沒有內證就不能消除無明三毒罪業等,就會像諸宏、岩仔、德輕等詐騙名利供養而犯謗法罪。

  五蘊:保安堂優婆塞將五蘊譯為five kinds of ingatherings,將「想蘊」譯為thought-accumulation,將「色蘊」譯為material-accumulation,並且將色陰譯為stature-undertone。「色陰」和「色蘊」都有「色」字,但都各具特色的運用,所以英文用不同的名詞。五陰與色陰都有「陰」字,也因不同功用而用不同的英文詞。可是活×等試道類譯為cumulationsubstanceaggregate等,完全不知五蘊是如何運作,可悲的自誤誤人。

  法身,報身、化身、應身:法身是諸法的依據。報身是智慧能觀察與報告運用,以閩南語(河洛話)讀boddhi-body與報身,可發現bodh與報的音很像。法身永遠此種運作方式,不朽。保安堂佛弟子優婆塞淨信善好僧將法身譯為perpetuation-body,報身譯為the wisdom-body,將「化身」譯為the fulfillment of the wisdom-body,「應身」譯為resultant body。但是活×山等魔比丘卻謗譯為the absolute body(上帝或絕對者)spiritual body(心靈的或宗教的或崇高的),完全忽視色陰或色蘊與前五根的運作,還將「法身」謗為天神級或上帝級。並且活×山等魔比丘還將「報身」謗為the body of bliss ,試道類因為不懂而謗寫謬說。

  無餘涅槃:保安堂唯一佛乘佛弟子將「無餘涅槃」譯為the exhaustive Nirva,將「有餘涅槃」譯為the nirva of the lack-buddhi-mind ;佛弟子一行.無餘涅槃而才有能力了義譯寫the exhaustive Nirva,也才能很簡潔的將辟支佛或羅漢的有餘涅槃正確譯寫;每一次的意念都必定會遇到兩種選擇.就是依戒定慧向善.或隨無明貪瞋癡造罪。所以天人師佛讓眾生知苦和離苦,四聖諦是苦集滅道.才能再知滅和實行菩提道。心解脫譬如摩訶般若船到煩惱星點河的中間.而眾生放心了的「中途心煩惱滅」,有餘涅槃譬如摩訶般若船到清淨彼岸邊.而羅漢不知曉應離摩訶般若船到清淨彼岸.修行程度到「近岸的煩惱滅」,阿羅漢的無餘涅槃.譬如摩訶般若船到清淨彼岸邊的阿羅漢想離船而學「離船知見」及學「清淨彼岸知見」。初地菩薩的涅槃.譬如行者已離開船而從會逢漲退潮的潮間帶走向佛涅槃(已達潮間帶的煩惱滅);八地菩薩的涅槃,譬如離潮間帶而走向天人師佛地步的無餘涅槃及清淨彼岸。

  保安無所得。

 

保安頌

回首頁 回調御丈夫首頁 上一篇文章 列印本頁

佛教臨濟宗龍華派齋教齋門新約龍華佛教聖國山保安堂步他佛月刊